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403章 你认不认识这人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白童也跟周凤茹道谢。

    毕竟,她经历的这些事,她以这样的态度对待,也有许多人骂过她,不理解她,说她这人,没什么血性,张成慧母女俩这么对她,她怎么也应该狠狠的报复。

    可是,她就是不愿意自己重来的人生,就落在这么俗套的报仇中。

    话题,不知不觉中,就这样慢慢的打开。

    周凤茹也记起了,当初跟白童是怎么见面的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周凤茹的话题,就扯到了“玉瑕”的身上:“对了,我记得,你们好象是住在北观那一带的对吧?”

    她平时给“玉瑕”写过这么多的信,当然记得那个地址,也知道以前就是在那儿碰到白童的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白童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儿有个很有名的作家,叫‘玉瑕’,不知道你认识不?”周凤茹随意的问着。

    白童微微有些怔。

    她可没料得,这个老师居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名。

    “那个玉瑕,就是我闺女啊。”白建设兴冲冲的接口,一脸的与荣有焉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凤茹一脸吃惊的看着白建设,随即有些脸带不悦之色: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,我说的玉瑕,是个作者,很有名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苦笑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的文字,真的令许多人意外。

    当初一个叶云华找上家门来时,也是一脸的不可相信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老师,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白建设被伤自尊了。

    怎么自己说的话对方不信?

    他现在作为一个大老粗,他都知道自己的女儿,是难得的才女,不仅是高考高得好,还写得这么多的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从自己的包中,掏了一本白童才出的这个自传体,递到周凤茹的面前:“你好好看看,这封面上,不就是我闺女的照片吗?你说我在撒谎,这书在你的面前,你总不会怀疑了吧?”

    周凤茹迟疑着,接过了书。

    她自然看见了,这封面上的女孩子,真的就是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白童在旁边,解释了一句:“我叫白童,‘玉瑕’是我的笔名。”

    周凤茹不听,她只是快速的翻着书。

    这书中,收录了不少“玉瑕”的作品,还有许多,是手写稿,她认得这些笔迹,真的是长期跟她通信的“玉瑕”的字迹。

    而且,前面的白童的自传,关于她的经历,真的完全对得上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一点也不怀疑,“玉瑕”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,眼前的这个女孩子,就是她一直保持这么久通信联络的“玉瑕”。

    那一刻,周凤茹心中百般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一直误以为,“玉瑕”是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人,看破这红尘,有一双聪慧的双眼,冷眼看着这尘世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周凤茹不知不觉中,也跟“玉瑕”讲了许多自己的烦恼,关于自己的一些生活中的事。

    她引以为知己的人,居然是个小姑娘,这让她一时间,不知如何面对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白童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差不多是午餐的时间了,乘务员推着餐车一路叫卖过来,白建设关切的问着:“白童,你想吃点什么,我去给你点餐。”

    白童没有先说自己要什么,很有礼貌的问了周凤茹一句:“阿姨,这中午时间了,你想吃点什么?我们好替你点餐。”

    她想,好人做到底,已经替别人补了车票,索性连在火车上的吃喝,也替人一并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需要。”周凤茹摇着头。

    一来钱包掉了,白童帮她补了票,她已经有一种欠了别人人情,要急着还的感觉,现在还继续要别人请吃饭,更象是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最最关键,她现在乍然知道白童的双重身份,她真的百味俱杂,理不清思绪,没胃口吃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。”白建设爽快道:“人是铁饭是钢,怎么能说不需要?”

    白建设掏出钱,自作主张的,就买了三份盒份,自然而然,就是将周凤茹的那一份算上。

    看着送到手上的盒饭,周凤茹再度向着两人感谢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这人啊,出门在外,哪有不出点什么意外的,互相帮忙是应该的。”白建设很耿直的说。

    周凤茹默默的往嘴里塞东西,她一边吃,一边打量着旁边的白童父女俩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你不少的。”周凤茹慢慢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童随意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都知道她的笔名,那知道是看过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文笔,还有你的观点,真的令人很难相信,你只是一个小姑娘。”周凤茹慢慢理着思绪。

    白童点头认同:“是的,许多人都这样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会是因为你的后妈给你造成的磨难太多,所以,你就如此的心境沧桑?”周凤茹如是猜测着。

    白童想了想,确实上一世,张成慧这些,给她造成了许多磨难,固然张成慧太可恶,可也跟自己懦弱胆怯、不懂争辩的个性有关。

    她淡淡道:“这有一些影响,但更多的,只是一种自我的心境修行。当我们自己把眼界放远一点,放高一点,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看事情,这种心境,是自然而然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周凤茹对这话,是颇为赞许。

    而且,这突然之间,周凤茹又想通了。

    她跟“玉瑕”聊得来,是彼此一些想法观念聊得来,所以,这些年写信中,她才会什么话都愿意跟“玉瑕”谈,她把“玉瑕”视为神交已久的朋友。

    现在,“玉瑕”就在面前,她怎么倒突然之间纠结起来?

    说明白了,就是纠结“玉瑕”是个小姑娘,感觉跟一个小姑娘说这些,很掉份的。

    可如果,不把白童当成一个小姑娘,只把她当作“玉瑕”,不是一样值得交往的吗?

    不拘年龄辈份而成为朋友,不更该是一种美论吗?

    这样一想,周凤茹就瞬间想开了。

    她伸着拳头,在唇边轻咳了两声,清清嗓子,郑重道:“不知道你对月殇恋有印象不?”

    这个月殇恋,就是周凤茹跟白童通信时候的化名,白童有笔名,她一样有化名。

    这年头,交笔友不用点化名,简直是对不起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