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402章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乘务员走了过来,那名女乘客就向着乘务员求助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,按规则,我们还得一路上查车票,现在,请你出示车票吧。”

    那名女乘客急了:“我的钱包都掉了,你还要我出示什么车票?”

    乘务员是一点也不通容:“没办法,这列火车,一路上逃票的人多了去,个个都说是钱包掉了。总不能你说一声钱包掉了,我就不查票了吧?”

    那名女乘客愤怒了起来:“你们乘务员都是这样的态度吗?对人人都这样怀疑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话的时候,转过身来,面对着白童这边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她的容颜,依稀有些面熟,似乎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再看着这个女乘客一身优雅的旗袍,白童想起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女的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

    这似乎还是许久前,在自己租房附近,碰到的这个女的,当时还高跟鞋掉了,险些栽倒臭水沟去了吧。

    这隔得太久,白童都快记不得她,可是,她一身旗袍装,当时也确实给白童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知性优雅的女人,才适合这么古典的旗袍,所以,白童隔这么久,才能确认是她。

    这样算来,还多少算是有点缘份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白童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童童,你去做什么?”白建设问她。

    白童笑笑:“爸,这个阿姨,我倒是有一面之缘,我去看看她的情况,帮她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这边,周凤茹还在愤愤的跟着乘务员理论,甚至因为愤怒,她的脸,涨得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想她堂堂的大学教授,又是首长夫人,上哪儿都是受人万份尊敬,没料得,坐个绿皮火车,居然被这些乘务员误以为她是逃票的。

    最气愤的是,她都解释了钱包掉了,还被人这样的质疑,这简直是伤她的自尊。

    “不用吵了。”白童挤过来,对着乘务员道:“出门在外,谁没有个为难的时候,我相信她真的是钱包掉了,我替她把车票补上,你也不用再难为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乘务员说。

    白童转身问着周凤茹:“阿姨,你去哪儿?我好替你补车票。”

    周凤茹还是气,可现在,对于有人主动出面,好心来替她补车票,她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到帝都。”周凤茹说。

    白童掏钱,替周凤茹将车票补上。

    周凤茹狠狠的瞪了那个乘务员一眼,警告道:“你等着,到时候,我一定会投诉你。”

    警告过服务员后,周凤茹不想让人误解自己是个不讲理的人,又向白童道谢:“谢谢你,小姑娘,等到了帝都,我打电话让人送钱过来还给你,这次的事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白童说。

    周凤茹提着行李箱,站在那儿,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买了卧铺票的,可现在,钱包掉了,车票也掉了,她不知道她究竟该坐在哪儿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可说真是倒霉,本就是心情不好,听蓝胤的建议,抓紧时间,趁开学前出来四处走走,可没料得,现在回去,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连钱包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座位,你如果不介意,就跟我一起挤挤吧。”白童示意周凤茹过来,跟她坐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周凤茹穿的高跟鞋,这半天,脚也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寻思一下后,她没有拒绝,接受了白童的好意。

    坐下后,白童主动将对面坐着的白建设介绍给周凤茹:“阿姨,这是我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互相打过招呼后,周凤茹这才有心思,注意一些事。

    她看着白童,倒是越看越眼熟:“小姑娘,你是哪儿的人啊?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

    白建设在旁边老实的回答:“白童说她跟你是有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周凤茹轻皱了眉,认真的想,她究竟是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毕竟象白童这么大的孩子,她在大学也见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试探着问:“你是不是我的学生?”

    白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从这句话中,她还是猜得,周凤茹大概是个老师,难怪一身的书卷气息,知性优雅。

    白建设也仅仅将周凤茹当作普通的老师了,他骄傲的回答道:“我们家白童,不是你的学生,她现在是去读大学了,我送她去大学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。”周凤茹随口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读个大学,在她的眼中,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大学教授,教的,自然全是大学生。

    白建设依旧在骄傲满满的炫耀:“我家闺女真的不错,是我们山城的这一届的文科状元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周凤茹倒是注意到了:“你们是山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白童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。”周凤茹指着白童,激动的道:“我想起你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白童微笑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样子,两人都还彼此有点印象啊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以前就是在电视上看到你,你的那个后妈,对你是极不好。”周凤茹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这一说,白建设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没料得,当年娶了一个张成慧,还真的是一辈子洗不去的污点啊,连这些人,都知道自己家的那些破事。

    白童倒比白建设看得开一些。

    她早就不介意当初的事了。

    人要往前看,她现在,就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更优秀,也要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那些,都是很遥远的事了,只要我凭着自己的努力,让自己过得更好,这就足够。”白童很坦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点胸襟,倒是令周凤茹称奇。

    一般这么大的孩子,经过那么多饱受催残的事,心理都会有阴影,要么就是自卑,对人很怀疑,要么就是将自己所遭受的事,报复在别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大学,她都见过不少心理不健全的大学生,因为童年或者家庭阴影,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事。

    但这个姑娘,对一切是如此的风轻云淡,只是说要凭着自己的努力,让自己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这种心胸很好。”这一次,周凤茹真的是由衷的夸着白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