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96章 你别跟着干糊涂事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嗯,刚才是准备给你打电话,结果不知道怎么线路有问题,一下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中,周凤茹并没有感之蓝胤的情绪,只是问着蓝胤的一些生活上的事,然后,话题一转,她转到蓝景山的身上:“蓝胤,这阵子,你爸没跟你说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蓝胤揉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说关于你的婚事,你跟那个郑丹秋的婚事。”周凤茹提点着。

    “爸跟你说过的?”蓝胤敏感的追问着周凤茹。

    “嗯,提过。”周凤茹也没隐瞒:“当时是你爸跟我提起,我同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蓝胤颇为无奈:“你怎么这么糊涂,你怎么能同意我爸这么胡来?”

    周凤茹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确实当时,她完全就是气糊涂了,被蓝景山跟冯露之间的勾勾缠缠气糊涂了,才跟着胡来的。

    她道:“儿子,确实这事,我当时是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周凤茹不好意思当着蓝胤的面承认,她当时同意这事,也是有些私心。

    其私心就是,既然你蓝景山不喜欢我,只喜欢冯露,那么,就让冯露的女儿来尝尝,不被男人喜欢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不过后来,被人提醒,我也想明白过来,我不能这么意气用事,我怎么能拿我儿子的幸福,来作法码。”周凤茹说。

    蓝胤有些好笑:“这说来,我还得感谢感谢那个提醒你的人?否则,你不是跟着我爸一样,办些糊涂事?”

    “妈妈错了,妈给你认错。”周凤茹诚心向着蓝胤认错。

    她感觉,自己真的错得厉害,特别是在“玉瑕”的指点中,她明白自己错得离谱。自己没有幸福可言就算了,怎么还能毁了儿子的幸福呢?

    “妈,母子之间,哪用这么严重,只要你后面不犯糊涂,不再跟着爸糊来就行了。”蓝胤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真的不会了。”周凤茹连连摇手。

    她甚至想,幸好自己听从了“玉瑕”的指点,否则,自己还钻在那牛角尖中,要拿蓝胤的一生来赌气,怕是自己唯一的儿子,也不理自己,那人生,还真是失败。

    以后有机会,一定好好谢谢“玉瑕”。

    “对了,妈,这阵子,你在忙什么?”蓝胤问周凤茹。

    “我?没事就看看文献什么的,等着开学。”周凤茹说。

    等开学了,学生多了,她就不会这么无聊了。

    “妈,趁现在有空,你也四处去走走散散心吧。”蓝胤劝着周凤茹。

    以往不明白这中间的问题是什么,可现在,知晓问题在蓝景山这边,蓝胤对自己的母亲,是格外的同情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,也许,只有周凤茹跟蓝景山离婚,蓝景山也会意识到,周凤茹其实是有多么的好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玉龙看望过爷爷这些后,又坐车回县城,去看了他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对于蔬菜队的人来说,这简直算是衣锦还乡啊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当年的那个少年,去部队的短短几年,也混得人模狗样了,提干了,当官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羡慕。

    这惹恼了老大白建国一家子。

    最气恼的,就是朱淑芬。

    朱淑芬气啊。

    以往白家三兄弟,日子过得最滋润的,就是她们家。

    一惯朱淑芬,就喜欢在另外两家面前秀优越,而且,还一毛不拨。

    现在,基本上跟这两家没往来了,白建设一家,早就搬到市里,而白玉龙去了部队,白建军两口子就老实的种着菜,也没起多大的纠纷。

    听说白建设在市里是越混越好,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了,队上许多人,也改口夸着白建设:“还是白建设当初有眼光啊,早料得,会有下岗这么一回事,自己主动辞职,现在做生意还有模有样,上次我去市里找他,他还专程请我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以前白建设就是被耽误了啊。要是他没顶班,说不定,早就在外面混出个名堂,搞不好,我们这儿第一个万元户,当年就是他来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白建军一家也不错啊。现在儿子在部队这么有出息,我看,保不定以后,比那边那家的,还有出息一点。”杨麻子说着,翘着下巴往张淑君家的方向指指。

    大家笑,还是在白玉龙家逗留了许久,问着白玉龙许多关于部队的事。

    朱淑芬简直是气得红眼了。

    怎么这两家,就混得比她们好了?

    朱淑芬想来想去,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这一切,全是白培德在帮着。

    当初白玉龙不是连当兵的名额,都险些被卡,后来是白培德出面,才去帮着摆平的?

    这样一想,朱淑芬把恨意,就恨到白培德的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当儿子当孙子的,凭什么白培德要帮着白玉龙、白童这些,不帮着自己家的白利民啊?

    难道白利民,就不是他的孙子?

    孙淑芬就气鼓鼓的,去找白建国理论:“我说,你还是去找你们家老爷子,这偏心眼,不能偏得这么严重。他都把另外两家帮扶得这么好,一个个红红火火的,不能不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白建国慢吞吞道:“有什么好找的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有自知之明,自家人,是怎么对老爷子的,他可没脸再去找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找?我不管,不管怎么样,都要他给白利民解决问题。”朱淑芬说。

    “利民现在不是开着车吗?他就开他的车,不是挺好。”白建国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开车有什么好,开这么久的车,利民又没有赚到钱,现在车钱都还是贷着款的。”朱淑芬说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,就得问利民了,人家那些开车的,都赚了钱,为什么利民赚不着钱。”白建国提醒。

    可朱淑花是什么都听不进去,她现在是坚定的认为,白童跟白玉龙现在能这么好,是因为白培德帮扶,白利民一直没有起色,是白培德不肯帮扶的道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朱淑芬风风火火的一大早起来,催着白利民,跟她一道,要去市里面,找白培德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按着地址,朱淑芬跟白利民东问西问,还是找到了白培德的住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