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89章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可是,似乎一切都很平静,所有的担忧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陆宝升,提醒道:“我不会告你的儿子的,你带着他走吧。从今以后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否则,我会改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陆宝升忙不迭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他就害怕陆世杰坐牢,这事闹大了,真的没好处,别说陆世杰这一辈子恐怕就毁了,连他陆宝升的前程,说不定都要跟着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是提醒你一声。我不告陆世杰,不让他去坐牢,只是因为,他还不至于人性灭绝到无可救药的地步。而不是因为你说的什么怕我的名声受影响。从今后,管好他,再有这种事发生,我会让他付出双倍的代价。”白童强忍着伤痛,一口气将这些狠话,摞给陆宝升听。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,我以后,一定好好管教他。”陆宝升不停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写个保证书吧,将这次的事,原原本本写下来,保证不会再犯。以后若是再犯,再有对别的女孩子犯这种事,我会新帐旧帐一起算。”白童要求着。

    这要求,有些难,相当于让个把柄在别人的手中捏着。

    可陆宝升是迅速的权衡轻重,与其现在就被白童告进监狱,写这么一份保证书,实在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陆宝升掏出笔,示意陆世杰写。

    可他又怕陆世杰写得太多,甚至都写上,到时候对自己不利,正想过来帮陆世杰写,可陆世杰梗着脖子,拿过纸和笔,在那儿认真的写着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他的忏悔书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目中,他一惯对白童的感情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即有少年那种懵懂青春情感,又有一种敬仰的心态。

    在身体年龄上,他自诩白童象是他的妹妹,他要照顾保护她,可从某种意义上,他又将白童当女神,不敢存了一点点的亵渎之心。可现在,他居然不知道当时就是怎么鬼使神差的,就那么急切的,将白童给绑了。

    他长长的写了许多,陆宝升实在看不过去了:“你这是要写多少?要不要连读书时候吃饭睡觉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都给写上?”

    在这样,陆世杰落下他的名,递交给白童:“你看看,要是嫌我态度不诚恳,我再写过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吧。”白童也没看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陆宝升跟白建设的推搡中,陆世杰被赶出了病房门,在离开的时候,他回头,再度深深的看了白童一眼。

    她只是平躺在病床上,眼神空洞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,是再也不会给他一个回应的眼神。

    陆世杰终于被陆宝升跟郑蓉拉走了。

    白建设在白童旁边的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对于这种事,窝心得很。

    他感觉,就这样白白的放过陆世杰,他是很不甘心,他是真恨不得打断这混帐东西的腿,再把他丢监狱关一辈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怕事情闹大了,真的对白童的名声有影响,毕竟这个社会,对女孩子,还是不太公平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,他也说不好白童这样的处理,算好,还是算不好。

    他甚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要是自己不这么笨就好了,自己就一定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即可以惩罚陆世杰帮白童出这一口恶气,也不担心白童名誉受损。

    “爸,爷爷他们怎么样?”白童问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好。”白建设说。

    说话间,白培德在孙淑华的搀扶下,颤颤微微的进来。

    白童想坐起来,可伤口太痛,她没办法直起身,只能就这么躺在床上,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丫头啊……”白培德也是叹息。

    白建设立刻起身,将自己的椅子让给白培德:“爸,你坐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笑话,白童都这样了,我怎么不过来?”白培德不客气的反击。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也病了……”白建设说。

    白童望向白培德的目光,不免有些担忧:“爷爷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培德颤声道:“你没事,爷爷当然也就不会有事,你要是有事,我这把老骨头,肯定也是撑不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爷爷。”白童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,又不是你做错什么,要怪,也应该怪陆家那混帐东西。”白培德恨声说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微微前倾了身子,认真的问白童:“白童,跟我说实话,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放过那个小子?你要是感觉吃了什么亏,说不出口,爷爷来替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白童缓缓道:“算了。看在他还是将我送到医院,让我能再看见爷爷,这件事,我就饶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白培德慢慢思量着。

    确实,陆世杰做的事,确实太过混帐,让人恨不得打死他。

    可是,关键时候,他还是不至于没有人性,将白童给送到医院来急救,而且态度也是很诚恳,一五一十的,什么都认了。

    “何况,现在他这些忏悔保证书都在这儿,他要是以后再混帐,再治他也不迟。”白童冷冷说。

    上一世,陆世杰也是因为这样的事而被判刑,白童拿不准,究竟陆世杰的命运中该有这么一件事,还是陆世杰的骨子中,有这么一个隐藏的犯罪基因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看在他良心未泯,还能还我一个好好的孙女,这次的事,就这么饶过他,可是,绝不许他再出现在面前。”白培德摞着狠话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白童养着伤,对外,白培德也是说,白童仅仅是阑尾炎发作开刀住院。

    本来她就伤在小腹,说是这样开刀动手术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同学们都组队来见她。

    许欢叽叽喳喳道:“哎呀,白童,你这算不算是乐极生悲啊,才考了一个状元出来给我们,这转头就得阑尾炎开刀住院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,还说这毕业典礼,让你上台给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呢,看样子,这节目也看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今天来这儿,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毕业聚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奇了怪了,平时陆世杰护白童不是护得紧吗?现在白童病了,他不来医院看望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