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88章 我饶你这一次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确实昨天白建设那几下,还是令他不好受。

    虽然鼻青脸肿,但也不至于这么惨,包扎得如此之惨,这也是陆宝升的意思,想博博同情,让白家的人,消点气。

    白建设也奇怪的看了陆世杰一眼,他昨天,没把陆世杰揍得这么惨吧?

    陆宝升解释道:“昨天我不解气,回气拿皮带将他狠抽,半条小命都要给他抽废了。”

    白童抽了抽嘴角,要是陆家的人,真的舍得对陆世杰下狠心,怕是陆世杰从小也不会养成小霸王说一不二的脾气吧。

    可现在,白童也不想再去计较这其中的真假了。

    不管陆宝升是真的教训了陆世杰也罢,假的教训了陆世杰也罢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给白童跪下认错?”陆宝升又喝了陆世杰一声。

    陆世杰真的跪下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从看着白童一身是血的时候开始,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,真的是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白童淡淡的道:“你这样跪着,我还得坐起身子来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陆世杰想想情况,也确实对,他又顺从的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童对陆宝升跟白建设道:“麻烦你们先出去,有些话,我想单独跟陆世杰说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一听这个要求,有些白了脸:“童童……”

    这白童才被陆世杰害得这么惨,还要单独说话,不是更危险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爸,你们就在门外吧,有什么情况,也好立刻冲进来。”白童安慰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白建设这才不放心的,再度警告性的瞪了陆世杰一眼,站到了病房门外。

    病房中,只有白童跟陆世杰,气氛瞬间就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陆世杰就垂着头站在那儿,准备等着白童骂自己。

    她要是骂了还不解气,他自己打自己,这总行。

    反正,现在白童醒过来,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决定,他都认命。

    只要她告他,他会痛快的去坐牢。

    他今天肯来这儿,主要就是想亲眼看看白童,亲眼确认她没事。

    “陆世杰。”白童终于轻轻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陆世杰低着头,等待着白童的后一句话,就如同等着最后的宣判结果。

    意料中的骂人没有。

    好一阵,白童才用颇为微弱的声音道:“昨晚,我痛得都没办法好好安睡,一直是半醒半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陆世杰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当然能知道有多痛,那么多的鲜血啊,浸透了他全部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梦见了许多东西,包括怎么跟你认识这些,都是梦见了。”白童慢慢的说。

    她的伤口真的很痛,痛得连说话都不敢用力大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往,只感觉你很混帐,混帐得都不想跟你多说话。”白童继续道:“可后来,我又感觉,你也不至于坏得很彻底,除了被家人惯得脾气暴燥了一点,也不至于是坏到无药可救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就是混帐透顶,我知道我是坏得无药可救的地步……”陆世杰沉声说。

    白童没答话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,悠悠的望向外面。

    外面,骄阳似火,晒得四周白花花的一片。

    她轻声问道:“陆世杰,你知道,在狱中,强奸犯是什么待遇吗?”

    陆世杰心中凛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犯的错,是罪无可恕,白童一定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自首,我会为我自己犯下的错悔过。”陆世杰抬起头,很是郑重的看着白童:“我就是无耻混帐透顶的人,坐牢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没接他的话,继续缓缓道:“据说,强奸犯是所有犯人中,最被人鄙视的,比那些杀人犯,都还不受人待见……在狱中,会处处被人打,被人羞辱,甚至,还有更龌龊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陆世杰木然的听着。

    好一阵,又听得白童道:“陆世杰,这一次,我不会告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世杰抬起头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童。

    他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,险些死掉,她说她不告他?

    这意思,他还有些希望?

    陆世杰原本有些死去的心,又渐渐的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白童冷笑:“陆世杰,我不告你,可并不表示,我就会原谅你。我不告你,是因为,你还不至于惨绝人性,在我受伤流血不止的时候,你没有丢下我自己逃掉,还是将我送到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她其实整晚似睡非睡中,她也隐隐看见,上一世,自己惨遭不幸后,爷爷为了她,也搞得疯疯颠颠。

    她整晚也在纠结,告不告陆世杰。

    要告陆世杰,她完全能做到问心无愧,陆世杰错了就是错了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思来想去,她惦量的,是这一件事情会带来的后果。

    她不是怕别人对她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她介意的是,如果,这事引过发酵后,大家会想,陆世杰的行为,本来后面就算是良心发现,及时将她送医院抢救,并没有一错到底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,她还坚持告陆世杰,会不会给别的人,起一个坏的警示,大家会想,反正坏事已经开头了,到后面改不改,都没意义,反正要被告,反正要坐牢,不如干脆一错到底。

    白童考虑的层面,会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所以,陆世杰,从今以后,我们不会再是同学,不会再是朋友,我决不要再看到你一眼。”白童冷冷说:“同时,我还是要警告你,要是以后,再让我知道,你对别的女人,同样犯这种可恶事,我不会再姑息。”

    陆世杰立在那儿。

    似乎,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,白童不告他,他不用担心承担什么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可似乎,这又是一个很坏的结果,白童从今以后,不会再认他是同学,不会再当他是朋友,连多余的一眼都不会再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白童不客气的赶着他:“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童……”陆世杰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白童高声叫着白建设,这一用力,扯着她的伤口,她又痛得额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外面的陆宝升跟白建设一起抢了进来,害怕里面又起什么争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