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87章 怕这事影响女儿的名誉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童童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白建设关切询问着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白童牵扯着唇,努力令自己的声音平稳。

    可白建设是看出她的艰苦:“童童,痛得厉害,就叫出来吧,这么大的伤口,怎么可能还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又愤愤不平道:“白童,你放心,陆世杰那个混帐东西,简直是禽兽不如,我决不会放过他,不管他们家有多少的后台跟来头,我都要去告他,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童轻声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现在痛得厉害,加之之前又失血过多,很快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白建设守在白童的床边,是没办法再睡。

    他想过了,一定要告陆世杰,无论如何,都要告陆世杰。

    白童睡得并不很安稳,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恶魔。

    梦中,前世今世的许多事,都在重重叠叠,令她都分不清,究竟是真是幻,是前世的遭遇,还是今天的梦境。

    然后,她被说话的声音吵醒了。

    来病房的,自然是陆宝升。

    他提了许多高级的营养品过来,带着几许讨好谄媚的神情问白建设:“白童的情况怎么样?我来探望探望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白建设极为生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白老弟,你别这样,我能理解你,你现在当然有生气的权利。换作我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变故,我当然也是气得想打人。”陆宝升厚着脸皮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岂止是打人,我想杀人的心都有。”白建设愤愤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当然,杀了他,也是正常,谁让他这么混帐。”陆宝升顺着白建设的意思:“你想怎么罚,我们都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告他,我要让他坐牢。”白建设恨恨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,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一定要让陆世杰受惩罚,一定要让陆世杰坐牢,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也是应该的。我这就让陆世杰去自首。毕竟犯了这样的事,告他让他坐几年牢,都是应该的。”陆宝升现在是什么都答应:“可是,白老弟,我昨晚也咨询过了律师这些,这种情况,我那个混帐东西,算得上是强奸未遂,判下来,也就是三年左右。他去坐三年牢,也是应该,他确实太过混帐,连我这个当老子的都看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白童不一样啊,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,现在又是这一届的高考状元,大家都关注着她的情况,要是她现在去告一个什么强奸罪名,这传出去,对她的名声很有影响,她以后还要上大学对吧?总不能让大学的同学对着她整天指指点点?本来白童都还算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,让人这么一辈子指指点点,怎么受得了?再退一万步说,就算白童受得了这些指点,可是,她以后,也总得要再嫁人,要是因为这种事,她以后的婆家嫌弃她怎么办?动不动就拿这件事来说事怎么办?”陆宝升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对着白建设陈说着其中的厉害关系:“白老弟,毕竟现在告不告,是你们一句话的问题,告了陆世杰,固然可以出一口气,可是,你们也总得想想白童以后的事吧?”

    这话,说得白建设心上心下。

    确实这个社会,对着女人就是这样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明明错的是对方,可是,许多结果,都是女人承受。

    白建设记起以往厂子里,就有类似的情况,有个女工被别人调戏,告到厂领导那儿,不但没有得到一句话的支持,反而是引得别人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特别是许多女人,更是各种尖酸刻薄,直接说的就是,这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,否则,别人怎么不调戏那些人,就调戏你啊?肯定是你平时不检点,四处卖弄风骚,别人才来找你。

    那么,换一种情况,要是白童真的告陆世杰,那外面那些人,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,不同情白童,反而来对着白童指指点点:“怎么他不去强奸别人,就强奸你?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,要么卖弄风骚,要么就是不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只怕这种事真的告下来,白童倒会惹得一肚子的闲气吧?

    白建设态度,没有刚才那么坚决了。

    陆宝升一直偷眼观察着白建设的神情,见白建设的模样,也知道他有些犹豫了,担心白童经过这事后,名誉有不有影响。

    陆宝升赶紧又表态:“当然,我也知道,我们家那个混帐东西,确实是做了错事。我都说了,要打要罚,我们都认,这样吧,白童的医药费,我们全部认了,另外,我们也会在经济上作一些赔偿。你看,白老弟,我真的是很有诚意的来跟你谈这事,大家都这么熟,为了大家看,这事,是不是再作商量?”

    白建设再三权衡。

    他不要什么赔偿,他不是需要牺牲女儿的一切来换利益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真要告强奸罪,闹得满城风雨,他担心,确实怕这事对白童未来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毕竟这社会,对女性,真的很不公。

    “白老弟,这事,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陆宝升很识时务的,将这事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只要白家不告就好,别的事,都可以商量。

    白童闭着眼,默不作声的听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然后,她缓缓睁开眼,望向陆宝升。

    陆宝升对上她的视线,竟有些心虚,感觉自己的那些小九九,全被白童看穿似的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醒了?”陆宝升强带着笑意问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童应了一声:“陆世杰呢?”

    “他,他在外面。”陆宝升答。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吧,我有话想跟他谈谈。”白童弱弱的说。

    陆宝升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门外的陆世杰给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陆世杰一脸惶恐的进来。

    这一天一夜,他是经过了几重的煎熬,简直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。

    现在,能看得白童醒过来,他几乎是又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从小长到这么大,都快二十的人了,这一辈子加起来,都还没有这两天想哭的次数多。

    白童冷冷看着他,看着他包扎得象个木乃伊一样,脸上身上全是伤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