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84章 白童出事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他茫然的看着这一切,看着白童以一种凛然而绝望的神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明明,他就是喜欢她。

    他说了,会娶她的,他会一辈子对她好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,她还要自己给自己一刀?

    她是宁愿死,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?

    这一刀,比扎在他的身上,还令他感觉痛苦难受。

    看着白童痛苦的蜷缩在那儿,地上的血越流越多,陆世杰终于清醒的回神。

    他不能看着白童死,他得快些送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忍着,你忍着,我送你上医院,我马上送你上医院。”陆世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一把将白童抱在怀中,向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一直在苦苦强撑着的白童,见得他终于良心发现,抱自己出来去医院,两眼一闭,彻底的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医院急救室门外,陆世杰呆呆傻傻的坐在那儿,满手满身依旧是血,那腥浓的血腥味,令他几欲作呕。

    白建设很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赶得太急,他身上,就仅仅穿了一件棉背心,身上全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他拉着衣摆下角,擦了擦脸上的汗,急声就问在那儿呆傻坐着的陆世杰:“陆世杰,这是怎么一回事?怎么好好的,白童进了急救室?”

    陆世杰不语,灵魂早就出窍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建设急了,看着陆世杰满手满身的鲜血,这得出了多大的事,才可能这样啊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别的,伸手,拍了拍陆世杰的脸,总算将陆世杰给拍回魂:“陆世杰,童童她怎么了?她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白建设这个中年汉子,嗓子都带着呜咽声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老实,又不是真的笨蛋。

    不可能陆世杰一身鲜血的坐在这儿,还认为白童没事。

    “白叔……”陆世杰嘶哑着叫出声。

    面对白建设的眼神,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,他之前是做了什么混帐事。

    “白叔,对不起,我混帐,我混帐,你打我吧。”陆世杰扑通一声,跪在白建设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知道,童童她究竟怎么样了。”白建设语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陆世杰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他能记得白童那捅进自己小腹的匕首。

    原本,白童是不可能捅得这么深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,要以死,来表明自己的决心,是决不会妥协屈服于陆世杰。

    可是,陆世杰却是死死的抱住她,就相当于借助外力,将那匕首插得更深。

    想着这一幕,陆世杰都想哭。

    那能记得,送白童来医院的时候,这么热的天,白童都是浑身痛得在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混帐,我不是人,都怪我。”陆世杰想着,提着手掌,扇着自己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白建设喝着他:“有什么事,等白童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现在什么事,他不想过问,他只想他的女儿能平安的从急救室出来。

    白培德来得晚一步,他是在孙淑华的陪伴下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,这件事,对他的打击也不小,他走路的腿,似乎都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他的孙女,怎么就这么命苦,苦难不断?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白建设问。

    白培德瞪了白建设一眼:“童童都进了急救室,我难道不该来?”

    孙淑华在旁边小声的轻道:“老爷子,白大哥,你们也别急……白童这丫头,福大命大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话是如此说,可大家的心中,都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,什么都不想管,他们只想白童能平安出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,怎么能才在考了高考状元,给大家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后,就搞出这样的事,给大家一个重重的惊吓?

    果真是福兮祸所倚,祸兮福所倚。

    不多一阵,陆宝升郑蓉两口子,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妈呀,杰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郑蓉一眼就看见陆世杰身上的鲜血,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陆宝升沉着一点。

    陆世杰能在这儿坐着,证明陆世杰就算有伤,也不严重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杰儿,妈带你去检查检查,你别吓妈啊,你有哪儿受伤了?”郑蓉拉着陆世杰,向着另一个医生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陆宝升歉意的跟白家的众人笑笑,见大家一个个神情凝重,根本不看他,他也知道白家的人现在都在担忧心痛急救室的白童,他也不在这儿讨个没趣,安抚性的道:“白童这丫头,吉人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些话,他还是跟着郑蓉过去,看看陆世杰的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陆世杰是他的儿子,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看自己儿子有不有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这边,郑蓉依旧在紧张兮兮的,拉着陆世杰要给他做个全身检查:“医生,给我儿子好好瞧瞧啊,看看,他一身是血,肯定伤着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陆世杰甩开郑蓉的手:“我都说了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,怎么可能一身都是血啊。”郑蓉不肯相信这事。

    “这些血,全是白童的……”陆世杰说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象是突然崩溃了似的,一下捂着脸痛哭起来:“我不是人,我真的不是人。是我害了白童……”

    陆宝升刚好过来,听着这话,心中莫名的一紧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几天,陆世杰为了白童简直是魔怔了一样,脾气也暴燥,该不是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出来?

    所谓的知子莫若父,自己的儿子什么德性,陆宝升多少还是了解几份。

    以往陆世杰可就是地道的小霸王脾气,要什么就是非要什么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年,看着是脾气性格收敛了一些,那也是因为白童的缘故。

    现在,白童是明确的拒绝了他们陆家的提亲,另外找了对象,该不是儿子冲动过激下,做了什么傻事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陆宝升赶紧抢在前面,阻止了陆世杰的话:“杰儿,过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他向着医生客气笑笑算是打了招呼,伸手就将陆世杰拉出来,拉到了边远的角落,确定左右无人,他才问陆世杰:“杰儿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跟我好好说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