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70章 你这是公然登堂入室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毕竟当初,只是自己这一方跟冯露这一方见了面,确定了初步意见,这最终结婚的,还是蓝胤跟郑丹秋。

    今天就将这事给直接定下,省得周凤茹又想着反悔。

    想着周凤茹,蓝景山心中叹气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都拧巴了一辈子,他在军营呆惯了,一向发号施令都是简单明了,对于周凤茹的心思,他可真是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“蓝哥,你来替我系上围裙啊,我双手粘着的。”厨房中,冯露叫着他。

    蓝景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冯露举着两只满是油腻的手,娇笑道:“蓝哥,刚才我忘记了系围裙,现在双手油了,你帮我系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蓝景山心烦意乱的想着周凤茹的心事,也没在意,拿了围裙,替冯露给套上。

    这围裙,要在身后穿过孔,再打个结,蓝景山堂堂一介军长,哪做过这种事,粗手笨脚的,不知道怎么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蓝哥,你认真一点啊,这样象在挠痒痒。”冯露越发的笑得咯咯起来。

    蓝胤驾着军车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隶属于这边军区部队,可是,对于蓝景山在这儿的住处,他还是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他将军车在家属院下面的空地上停着,正了正头上的军帽,推开车门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家属楼道中走过,家家户户都有军属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来张望一眼,随即,又缩回头去。

    蓝胤本来对这边军区的战士都不熟悉,对于他们的家属,更不认识。

    他眼观鼻、鼻观心,目不斜视的向前走,大步进了蓝景山的家门。

    等他走过,那些无聊的家属才探出头来:“刚才那个军官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是蓝军长的儿子,以前来过,我认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刚才那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说话了,各自齐齐的缩回头去,进了屋子,可是,却是纷纷坚起了耳朵,听着蓝景山这边房子的动静。

    蓝景山的房间门大大的开着,刚才那些军属搬来的碗筷这些还有些在客厅的茶几上搁上。

    蓝胤不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印象中的父亲,根本就没有开过锅伙吧,怎么这儿莫名其妙多些碗筷还有调料蔬菜之类的?

    而且,警卫员些怎么也不收拾一下,摆得乱糟糟的,这根本不符合蓝景山作为一个军人的一惯作风。

    蓝胤甚至还来不及开口询问,就听得里面传来一声娇笑:“哎呀,蓝哥,你认真一点,这样象是挠痒痒……”

    蓝胤眉头一皱,他听出来,这声音,根本不是自己母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迈步循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见厨房处,一个女子站在灶台边,而蓝景山正站在他的身后,从蓝胤的这个角度看过去,却象是蓝景山是从背后在抱着前面的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蓝胤气血冲上头,心中有种什么东西,在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他一惯敬重的父亲,居然公然带个女人进这屋子,还在屋子中如此的亲热?

    蓝景山似乎也察觉到有人进来,回过头。

    映入眼中的,是蓝胤那极为愤怒的脸,蓝景山突然意识到,自己的动作是不是让人误会了什么:“蓝胤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站在灶台前的女人,也跟着转过身来,向着蓝胤微笑着打招呼:“哎呀,蓝胤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熟络的语气,真的跟是这儿的女主人般无疑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蓝胤压抑着愤怒,冷声质问着蓝景山。

    “她,她是你冯姨。”蓝景山颇不自在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蓝胤冷冷的,极不客气的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世上,没有任何一个子女,在见得自己的父亲背着自己的母亲跟别的女人交往这么亲密后,还能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何况,蓝胤一直感觉,自己的父亲母亲之间,有点什么问题,可是,周凤茹不说,蓝景山也不说,蓝胤也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可现在,蓝胤突然之间,又有些明白,为什么,母亲一直跟父亲是冷战着。

    冯露被蓝胤直接这么一句,呛得有些下不了台,好在她怎么说也是文工团的团长,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,当下她强笑道:“蓝胤以前没见过,不认识也是正常的,我姓冯,叫冯露,跟你爸是老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老朋友”,似乎更是在提醒着蓝胤,这个女人,跟他的父亲的关系,决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是部队上派来给我爸当保姆的吗?对不起,我爸这儿,有警卫员就够了,不需要再请个保姆。”蓝胤极不客气的怼着冯露,根本无视冯露的军装上的肩章,直接将冯露说成是被上级安排过来的保姆。

    蓝景山有些不满了: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的呢,没看见你冯阿姨的肩章?她怎么说也是文工团的团长,怎么可能是保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保姆,跑我们家来算什么?这个家,有女主人的,女主人都不在,你这样公然登堂入室,合适吗?”蓝胤根本不留一点情面。

    “蓝胤,你误会了,我跟你爸没什么的,是蓝军长说要请吃饭,我说去外面吃饭比较麻烦,所以,就干脆在家中准备好了。”冯露假装解释着。

    她是想女儿嫁给蓝胤,可如果,她能有机会借此登堂入室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蓝胤冷笑,这去外面吃饭比较麻烦,在这儿找左邻右舍借东西,摆满了整个屋子,再下厨房慢慢折腾,不是更麻烦?

    这分明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啊。

    “冯露是吧?麻烦你离开,我有话要跟我爸谈,我不想有外人在场。”蓝胤态度极为冷硬的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蓝景山见蓝胤如此的不给面子,也不由黑了脸:“蓝胤,你注意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蓝胤啪的一个立正,跟蓝景山敬了一个军礼:“蓝军长,请你也注意你的身份和影响,如果你不介意你传出什么作风问题,我也可以通知军报的记者过来报道采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料得,儿子的态度这么强硬,蓝景山也是颇为羞恼:“蓝胤,你胡说八道什么。我有什么作风问题?我现在是在替你制造机会,是想让你跟秋秋两个多多加强联系,增加感情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