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67章 你感觉很孬种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看着火车慢慢启动,在啌嚓啌嚓的声音中渐渐远去,白童只能不停的挥着手,看着火车越来越快、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似乎蓝胤这一走,把她的心都给带走了哇。

    白童站在那儿好半天,都是失魂落魄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坚定的认同老师的话。

    果真读书期间恋爱是不行的,再好的定力,都容易被迷失了心智,比如自己,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白童转尔又庆幸,还好,蓝胤是在高考后跟自己表白,现在再怎么朝思暮想魂牵梦绕,也不会影响太多学业。

    陆鸿扬坐在他的车厢中,隔着玻璃窗,他看着站在站台上的白童的身影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的心,都在慌乱的跳动。

    刚才可是真险。

    他没料得,一个眼神,都令蓝胤察觉,然后迅速的寻找视线。

    还好,当时他立刻缩回头,将脸埋在了面前的行李上,避开了蓝胤。

    但他不得不承认,这么久没见,蓝胤的气势,更是强盛,特别是那眼神,有一种任何魑魅魍魉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。

    到现在,陆鸿扬的额上,都还冒着冷汗,竟后怕,刚才要是自己缩慢一点,是不是就被蓝胤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没事吧?”对面位置上的大爷问了一声:“看你的脸色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陆鸿扬牵强笑笑:“估计第一次出门,有些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也这么大个人了,第一次出门,也不至于紧张成这个样子吧?这说出去,感觉很孬种的。”老大爷说。

    陆鸿扬听着这一句孬种,心中恨意顿生,这是不看好他?

    可面上,他还是连连点头:“大爷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这老大爷,还真是人老话多,一直唠叨个没停,陆鸿扬最终强笑道:“大爷,我肚子有些不舒服,我去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老大爷依旧一脸的嫌弃:“看你这满头大汗的,早就该去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陆鸿扬从狭窄的过道挤到中间连接处的位置,钻进厕所。

    当他刚刚进厕所时,蓝胤也沿着狭窄的过道缓慢走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在站台上,他能感觉,那一道目光不会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白童在场,他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一个人静下来,他就开始慢慢排查这火车厢中的人。

    可别混进来什么恐怖份子或者暴徒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缓慢的从车厢中走过,一边走,如鹰隼般犀利的双眸,一一从这些车厢中的旅客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这些旅客,看样子都是再正常不过的,各自夹杂着南腔北调,或谈笑风生,或独自看书,要不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,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在家中折腾着她的宝贝电脑,这是蓝胤送她的第一份礼物,她接受得是又惶恐又开心。

    开心的是这是蓝胤送的,惶恐的就是这个价值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她得送个等价值的礼物给蓝胤才好。

    夏小云在收拾着东西,直接过来问她:“白童,你这儿又有这么多的读者来信,你看看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她的读者来信,是越来越多,可高三阶段,白培德是直接将这些信给扣了,不影响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白童现在也没有精力,再一一给读者回信了。

    还好,叶云华替她出得有主意,以杂志社的名义,替白童回信,再附送一点小礼物,强加这些读者的粘贴度,让大家更喜欢白童的文字,一如即往的支持杂志。

    白童在这一堆信件中,挑了些最热情的读者。

    这些读者太热情了,哪怕她这么久没有回信,依旧还是一如即往的给她写信。

    这其中,就包括周凤茹。

    从信中可以看出,周凤茹是将“玉瑕”当作知心朋友了,她的一切事,都跟“玉瑕”倾吐,把“玉瑕”当成了最好的吐槽对象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自身的原因,她隐瞒了丈夫、儿子的真实姓名和身份,以免引起一些麻烦。毕竟丈夫可是堂堂的一军之长,儿子也是优秀杰出青年,前途无限光明,她可不想自己私下的吐槽行为,影响了蓝景山跟蓝胤的声誉。

    在信中,她告诉白童,她一气之下,自作主张的替儿子物色的一门亲事,对方的姑娘,就是丈夫的老情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当时做这事的时候,她纯粹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只想着怎么给别人添堵。

    可现在冷静下来,又感觉,似乎做的事不对。

    她甚至说,打电话给丈夫,结果就是丈夫的老情人接的电话,她想,这是不是倒给丈夫跟他的老情人制造了机会。

    信中,她极为消极的说,她对这一桩婚姻,早就没有抱任何希望,一直选择长期分居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要丈夫想离婚,她随时都同意,给丈夫的老情人腾地方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这些,对于周凤茹的意气,也是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的是大学教授吗?

    怎么从字里行间里看来,就是一个焦虑得不得了的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虽然说起对丈夫满不在乎,一直选择长期分居,还甚至大方的说给别人腾地方。

    她要真的对这一段婚姻这么失望,这么无所谓,那为什么,不自己选择离婚,还要等着丈夫主动先提离婚这事。

    白童不清楚周凤茹丈夫的身份,所以,不理解周凤茹对婚姻的态度。

    所谓的军婚难离,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实。

    何况,蓝景山还是堂堂的一军之长,上将身份,这婚,还真是不能轻易随便离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周凤茹说,因为赌气,还替儿子去订下一门亲事,就是老情人的女儿,白童莫名的,替周凤茹的儿子难过了。

    父母之间有问题,居然牵扯到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正常的情况难道不是,让丈夫跟儿子离所谓的老情人远点?

    这种脑回路,都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白童不客气的,直接提笔写信,回复了周凤茹。

    信中,她语气婉转的表达了对周凤茹的同情和理解,但也直接批评周凤茹,既然自己对于这一桩无爱的婚姻如此绝望,为什么,还要将儿子给绑架到这上面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