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03章 受的委屈不想让家人知道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孙淑华在厨房煮了两个白水鸡蛋出来,递给白建设,轻声道:“白大哥,你还是揉揉脸吧,消消肿,省得老爷子和白童看见了,要多心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道个谢,接过白水鸡蛋。

    这两个白鸡蛋,孙淑华已经细心的剥了壳,用小手绢包着,白建设接过这两个热呼呼的鸡蛋,轻搓着脸上的痛处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镜子,他自己也看不清究竟应该搓哪儿,只能凭着感觉在搓揉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吧。”孙淑华看不过眼,伸手拿过鸡蛋,主动帮白建设热敷着伤处。

    白建设苦笑:“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孙淑华道:“这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。大家都是苦命人,谁没有伤心处……唉……要不是白童,我们母女俩,现在都还不知道,又在受谁的欺负。”

    以往,她跟夏小云真的受够了欺负,贫穷还不算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是来自别人的欺负,这才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一度以为,她就要这么麻木着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可因为白童,她们的一切环境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儿,说着是当个保姆,照顾着白培德的饮食起居,可至少,白童和白培德并没有瞧低她一份,对她都是客客气气,也并没有把她当外人。

    白建设心中也叹气。

    “以往,还以为,自己有一身劳力,上哪儿,都能挣钱吃饭,可结果,居然是这么不如人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白大哥,这世上,办法总比困难多,熬一熬,也就挺过去了。”孙淑华能理解。

    她以往带着夏小云,日子那么难过,还不是得挺着熬着。

    白童站在厨房,将后院白建设跟孙淑华的话,都是悉数的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那一刻,白童心中也是发酸。

    这阵子,她除了忙着学习,就是忙着跟叶云华弄出版社的事去了,完全没有顾及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她这老实耿直的父亲,是为了来照顾好她,才义无反顾的辞去了他眼中视为铁饭碗的工作。

    可现在,在这个城市来,他两眼一抹黑,在外碰壁,而自己,居然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,不要告诉白童和我爸,省得他们担心。”白建设仍不忘提醒着孙淑华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啊,要一心想撑着这个家,他受的这些委屈,他不想让家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孙淑华说。

    她以往在外受再多的气,她不是一样要强撑着,在夏小云的面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童听着这话,默默的走开,当不知情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房间中,白童开始努力的想着白建设的事。

    她得替父亲好好的谋划谋划。

    若是白建设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,自然是可以劝他,跟爷爷好好经营这个小的中介公司,虽然现在看着不怎么样,可慢慢经营,以后还是能撑活的。

    可是,白建设太过老实耿直,又不是那种见多识广、能言善道的人,他来搞什么中介,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他以往,只会种菜卖菜,然后就是厂里下苦力。

    让他做他的老本行,也不错。

    可这儿,根本没有菜地可以种。

    白童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孙淑华已经做好了晚饭,叫大家吃饭了。

    白童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白建设脸上敷过鸡蛋,青肿消了不少,可仍旧还是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白童压制住心酸,努力当没有看见这一切,欢快的招呼着白培德和白建设:“大家吃饭吧。我早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特别照顾白培德,饭桌上,必有一道菜,是做得特别的软糯,方便他消化。

    今天,孙淑华就做了一道家常豆腐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这家常豆腐,倒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想起,白建设其实也做得有一手豆腐的手艺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以往,只是在家做做“河水豆花”,自己一大家子人吃而已。

    “爸,我好久都没吃你做的河水豆花了,不如你明天做做河水豆花给我们吃吧?”白童向白建设央求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建设低着头,一个劲的扒着饭,努力不让人看见他脸上的伤。

    其实他脸上的这些伤,白培德一样是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是老了,但不至于老眼昏花到看不清这些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跟白童一样,聪明的选择了不说穿。

    毕竟,白建设已经是成年男子了。

    要是白建设跟白童一样,只是十几岁的人,白培德自然会出面,替他撑腰。

    可现在,白建设才是家中的主力,这个家,要靠他来学会撑,许多事,也只能他自己去独自面对。

    白建设还自以为,自己掩饰得很好,大家没发现他的异样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他立刻去买了两斤黄豆回家来泡着,决定实现他刚才答应的话,做一锅河水豆花给白童吃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太没用,连个工作都解决不了,也就只能在这点上,好好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间,白童抽空从学校赶回来,就是为了尝尝白建设的手艺。

    确实,白建设做的豆腐这手艺还是有的。那一锅豆花,绵扎软嫩,似乎筷子轻轻一夹,就要碎开,但偏偏又绵劲十足,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般裂开。

    白童认真的吃着,评价着。

    她能肯定,白建设的这个手艺,可比外面学校四周的那些小馆子,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的手艺这么好,就这么埋没了太可惜,不如,你就做豆腐出去卖吧?”白童替白建设提着议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想做河水豆花,可白童想过了,还是做豆腐好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句搞笑的话就是:同志们:别炒股,风险太大了,还是做豆腐最安全!做硬了是豆腐干,做稀了是豆腐脑,做薄了是豆腐皮,做没了是豆浆,放臭了是臭豆腐!稳赚不亏呀!

    虽然是笑话,可也是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啊?做豆腐出去卖?”白建设听着这提议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白童肯定道:“爸,以前我们在老家,就是种菜出去卖,现在没地种菜了,我们就做豆腐出去卖吧。我们这后面这一块空地,最好利用了,搭个遮雨蓬,再买个机器,还是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犹豫了,似乎,这搞的架式有点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