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302章 我要赚钱养一家人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相信,东西再好,也怕巷子深,这前面的两期免费发放,其实也就是相当于让大家试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甚至白童还提出搞个活动,只要认真的写出读后感,并被杂志社采用的,可以继续免费获得下一期的期刊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造势,让那么不想花钱看书的人,愿意付出另外的东西,来获取漫画,同样,也是无形中做了广告。

    在娱乐产品稀少的年代,免费的漫画书,还是在引起了不少的轰动。

    叶云华也联系他以往做媒体的同行,对这事,做了报道。

    这一波势,造得还不错,许多人都知道了有这本杂志的存在,连街边买菜的老大爷老太婆都知道,有免费的杂志领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态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花钱的东西,不见得愿意去立刻花钱买。

    可是免费的,大家还是乐意领。

    白建设当然也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只知晓,白童在写之类的赚稿费。

    可现在,居然跟叶云华玩得这么大,还押上了所有的家底,都这么搞,白建设担忧得白头发都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白童忙得白建设根本见不着她的人影,白建设只好将这种担忧,跟白培德念叨:“象她们这么搞,不两下就搞得倾家荡产?”

    白培德倒是淡定,慢慢的喝着茶道:“这做生意,前期总要投入,舍不得投入,哪有收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也不是这么免费的送啊。哪怕收点成本也好。就这样免费的送,哪有这么多的本钱来垫?”白建设为难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童童真要亏了钱,我养着她。怎么着,我还有退休工资,我们爷孙俩省着用,也不至于饿死。”白培德老神在在的说:“何况,我这不是还开得有中介公司的嘛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中介公司,白建设更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花这么大的力气,折腾出来的中介公司,根本就没有生意好吧?

    平时根本就没有人进来过问什么,都没有业务,除了白培德的那一群朋友过来吹牛聊天。

    白建设还要每天帮忙泡好茶,买着瓜子花生,招待白培德的那一群老年朋友。

    可对于白培德这个老子,白建设当然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拍拍大腿,自己走开,寻思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,他才是这个家的当家劳力,赚钱养家,应该是他来打主力。

    这老的老,小的小,没有一个靠他养活,而且人人都还有自己的事做,这令白建设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他现在辞职了,还没有找着别的事,倒象是他这么一个大劳力,成了这家中唯一吃闲饭的人了,作为男人的自尊心,不允许他有这样的处境。

    他感觉,自己的老子说的还是对。

    与其担心白童现在折腾得家底都败光怎么办,不如想想办法,自己也努力挣钱,这样,就算白童败光了家底,自己也还能养活白童。

    想通后的白建设,也就不那么纠结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,以往自己太过亏欠了白童,没扮演好父亲的角色,让白童好不容易才在张成慧母女的欺压下,活到现在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她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,愿意去折腾一些事,自己应该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白建设去了码头。

    以往,他就想过,跑码头来当棒棒,靠替人搬东西挣钱。

    他也观察过了,当棒棒,替一般的行人搬一趟东西,还是有几块钱的收入,一天挣个几十块钱,完全没问题。要是能联系上那么货船的人家,帮着下货之类的,还可以有个固定的收入。

    不就是卖点劳力嘛,他有的是力气。

    可他人生地不熟,完全低估了这儿的环境。

    他没料得,在这儿,居然当棒棒,也是形成了一个小团伙的。

    在他凭自己的劳力,搬了两趟东西,挣了两笔收入后,别的棒棒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谁让白建设老实耿直,凭劳力挣钱,又不要高价,别人给多少,他都乐意搬,这无形中,就算是抢了别的棒棒的活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新来的?”那个棒棒喝问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白建设赔着笑脸:“我是新来的,新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对面的几人更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懂规矩吗?这儿,你不能来。”对方不客气的直接赶白建设走。

    白建设愣了。

    这儿怎么不能来了?

    但他还是好脾气的,拿出烟来给对方递上:“大哥,我这不是没工作了嘛,就来这儿挣点钱,我看满街都这么多当棒棒的,难道这当个棒棒,下下劳力,也还要找什么单位挂靠?”

    “满街都有棒棒,那你自己满街站去,总之,这码头这一带,你不能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年,公路交通不发达,这城市,主要就是靠走水路,每天停靠码头的船只上百艘,客流量很大,何况,上码头是一大坡的长梯坎,一般带有行李的旅客,都是需要搬运的。

    白建设就是看中这儿的生意好,才选择来这儿。

    这不让他来这儿,怎么能行呢?

    “大哥,行个方便,大家都是靠力气挣钱,都不容易……”白建设赔着笑脸说着好话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么好说话,对方越是欺负他一个外来的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棒棒甚至叫来了他们一起的同伙,语言恫吓着白建设,甚至推搡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白建设是鼻青脸肿的回家。

    在门外,他徘徊了很久,一直不敢进家门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颇为心酸。

    果真,没有文化,只能靠点劳力挣钱,结果连这钱,人家都不肯让他挣。

    孙淑华出来,一眼看见了他:“白大哥,你怎么在这儿,不进家门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抽支烟,一会儿就进去。”白建设敷衍着。

    孙淑华心细,还是看见了他脸上的那些青肿。

    但她没问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社会的底层人物,都是受过欺凌的人,又何必要过问别人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问了,自己也没能力去替他摆平这事,只能徒惹别人伤心。

    “白大哥,时间不早了,你还是先回屋吧,你到后院去抽烟也行。”孙淑华劝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最终,白建设跟着孙淑华回去,避开白培德,自己真的躲到后面的空地上抽着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