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84章 看上去哪儿不一样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成慧没有注意这些。

    她只是絮絮叨叨的,跟白巧巧说个不停,诅咒着这个鬼地方,发誓一辈子不要再来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妈,走吧,有什么事,回去再说。”白巧巧皱起眉,下意识的四下瞧瞧,害怕谁看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回去。”张成慧跟着白巧巧向外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尽是报怨着看守所的一切,等快到家门时,她才发现另外的不对:“巧巧,怎么你今天看上去,不一样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但凡有点经验的人,都能看得出,一个女孩子变成女人的一些细端。

    现在的白巧巧,也分明是一样。

    连走路的姿势,都跟以往有了一些差别。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白巧巧慌乱的抵赖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。”张成慧拉住白巧巧:“别乱动,让妈看看,究竟哪儿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若是别的人,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张成慧,是怎么也不可能往那方面去想,所以,她也没看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白巧巧心虚着:“妈,我哪有什么不一样,是你这两天在派出所里呆久了,出来看什么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成慧疑惑着。

    她将白巧巧上上下下看了一遍,注意力转到她的漂亮裙子上去了:“巧巧,你这裙子是哪来的啊?我都说,怎么你今天看上去不一样,原来是换了一件新裙子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早前心中的那点疑惑,被打消了。

    她想,原来白巧巧是换了一件新裙子,难怪今天看上去,总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这新裙子,是我一个同学不要了的,她人又矮又胖,这裙子买来穿不上,就送给我了。”白巧巧随意的扯着借口。

    “真不错。”张成慧看着这裙子,摸了又摸:“这质量,挺好的,起码要五十块钱吧?”

    这岂止五十块?再翻十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白巧巧心中冷哼,这条裙子的价格,说出来,估计会吓死张成慧。

    她含糊的道:“差不多吧,反正是别人送的,管它多少钱,只要好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成慧点头,附合道:“确实这条裙子挺好看,要是让你这个同学,不要了的再多给你几条也好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进了屋,张成慧恨不得立刻倒在床上去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在那拘留所,可没有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去洗洗吧。”白巧巧皱着眉:“你也不瞧瞧,你一身都是臭味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身上闻了闻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可想想,那拘留所里面,屎啊尿啊都在一个屋子解决,肯定是难闻。

    张成慧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洗澡。

    这洗澡的功夫,她才稍稍静了一下心来。

    早前就顾着抱怨拘留所里面的苦日子,只想白巧巧快些来救她。

    现在,她出来了,居然忘记了,白巧巧是怎么把她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等她拖着拖鞋从厕所出来,她问白巧巧:“巧巧,对了,你是不是拿钱将我给取出来的啊?你缴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千。”白巧巧回答。

    张成慧心中早有预知,可听着白巧巧这么说出来,还是肉痛了一下:“妈呀,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以往,白巧巧也会感觉,哎呀,这真是好多钱。

    可这两天跟富哥在一起后,她感觉,这钱来得也算轻松。

    想想,一个传呼机,一条裙子,这两样,加上都快两千块钱,再加上富哥给的一千块现金,她在富哥这儿都快拿到三千块钱了。

    “巧巧,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呢?”张成慧担忧。

    “找朋友借的。”白巧巧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朋友啊?他怎么这么好心大方的借这么多钱?”张成慧还是不解。

    白巧巧心中烦燥,以往,她肯定也不会相信,别人会这么好心大方的借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这代价,就是富哥把她给睡了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就是她的卖身钱。

    可这种事,她是跟任何人都不能说的,包括张成慧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她道:“哎呀,人家很有钱,做大生意的,才没将这点小钱看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生意的啊?”张成慧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白巧巧被问得有些发毛,她其实也不知道富哥是做什么的,但从富哥的嘴里倒是隐约的知晓,丧门其实是带着一点黑社会性质的,那家夜总会,就是丧门开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关系,也不可能开着夜总会。

    “妈,人家总之很有来头,做大生意的,你以为还象你以前卖菜那样,几分几厘都要跟人算得一清二楚?”白巧巧有些不屑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开了眼界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以前当个菜农的女儿,几斤几两、一分一厘,都要算得清清楚楚,哪象这丧门啊、富哥这些,动辙成百上千的撒钱。

    张成慧被白巧巧唬得一楞一楞的。

    白巧巧继续道:“妈,总之这个事,你就不要再问了,现在你能出来就好。你不是要休息嘛,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,张成慧倒在床上,还是一肚子的气:“都怪白童那个死丫头。要不是她,我怎么会摊上这种事,还在拘留所呆了两天。这个死丫头,这辈子,我跟她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她没完。”白巧巧恨恨的咬了牙。

    这失了身,对她来说,总归是一点遗憾。可她不恨坑她的丧门,不恨占她身子的富哥,反而恨白童,这逻辑,就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的道德感有多强,对清白很看重。在她而言,保有清白,是以后好寻觅有钱人的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不都说,那些有钱人,骨子中其实还是有些处情节的吗?

    清白身子嫁过去,自然会得到尊重些。

    但现在,清白身子给富哥糟蹋了,去告,反而让自己成为众人笑话的对象,不如在富哥这儿狠狠敲一笔钱,才是正确途径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睡在床上已经快睡着的张成慧,突然翻身坐起来。

    在一边想着事情的白巧巧倒被吓了一跳:“妈,你一惊一乍的做啥?”

    “巧巧,你不是说,你的那个朋友很有来头吗?不如,让他出面,帮着狠狠收拾一下白童那个死丫头?”张成慧将打算说了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