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69章 白巧巧又在作妖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玉龙进来,一眼看见了白童。

    他可没料得,白童会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怎么来了?我不是说,不要你来送我的吗?”白玉龙问。

    白童浅笑:“你马上就要入伍走了,我当然应该要来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不是亲兄妹,可感情一惯是不错的,特别是两人只差了一两岁的距离,从小可以说是一块儿玩着长大。

    白童翻着自己的包,又拿了一些钱出来,要让白玉龙带上。

    白玉龙拒绝:“白童,你都还是一个学生,还在读书,哪还需要你给钱我。”

    他是死活不收,甚至感觉,白童的这种行为,有些伤害他作为一个男子汉的尊严。

    白童跟白玉龙又谈了一阵,叮嘱他在部队,一定要服从命令,适应部队生活,要记住写信回来,不要让大家担心。

    白玉龙笑,甚至敬了一个军礼,道:“放心,白童,你就等我到时候凯旋而归,我也要象蓝胤那样,当个少校回来见你,到时候,你走哪都可以骄傲的说,看,这个穿军装的少校,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白童也是开心的笑:“好,二哥,我就等着你回来,到时候,我就跟别人骄傲的说,看,这个穿军装的少校,是我最好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两兄妹离别的伤感,倒是被这些玩笑给冲淡了。

    蓝胤推门进来:“十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白玉龙再度跟白童挥手:“白童,你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白玉龙回了队伍,白童问蓝胤:“蓝大哥,你要跟着这些新兵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蓝胤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他只是跟这边来接新兵的团长做一做交接,并不是跟着这些新兵团走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公务在身,白童知趣的没有跟他多说话,她出来,站在天桥上,直到看着那些新兵排着队,依次进入火车站台,白童拼命的挥手,直到看不见人影,她才慢慢回家。

    爷爷脚上的伤,也一天比一天好,这当然是孙淑华护理得好的功劳。

    白童在拿到又一笔稿费后,付了孙淑华的工资。

    孙淑华接着这么一叠钱,非常意外:“白童,你给我这些钱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孙阿姨,这段时间,你一直这么照顾着我爷爷,我很感激,这是给你的工资。”白童表达着谢意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。”孙淑华连连摆手拒绝:“我照顾白大爷,也就仅仅是帮帮忙,哪有可能来收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孙阿姨。你就收下吧,你也看见了,我爷爷的伤,肯定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,以后还要麻烦你继续照顾,这其实是耽误了你外出挣钱的时间跟机会,我付你工资,是应该的。”白童坚持。

    白培德也在旁边道:“小孙,你就收下吧,你要是不收下钱,我都不好意思再让你帮我倒水倒茶做饭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被白童爷孙俩一阵劝说,孙淑华终于是收下钱。

    转眼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,白童依旧是两头忙,忙着学业,忙着写稿,忙着关注一下杂志社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叶云华对这一块,还是比较了解的,一切运行起来,象模象样,刊号拿到不久,他就利用他的人脉,开始运行。

    白童这一点上,还是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星期一一放学,白童利落的收拾好书包,立马就要闪人,陆世杰挡在她的前面,拦住她:“白童,你天天这么忙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比较多。你有事吗?没事就让让。”白童对陆世杰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白童,我简直是受不了你,你现在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”陆世杰问她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白童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看你这个样子,你完全是不知晓,你没有看电视吧?”陆世杰问。

    “我家就没有电视。”白童平静的说着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陆世杰彻底的败下阵:“好吧,白童,i服了u。我跟你讲,你的那个姐姐白巧巧又在作妖了。”

    关于白巧巧,白童是好久都没有过问她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她重生一世,是为了自己的人生更美好更有意义,而不是狭隘的跟白巧巧母女俩算计斗争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说吧,她又做什么了?”白童不以为意:“我都搬到市里来了,跟她都见不着,她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真是想得天真。你知道不,她跟你的那个恶毒的后妈……”陆世杰说。

    白童瞪了他一眼,纠正道:“申明,我爸早就离婚了,所以,请不要再这么称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说,就是白巧巧跟她的妈,她们居然上电视台,很不要脸的指责你们,说你们父女俩狼心狗肺。说当年你爸骗了她们,她们任劳任怨的为这个家,结果反倒一脚把她们给踹了……反正大概意思就是这样,你别提看了这个节目,我都气得想砸了电视机。”陆世杰气哼哼的说。

    白童无语的撇撇嘴:“你砸电视机干嘛?要砸,也应该砸这个不负责任的电视台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下次,我真的去砸电视台。”陆世杰认同。点头过后,他才对白童道:“哎呀,白童,现在的重点,不是我砸哪儿的问题,问题是白巧巧她们这么抵悔你,你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童认真想了想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就前天晚上,上个星期六的晚上。”陆世杰说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些什么?你能具体说说吗?”白童问。

    对这个事,她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头,主要的传播媒体,还是电视,而且电视台的节目,也是少得可怜,自然而然一个节目看的人极多。

    随便一个电视剧,万人空巷看的情况多得很。

    何况,还安排在周六的晚上,这算是最重要的黄金时间点,不管大人小孩子,都是有空闲看电视的。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各种指责你们,心机重,骗人,狼心狗肺……”陆世杰罗列出大概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用说,白童大概也能想象白巧巧、张成慧母女俩的那一副脸嘴,太虚伪,太会伪装了。

    那些年,不都是在左邻右舍间冒充了好人那么久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