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57章 都盼着分家产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外面,响起刺耳的警笛声,呼啸而来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蓝胤听得声响,迅速的快步出去。

    在见得那辆专用警车后,他才是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,虽然刚才是在安慰着白童,他的内心,一样是沉重的。

    他也害怕时间赶不及,耽误了抢救。

    “快,这边。”蓝胤甚至等不及警车停下,就冲着警车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已经有个穿着军装的男子,身手敏捷的从车上跃下,对着蓝胤叫了一声:“药……我把药送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后,旁边的车门被打开,又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站下车来。

    “快,病人在这边,跟我来。”蓝胤伸手,小心翼翼的接过药包,搀着那医生,急步的向着急救室赶。

    这国内顶顶有名的医生,一路上被这么飙车似的赶路法,已经弄得几近呕吐,现在又被这么连拉带拽的往急救室赶,他这一辈子,都不想提起这一次的黑历史。

    这是时间跟生命的赛跑,来不得半点的迟缓。

    医院中,其它的病人,都是吃惊的看着这一幕,至到多年后,都还想得起现在的场景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看到的医生,还有那药包,几乎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爷爷有救了,爷爷真的有救了。

    可蓝胤,误解她的意思,见她的眼泪,不成器的往下流,他不由伸手,替她抹着泪,连声道:“好了,白童,别哭,要相信这个医生,这是国内顶尖的这方面的专家,他的医术,是很高超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,他没有说这个话,是害怕把话说得圆满,让白童从满怀希望到满怀绝望。

    他知道爷爷对于白童的意义。

    但现在,药也到了,国内顶级的专家也到了,他感觉局势明朗。

    白童咬着下唇,死死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当然认识这个医生。

    这是陈万品医生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就知道,这个陈万品医生,医术精湛,是医学界有名的泰山北斗。

    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蓝胤居然动用他的关系,不仅让人飞车将药快速送到,更是连这样重量级的专家人物,都给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急救室的大门,终于被打开,那些参与急救的医护人员,满头大汗的缓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场急救手术,真的耗了他们太多精力。

    但白童,太担忧爷爷的生死,急急就问出声:“我爷爷呢?我爷爷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经过急时抢救,病人脱离生命危险,但他脚踝处骨折,这个是要养几个月了。”院长说着病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真的是一个极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只要爷爷还能活着,这就好。

    这骨折什么的,可以慢慢养的。

    白童抹了眼角的泪,向着所有的医护人员,团团的鞠了一躬:“谢谢、谢谢大家,辛苦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望了蓝胤一眼。

    最应该感谢的,应该是蓝胤。

    可是,对他,已经不是一句谢谢,能表达的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培德被转入医院,因为蓝胤的关系,爷爷的病房,是独立的一间,已经类似于这个年代的vip病房了。

    蓝胤还得赶回部队,走时,他特意叮嘱白童,如果再有什么情况,记得打电话给他。

    白童感激的送他到医院门外,看着他开着军用吉普离开。

    蓝胤刚离开,白建设也从县城里坐车,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当儿子的,哪有不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白童默默的带领着白建设走到白培德的病房。

    白建设这种老实汉子,并不擅于怎么表达感情,他在那儿,连连说了两声: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不错,自然是夸奖白童。

    连他这种成年人,面对着这种突发情况,都有些手足无措,而白童,却是独自面对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爸,爷爷已经脱离危险,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,你也别太担忧了。”白童反过来,倒安慰着白建设。

    白童又主动询问着白建设:“爸,你过来的时候,吃了晚饭吗?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吃吧?”白建设有些心痛的看着白童:“白童,真是难为你了,一直在这儿守着不吃不喝。你先去吃点东西,吃完了,再替我端一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童现在一口承认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,其实并没有心情吃东西,可是,她还是得努力让自己吃一点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小馆子,白童喝过一碗青菜粥后,又替白建设打了一份鱼香肉丝盖饭。

    她将饭菜端回病房,让白建设趁热吃了。

    白建设也真的饿了,他捧着饭菜,正狼吞虎咽的吃着,却不料,朱淑芬等人,却是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块儿来的,不仅有朱淑芬,还有白建国、白利民等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人都火急火燎赶来的节奏。

    一进门,朱淑芬直接扯着大嗓门嚷开了:“老爷子死了没有?老爷子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白童听着这话,狠狠的瞪了朱淑芬一眼。

    白建设再老实巴交,听着朱淑芬的这番话,也是气愤,站了起来:“大嫂,你这是怎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朱淑芬才不理会这些,她倒先是数落起白建设了:“好你个白建设,一个人先悄悄跑医院来,也不等着我们一路,你是想抢先一步,趁老爷子没落气前,先得到家产对不对?”

    白童这一下,彻底的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她就奇怪,平时白培德有病,朱淑芬一家子是不闻不问,居然这一次,白培德出事了,朱淑芬她们居然跟着从县城赶来。

    敢情,是以为,白培德活不下来,是赶着跑过来分家产的?

    白童铁青着小脸,拿起旁边的茶杯,狠狠的砸在朱淑芬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响,正在咄咄逼人的朱淑芬,也被吓了一跳,肥胖的身子,居然是很灵活的跳开两步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个死丫头,你居然敢拿茶杯砸我?”朱淑芬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童。

    怎么说,自己也算是白童的长辈,白童这个小辈,怎么敢对自己这么无礼。

    “滚……”白童伸手指着门那一刻,白童是气势全开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中,已经没有什么长辈不长辈,只要敢对爷爷大不敬的人,她也犯不着客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