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53章 白玉龙的名额被卡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就象是天空中那种冉冉上升的新星,她已经脱颖而出,进入了一种上升轨道,而且上升的速度是越来越快,快得徐莉莉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年前,她们潜意识中,都还将白童当作差生,甚至因为白童的作文表现抢眼,还质疑白童是抄袭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没有谁再会怀疑白童的一切成就。

    一切的荣耀,她都是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徐莉莉的钢笔,在纸上,深深的戳出一个破洞。

    不行,她得设法阻止白童继续上升,决不能允许白童太过耀眼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一天,就这么过去。

    高中的生活节奏比较紧,大家很快就进入紧张的学习状态。

    白童比这些同学更忙。

    她除了要应付学习外,她还要赶着报社的稿纸。

    周末放学的时候,作为班上的临时班长袁斌叫住了她:“白童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白童停住脚步,连带要往外走的陆世杰,也跟着停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不是马上要改选班干部了吗?你要不要也来竞选一下,当当学习委员什么的?”袁斌征询着白童的意见。

    陆世杰哼了哼:“我说,白童要选,也应该是来竞选你这个班长职务吧,仅仅当个学习委员,多屈才的。”

    袁斌没料得陆世杰会这么说,他有些不服气的看了陆世杰一眼,回击道:“这证明我这个职务好,不象你这个劳动委员,不会有人跟你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童见得两人要呛上,立刻打了圆场:“好了好了,你们一人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她表态道:“谢谢你们的好意,可是,我的事多,就不来竞选这个班干部之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白童,当个班干部这些,还是挺好的,比较锻炼一个人的能力……”袁斌还在游说白童。

    这些理,白童当然是明白,可是,她真的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啊。

    何况,从小开始,她的认知中,这些什么班干部,都是老师给有些背景的孩子当的。小学那些大队委、中队长之类的,哪一个不是深得老师的喜欢。

    能力有不有,白童不知道,但名誉,绝对是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,白童对这所谓的班干部之类的,还是有些不感冒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班长,如果需要我为班级出力的地方,我自然是义不容辞,可是,平时我确实有太多事要做,我实在没能力来担任班干部这一职。”白童婉转的拒绝。

    她平时,还要抓紧时间预习、复习,清理知识点,争取每天的任务每天完成,这样,她才能将周末的时间空出来,好赶稿子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中溜走,转眼,就过了初秋季节。

    陆世杰依旧还是每个周末就回县城的家,他现在,已经知晓,白童都搬到市里,在外面租房子住了,根本不会再回县城,陆世杰也不好意思再叫她。

    这天回家,白童还指望象以往那样,爷爷在家做些好吃的,等着她回来。

    可家中,冷冷清清,似乎没人。

    白童心中一惊,还害怕是爷爷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爷爷给她的留言条,白童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原来,爷爷是赶回县城老家了。

    爷爷走得急,都来不及等她周末回家。

    这事,还得从白玉龙那儿提起。

    白玉龙是坚定了要去参军,所以,早早就作了准备,报名参军。

    各方面他的条件,都是合格的,可是,最终,却是被告之不合格。

    这一点,白玉龙是想不甘心的,然后找人打听,才知道,他是送礼不过关,才被人卡了。

    所以,白培德赶回去,就是去帮白玉龙解决这种事。

    白童都是重活一世的人了,她当然不会很天真的相信,事情会轻易的解决。

    抓紧时间将稿子赶完,白童第二天一大早,也坐车赶回老家。

    果真,白玉龙的名额被卡这事,队里的人,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白玉龙没有上下打点,人家也是欺负白玉龙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,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做这种手脚。

    白童在白玉龙的家中,见着了白玉龙。

    似乎这个打击对他很大,他整个人都是焉焉的。

    白童能理解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不仅仅在参军这一点,从小到大哪怕读书,她们跟那些城里的孩子坐一起,都是有形无形的受着歧视,谁让她们是菜农,在那些人的眼中,已经天生低了一头。

    现在,参个军,也居然被这么打压。

    可白童知晓,白玉龙是真的很想去参军。

    从见着蓝胤的那一刻起,白玉龙就下定决心去参军的。

    当时跟蓝胤询问着部队中的一切,白玉龙的双眼,带着闪闪的光,那是一种希望与憧憬的光。

    他一切都准备好了,甚至这半年,也在白童的提醒下,加强身体锻炼,准备参军,结果,这什么都过关了,却被人卡了。

    这种打击,真的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白童轻声叫着他。

    白玉龙的眼眶,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二哥,你别这么灰心,我们总要想办法,不能这名额,由得人说卡就卡。”白童骨子中的那点小倔强又犯了。

    她平时是谦虚低调,可不代表,在合法的权益受到损害,还不声不响。

    “爷爷在哪儿?”白童问白玉龙。

    “好象他说出去找找,看看能不能找找什么人。”白玉龙说。

    “走吧,二哥,我们先去找爷爷。要相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你不能这么灰心,你要是这么垂头丧气,才会落下把柄,让人感觉你受不了一点挫折。”白童说。

    这一说,白玉龙倒是迅速领悟过来:“对,我不能这么焉了吧叽的,只要新兵还没有入伍,我都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手机的通讯年代,这出门找人,还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白童分析白培德现在最有可能去的地方,就是县武装部。

    毕竟,这征兵工作,是武装部的事。

    果真,她们在武装部处,找着了爷爷。

    他是直接过来找了雷部长。

    显然,他已经跟雷部长谈好了,雷部长正亲自送他出来,在见得白童时,雷部长倒是和蔼可亲的打了一个招呼:“哟,这不是我们县今年的中考状元嘛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