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48章 找上门来的男人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所有关爱她的人,都是支持她的想法和打算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蓝大哥,今天同学们都说,你是因为我,才让女生这边搞什么内务……”白童小心的说出这事:“是因为我你才放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很小看这内务?感觉就不是训练?”蓝胤挺直着身板,象在给她上军事教育课:“别小看这内务训练,在叠好每一次被子中磨练意志,去除骄气与浮躁,砥砺心智和品性,淬炼出脚踏实地的从容。这在以后的比如军事射击、应对突发事件等课目训练中将有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哇,原来练这内务,也有这么多的大作用。

    白童跟着迸拢小手,迸拢小腿,端端正正坐在蓝胤的面前,虚心听讲,那神情,要多认真,就有多认真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些暗暗自责自己,怎么能怀疑蓝大哥的职业道德呢,人家让女生练内务,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十五天的军训,一天一天的过去。

    来参加军训的这些新生们,无一例外,一个个都晒得黑了,但初步效果挺明显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不再是家中娇滴滴的少爷千金,浮躁骄气之态,打磨去了很多。

    从军事训练基地出来,一些情感丰富的女生,还忍不住哭一场。

    白童跟着众人一一道别,背着书包要回家。

    陆世杰追了上来:“白童,你上哪儿?要不要一起回老家?”

    第一次离家那么久,陆世杰这种小霸王表示,他想爸妈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白童摇摇头,她早就把爷爷接来住在一起,她现在,只想去爷爷身边。

    陆世杰搔搔头,他还准备跟白童一块儿坐车回家呢,结果现在是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他只好背着书包,装着他换下来的那些脏衣服,回家看爸妈。

    白童也回了她租的房子。

    白培德也预料得她今天回来,已经早不早的,去附近的菜市场,杀了一只鸡,又买了猪蹄这些回家,要给白童好好的改善改善生活。

    白童一进门,就闻见了香喷喷的饭菜味,馋得她一个劲的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白童,回来了?快来,尝尝这红烧猪蹄好了没有。”白培德乐呵呵的招呼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童不客气,洗过手,拿着筷子,就围着锅边尝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红烧猪蹄,烧得刚刚好,色泽红亮,软糯可口,让人一看就食欲大增。

    这一下,白童尝了一口,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边吹着气,甚至等不及凉透,就往嘴里塞,甚至还煽了煽嘴里的热气。

    白培德好笑的看着她,这军个训,不是该好好学些规矩?结果,还训成这个样?

    他宠溺的笑骂了一声:“小馋猫,别急,这些,都是你的,没人和你抢。”

    白童再度扇了扇热气,对白培德撒娇道:“爷爷,这实在是太好吃了嘛,好吃得我都停不了嘴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吃了五块猪蹄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帮着爷爷将弄好的饭菜端上桌,爷孙俩才慢慢闲话着家常。

    白培德年纪大了,饮食都是比较清淡,今天做这些大鱼大肉,也主要就是为了白童做的。

    他只喝了一点鸡汤,吃了一点小菜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上学去了,你一个人在这儿,还习惯吧?”白童关心着白培德的日常。

    她在学校,还有老师和同学,还有无数的学习,可爷爷搬来这儿,人生地不熟,她委实怕爷爷不习惯。

    不都说故土难离吗?

    “怎么不习惯?”白培德道:“这儿清静,没人打扰,这附近的几家茶馆,我也没事就去坐坐,我也新认识了不少朋友,一块儿喝喝茶,聊聊天,再打打牌,就这么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为人慷概仗义,又乐施好善,自然是很快就跟这周围的老人打成一片,也没什么故土难离不难离。

    说话间,白建设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相当于是把家,迁到这儿来了,白建设隔半个月,还是会从县城坐车过来,看看白培德和白童,随便带些土特产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阵子白童黑了又瘦了,白建设是一个劲的往白童的碗中挟菜:“来,童童,多吃点,看你这阵子,瘦多了……唉,还是爸不中用,不能在你的身边照顾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童嘴里被塞得鼓鼓的,唇边都还泛着油光,她含糊的对着白建设咕嘟道:“爸,这跟你有啥关系啊,我们这是军训,我这不叫黑,我这叫健康的肤色,这是健康……”

    一家子人,此刻倒是和和乐乐。

    “请问一下,玉瑕是住这儿吗?”门外有人在问话。

    白童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玉瑕,是她用的笔名,除了投稿的时候带上,别的时候根本没有用过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找谁啊?搞错了吧?”白建设说。

    白童丢下筷子,自己跑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,站着一个二十七八的男子,戴着无框眼镜,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白童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哦,我姓叶,叫叶云华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对方双手将名片给呈上。

    白童接过名片,有些嘀咕。

    印象中,似乎听过叶云华这名,可一时间,她想不起这人是什么来头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白童询问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是这边报社的主编,无意中在别的杂志上,看见玉瑕的文章,我对她的文笔,是很欣赏,所以,我想请她给我们的报纸,写写专栏之类的。”叶云华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叶云华的视线,在屋子中的三人身上打转,一老一中一小,可似乎,哪一个,跟“玉瑕”都不搭边吧?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,玉瑕在哪儿吗?我想跟她亲自好好谈谈。”叶云华很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白建设不明究里,直接回绝:“什么玉瑕啊,你可能找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,我已经跟人打听好了,就是这儿。”叶云华说。

    白童阻止了白建设跟叶云华的争论,直接道:“你们别争了,我就是玉瑕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建设跟叶云华都是双双吃惊。

    白建设吃惊,明明这是自己的女儿啊,明明叫白童啊,怎么又成了玉瑕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