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44章 都被他看光光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蓝胤的眸子沉了沉,本来他还特淡定的,可白童这么尴尬别扭,让他也不知不觉中,跟着脸色微涩。

    “白童,这个……卫生巾我给你放在门口……”蓝胤别别扭扭的说一声,将才买来的卫生巾,放在厕所门口的小凳子上,他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童此刻是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。

    这种事,当初不想请假,就是不想让蓝大哥知晓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不仅知晓了,还在他的面前出糗了,连卫生巾这些,都是他在帮着弄了。

    等白童换卫生巾的时候,她发生了另一件很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似乎下面的裤子由里到外都换过了。

    裤子换过了?

    在自己晕过去后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,被人换过了?

    白童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是经过了怎么的一番思想斗争,白童才从厕所出来。

    她想,她这一辈子,估计是没脸见蓝胤了。

    可一出来,她还是撞上了蓝胤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头都快够着地了。

    “在找什么?”蓝胤低沉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找什么。”白童下意识就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趁热先把这红糖水喝了。”蓝胤语气中,带着几许强势不容人反驳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白童此刻大脑已经完全懵了,她乖乖的听着话,趁热将那甜甜的,带着几许辛辣味的生姜红糖水给趁热喝了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她又是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是典型的外热内寒。

    外界是受了热,有些中暑,而内在,又有些宫寒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将热水提过来。”蓝胤吩咐着她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白童叹气,她已经丢脸丢到家了,也不在乎别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,那浑身湿漉漉的汗意,令她很不自在,象被什么浆了一层。

    很快,蓝胤就提了热水瓶和水桶进来。

    毛巾、热水,一应物品,他都替她准备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最最关键的,她之前换下来的脏裤子,他都替她洗干净了,这种天气在外面晒晒,是很快就晒干了。

    白童硬着头皮,还是在厕所将身子用热水抹了抹,再换上干净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样子,整个人都感觉清爽多了。

    从厕所出来,白童还是怀了几许侥幸的心理,问了蓝胤一句:“蓝大哥,刚才我晕倒了,是哪个军医帮我换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,越来越细,最后,低如蚊蚋。

    她甚至带了几许的侥幸心理,暗想,这一切,都是这儿的那些女军医做的吧。

    虽然也感觉丢人,让别人帮着换裤子,可至少,军训完后基本上都可以说是见不着,也没什么丢人。

    “我换的。”蓝胤紧抿着唇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脑子中有什么东西,哗的一声响,白童感觉,她这一辈子,都不要再见着蓝胤了。

    白童立在那儿,心底下,已经反复的念了几百遍:“没关系,蓝大哥只是将我当成小妹妹……没关系,蓝大哥只是照顾小妹妹……蓝大哥只当照顾小妹妹而已。”

    蓝胤就站在那儿,看着白童脸红一阵白一阵,他也有那么片刻,跟着木讷起来。

    起来也好笑,以往他被选派出去执行一些特殊任务,在事前的封闭训练中,都还接受过不少的美色诱惑,哪怕那么多的女人光身站在面前诱惑着他,他也只当是红粉骷髅,并没有别的认知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居然也被闹得象个毛头小伙子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年龄,也正是毛头小伙子的年龄,只是他经历的事太多,才处处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间,都是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蓝胤甚至想,要是白童此刻委屈的说一声,她都被他看光光了,他肯定会说,对她负责。

    可是,白童就是傻愣着站着那儿,半响才道:“没关系,蓝大哥,我知道,你只是当我是妹妹,我也只是将你当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童……”蓝胤想说点什么,可门被人敲了几下,随即有人报告,有事找他。

    蓝胤只好对白童道:“你在这儿躺着好好休息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蓝胤那挺拨健硕的身影消失在门外,白童哪还好意思继续呆在这儿,省得一会儿又面对蓝胤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特别特别特别的尴尬好吗?

    白童从这儿一溜烟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这儿是军事基地,到处都能看见穿着军装的兵哥哥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,也不好意思跟人打听这儿是哪儿,闷着头一个劲的乱窜,倒还让她窜回那边的蔬菜地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她们宿舍的几个同学,正在打理那儿的菜棚子呢。

    见得白童回来,许欢甚至嚷了一声:“白童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一声足够大,本来还准备悄悄溜回来的白童,站在那儿,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硬着头皮,扯了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白童,你居然骗我们,说不认识蓝教官。”安诺紫不服气的冲着白童嚷。

    白童更心虚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自己晕倒,被蓝胤带走,这是所有人都看着了,再否认不认识,谁会相信。

    她还是嘴硬的辩解着:“我们大家都认识蓝教官啊,你们不也认识他?”

    李瑞玲呵的一声冷笑:“白童,你明知道,我们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许欢帮腔:“你们之间,绝对有什么问题,坦白说,你跟蓝教官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毕竟这军训,军训期间晕倒的学生,每年总有这么几个,哪一个,会是被教官给直接抱走的?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白童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许欢挽了袖子,一脸好笑的看着白童:“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?这是让我们大家挠你痒痒,挠得你自己坦白?”

    一看这样子,真的再糊弄不过去,白童只好坦白:“别挠,你们别挠,我坦白,我跟蓝教官认识,他是我哥哥……那种很远房的远房表哥。”

    一伙人分明不信:“白童,我们不相信,你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,不认识的,现在又成了你们的远房表哥了?”

    白童努力让自己一脸的正经:“真的,他跟我,也就是远房表哥的关系,一年都见不着一次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