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30章 厚着脸皮来找你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来看看?”白培德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白童讪讪的,让白培德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培德的视线,在她的这个房间打量了一番,直接开门见山问她:“这阵子,都没怎么看见你的人,你一天到晚上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早上都是这么早起来跑步的……然后,跑到哪儿就算哪儿,就四处看看风土人情,然后尝尝那些美食,给写作找点灵感,找点素材。”白童想好一番说辞应对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这样?”白培德的目光审视着她。

    这样明察秋毫的眼神,令白童差点坦白从宽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跟明忆这个丫头有过节,所以,你天天出去避着她?”白培德问。

    白童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这阵子,她天天跟蓝大哥在一起,至于什么明忆,她根本就忘记了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哪有,爷爷,没这事,我就是感觉来了这儿,当然是要趁机四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我还怕你是在明忆那儿受了委屈,要真是这样,明天,我们就收拾东西回家。我们又不是没吃没喝,需要在这儿看人眼色受气。”白培德说。

    白童笑道:“爷爷,你想多了。这儿是明爷爷的地方,他当然是诚心诚意的招待你,就跟你当初诚心诚意收留他一样。我也没有受什么委屈,你别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担心你嘛。”白培德说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好端端的?”白童笑:“我要真受了委屈,我早就嚷着我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白培德说,转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,白童如往常一样,跟着蓝胤在训练基地训练,现在她的精气神,又是明显的提高。

    蓝胤带她吃过饭后,送她到离明家小楼不远处的地方,目送着她回去,蓝胤才掉头,向着自己家走。

    这一走,他才发现,白培德站在不远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明明白培德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,可他身上的那股子气势,一点也不输这军区大院中的一些退休老首长。

    蓝胤看出,白培德是专程在等他。

    蓝胤迈着笔直的步伐,走到白培德的面前:“你好,白爷爷。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培德重重哼了一声:“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,你这阵子都是跟白童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蓝胤坦诚回答。

    知晓白培德现在对他有一种防范抗拒心理,蓝胤率性说了实话:“这阵子,我确实是跟白童在一起。不过请爷爷放心,我对白童没有丝毫一点越轨的地方,希望爷爷不要对我们有所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相信你的人品,否则,我现在就不是这样站着跟你说话。”白培德冷声回答:“不过,我还是不希望你跟她太多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还小,现在正是懵懵懂懂的阶段,一个优秀的男人随便对她示示好,都有可能让她飞蛾扑火。而我这个当爷爷的,我不想她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,这样她会痛苦。我宁愿现在当当恶人,我也不想以后看着她痛苦。”白培德还是坚持着他的这个观念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言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这种话,我是跟她说过,可我没料得,她居然是瞒着我,偷偷跟你在一起。所以,我只有厚着脸皮来找你,毕竟你是一个成年人,更能分清这中间的利害关系。”

    蓝胤沉默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现在对白童有好感,也愿意给时间,让白童慢慢长大,等一切水到渠成,他会带白童回来见家长。

    他只料想到会有来自家中的各种压力,却没想到,这么早,白培德就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阵子跟白童在一起,我倒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了信心,我是想跟她在一起的。”蓝胤诚恳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培德险些气得吹胡子。

    他都厚着老脸,好言好语来跟蓝胤谈判,蓝胤居然还说坚定了信心要跟白童在一起?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是轻巧,会有多大的障碍?”白培德瞪着蓝胤。

    他初初看着白童跟蓝胤在一起,还以为是白童写信给蓝胤,让蓝胤跟着来了这儿。

    结果,侧面跟明老爷子一打听,他才知晓,蓝胤的家,其实就是住在这军区大院,人家的家世背景,连明家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这是牛掰到何种地步的家庭。

    对方越是高不可攀,白培德就越是不看好这事,所以才这么沉不住气的,直接来找蓝胤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蓝胤平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,他一惯沉着、冷静、却又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哪怕明明对白童有意思,他也没有吐露分毫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清楚的分析了这中间的各种情况和可能。

    他对白培德道:“我会努力提升,尽量早一日将白童能护在我的羽翼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请放心,我还年轻,白童也还小,等再过几年,她真正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,我相信我也有了足够的实力,可以铲平前面的一切障碍。”蓝胤态度是诚恳而真挚的:“我相信,我会给白童幸福,我也相信,她也愿意跟我在一起。所以,请不要阻碍我跟白童正常的交往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白童受苦。”白培德坚持这个说辞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知道你爱白童,可是,彼之砒霜,吾之蜜糖。在你眼中看来是苦,可是,在她的眼中,不见得是苦。大家都知道当个军嫂很苦,可是,当心中有一份信念在坚持,也就不会有人感觉苦。就如训练,这几天,白童天天都在跟着我训练,也许,你看着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,你会心痛,你一样会感觉她受了苦,可是,她并不认为苦,甚至每天都是充满希望的来迎接挑战。”

    白培德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今天,当然是尾随着,看了一切的训练情况。

    看着白童一遍一遍的被摔倒,他当然是看着心痛,可是,似乎这些天回来,白童是根本没有嚷一声,甚至神彩飞扬,有另一种自信在眉宇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