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29章 蓝胤成了最严厉的教官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听明白她的意思,冷冷一笑:“放心,打小报告这种事,这么幼稚,我从来不做。所以,你也没必要在我面前再三强调这事,是不是玩笑,你我心中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白童甩开明忆的手,自己先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,两个老人还在那儿坐着慢慢聊着天,见得白童跟明忆回来,明爷爷向着白童招了招手:“白童,过来,跟我说说,今天跟明忆这丫头出去,玩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这态度,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待客之道,先过问客人的情况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跟在白童身后的明忆,却是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是代替别人才有机会进入明家,那是不是意味着,她表现不好,又有另外的人代替她进入明家?

    这种危机意识,在心里慢慢升起。

    她上前两步,抢在明爷爷的前面,笑得很是甜蜜:“爷爷,瞧你说的这话,我带白童出去,肯定要让她玩得开心啊,白童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童同样抱以甜甜的笑意:“我当然是很开心的。谢谢今天明忆带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要是没有明忆带她出去这一着,她大概还不能碰上蓝胤,也不会料得蓝胤现在回家休假。

    所以说,有时候时机,就是这么巧妙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?没撒谎吧?”明爷爷笑着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撒谎,我今天真的很开心,我甚至还‘喂’了明忆吃很大一块奶油蛋糕,这么开心的事,我怎么可能撒谎。”白童特别强调了那个“喂”字。

    这种事,只有当时在场的人,才会懂得,白童是怎么“喂”明忆吃了奶油蛋糕的。

    明忆脸皮一臊,颇为尴尬,当时那场面,可真是令她感觉在所有人面前丢脸至极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也只能讪笑着道:“对啊,我们玩得可开心了,所以爷爷,我跟白童好着呢,这些事,你根本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好着呢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白培德意有所指的说。

    他其实担心着白童,怕白童融不进明忆的这个圈子。

    他们老一辈的关系是深厚的,但不表示小一辈的关系,就一定会很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爷爷,今天太晚了,我先上楼洗洗睡了。”白童记着明天要早起的事,早早就回她的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知道明忆只是明爷爷收养的,白童倒不那么介怀了。

    只要明爷爷是真心实意留她们在这儿做客,明忆的态度,并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就如自己的爷爷,当初收留明爷爷,自家的那些伯伯、伯妈一样的反对,可这些跳梁小丑,也阻止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白童就悄悄起身,换上宽松舒适的牛仔裤t恤衫,要外出跟蓝胤汇合。

    她在这儿,一样坚持是天天早上起来跑步训练,现在出门,也没有引起谁注意,白童只特意跟警卫员打了一个招呼,说她现在外出跑步,然后要去外出逛逛,让爷爷他们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蓝胤带她去的,就是这儿的军事训练基地。

    甚至还特意给她备了两套女子军用训练服,方便她训练。

    毕竟白童前面已经做了这么久的训练,体能、耐力、毅力这些,都不错,蓝胤就专门针对她的个体情况,教了她近身格斗。

    在训练场上,蓝胤一改平日对白童那种温和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成了最严厉的教官,一招一式,都是严格的要求着白童。

    白童也是下了狠劲在学,一次次被蓝胤无情的摔倒,她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她还感觉疼,疼到最后,全身都痛麻木了,她也神奇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,倒是挺明显的。

    最终,她是被摔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,爬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蓝胤看着情况差不多了,当然也不可能今天就直接将她训得下不了床。

    这任何情况,都得有个度,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极限提得更高,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最后,蓝胤让白童将身上的作训服换下,要带她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白童完全是走不动的地步,还是蓝胤半拖半带的将她带到小餐馆。

    白童一口气,可是啃了五个馒头,她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也是这么能吃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真要体能上去了,一顿吃一大盆面条,都有可能。”蓝胤说。

    白童以为,就这么练过后,就回家。

    哪料得,蓝胤并没有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过来,替你揉揉,否则你明天还真的从床上爬不起来。”蓝胤提醒着她。

    白童乖乖的在他的面前趴下,蓝胤拿了药酒,将她露在外面的胳膊腿什么的,统统给揉上一遍。

    白童初初还感觉有些不自在,怎么说,她也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了,说小也不小,一个成年男子的手,在自己的身上这么揉搓,哪怕是蓝胤,她还是感觉有一点点别扭。

    不过蓝胤的手法确实太棒了,揉捏搓提的力度掌握得刚刚好,没多时,白童竟直接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蓝胤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地方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心痛,也只能是心痛。

    可他不会就因此而放水,该严格要求的地方,还是严格要求着。

    这种训练,折腾了十来天,白童的身体,抗摔打能力,倒是进步不少,并不象以往那样,随便摔一摔,都会感觉痛。

    她的身手,也是精进了不少,甚至蓝胤还特意找了一个才入伍没多久的新兵跟她练练,她都没有落下风。

    当然,在蓝胤的面前,她还是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这天,训练完后,蓝胤又照常给她青肿的地方擦上药油,白童才换过长袖衬衣和牛仔裤,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白童回了明爷爷家的那个小楼,匆匆跟两个老人打个招呼后,自己就上楼回房间。

    她已经穿长袖,竭力掩饰自己身上的这些淤痕,不露出来,也少在两位老人面前露面,以防被看穿。

    将整个身子摆在床上,白童只想躺着不起来,可爷爷敲了敲门:“白童。”

    白童只能无奈的挣扎着坐起来,给老爷子开门:“爷爷,有事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