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25章 你怎么在这儿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白童唇边挂起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
    明忆一怔,不等她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白童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只见白童小手一扬,直接一巴掌的拍在明忆那笑得假模假样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手掌上抹着的奶油,悉数拍在了明忆的脸上,甚至嫌不够好看,她还用手掌,在明忆的脸上,给揉搓了两把。

    这是活脱脱将明忆的脸,当作擦手的地方,将奶油全擦在明忆的脸上。

    明忆那精致的妆容,瞬间就被揉搓得红一块绿一块,象开了一个大染缸,又象马戏团的小丑。

    这可比刚才白童脸上被砸上一块奶油,还要显得狼狈和滑稽。

    哪怕四周的人,跟明忆都算是一个圈子中的人,还是忍不住暴笑起来。

    明忆这些年,被收养进明家,都是被当成天之骄女给养着,这还是第一次,被弄得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听着四处的嘲笑声,她气得险些跳脚。

    可白童已经凑近她的耳边,学着她的模样,笑盈盈的道:“明忆,不好意思啊,其实我这人,比你们还玩得嗨。所谓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这种善意的玩笑,你更会大方的接受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完全是以其人之道,还施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明忆想联合众人看白童的笑话,哪料得,最终自己却是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偏偏,白童比她还要占几分理。

    白童就这么糊了明忆一脸的奶油,可没打算就此住手。

    她扬着满手的奶油,向前走着,那些女孩子,赶紧退到一边,害怕白童下一秒,将这些奶油糊到自己的脸上,自己成了下一个被笑话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无形中,倒是给白童让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白童缓步上前,抄起中间台子上的那个生日蛋糕托盘,目光在现场一一滑过。

    “大家继续嗨啊……”白童微笑着招呼大家:“我看看,谁最嗨,我就将这蛋糕,请她吃。”

    明明这话,她说得温温柔柔,脸上也带着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笑意,可居然,就将下面的一众人,给震摄住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此刻出声说一句,唯恐白童将自己当作目标,当作玩得最嗨的那一个人,直接一个蛋糕盘子向自己砸来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个圈子中玩,脸面太重要。

    反正白童不是这儿的人,可能明天就会走,丢不丢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但自己还要长久呆在这儿,要是现在出了丑,让所有人都看了笑话,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混?

    大家的心思,此刻全是空前的一致,大气都没有出一声,只期盼自己不要成为下一个目标就好。

    白童扫了一眼众人,见没人说话,她不屑的撇撇嘴:“我还以为你们玩得有多嗨呢,结果,就这样啊?哎,真没劲,我还是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丢下手中的蛋糕,径直的离开了这儿,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要看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的笑话吗?怎么不知不觉中,倒被她这么轻易的威摄了呢?

    独自走在外面,白童漫无目的在军区大院中闲逛。

    现在回去,势必要引起爷爷跟明爷爷的过问。

    她知晓,确实明爷爷是一番诚心诚意,真的很想她们留在这儿,陪着他多呆几天。

    可不代表,明忆也是真的希望她们留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白童?”低低的、如醇厚的大提琴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白童身子一僵,她不可置信的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高大挺拨的身影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整张脸英俊无比,面部轮廓刀刻般的俊朗,眉眼之中,偏又有着鹰鹫般的税利,配着他一身的军装,高大英俊,气势逼人,简直是酷毙了。

    “蓝大哥?”白童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,不顾一切的向着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快近了,白童才猛然想起,自己一手一脸的奶油,可别糊在蓝大哥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就生生的,在离蓝胤半米远的距离站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两人是同时问出声。

    能在这儿碰上,完全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连刚才蓝胤第一眼看见白童的身影,都不敢确认,才会追上来。

    随即,蓝胤面色一沉,如鹰隼般锐利的黑眸已经停留在白童的脸上: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白童将自己的手,往身后藏了又藏:“就是刚才吃蛋糕,不小心糊了一些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要将刚才的那些糟心事跟蓝大哥说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这儿碰上蓝胤,怎么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影响两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蓝大哥,你怎么在这儿?”白童还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还奇怪你怎么在这儿。”蓝胤轻抿着唇。

    可他此刻显然也没指望白童回答,已经很自然的拉起她的胳膊,口气中隐隐带着强势的意味:“走,先去把脸和手洗干净了来。”

    白童稀里糊涂的跟着蓝胤走,直到蓝胤将她带到最里面的一处独幢二层小楼,带着她进去,站在洗手池面前,她才意识到,似乎,这儿应该是蓝胤的家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,令白童格外紧张,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:“蓝大哥,这……这是你的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蓝胤用力的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啊?”白童吓死了,自己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进了蓝大哥的家中?

    万一他家有别的人,会怎么看待自己?

    “来,洗手。”蓝胤可没料得她此刻莫名其妙的想法,强行拉了她的手,把香皂递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白童下意识的接过香皂,开着水笼头,在水下冲洗着小手,将手上的奶油全给洗掉,连指甲缝中都不肯有一点残留。

    “脸上的,也洗一洗。”蓝胤已经替她打好了一盆水,拿出一张崭新的毛巾,递给她。

    白童拿着这崭新的毛巾,更是拘束。

    她已经对着洗手台前的镜子看了一下,脸上那些奶油痕迹这么重,一定会将这毛巾给弄脏的。

    “蓝大哥,不用毛巾了,我就这么洗一洗就好。”白童说,将那毛巾搁在毛巾架上,伸手就试图用手浇水。

    “用毛巾……”蓝胤再度将毛巾递过来。

    推让中,白童面前的那一盆水,不小心被打翻,纵是蓝胤再厉害,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盆水,悉数倒在白童的身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