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24章 故意带她来丢脸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明忆带白童去参加的,是她一个好朋友的生日酒会。

    表面上,明忆是说着带白童去多结识一下朋友,长长见识,增加人脉,可私底下,却是想借她的这一群狐朋狗友的手,打压打压白童。

    她要让白童明白,乡下来的野丫头,就是乡下来的野丫头,根本就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“白童,我跟你讲讲,今天来的那些人,可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,全是官二代红二代,哪一个站出来,都是响当当的人物……当然,你也不用太紧张,他们其实也不凶,玩起来比谁都疯,这点你不用太在意。”明忆提前给白童打着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跟你的那些朋友不认识,你可以不用带我去的。”白童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啊,我当着爷爷的面,可是说了,一定要带你四处玩玩的,真我心将你当朋友看待的。”明忆说。

    白童冷笑,不管明忆面上看着是如何好客,可白童,对她就是有一种提防的心态。

    要不是明爷爷病着,明师长一再恳求在这儿多陪明爷爷几天,她还真懒得在这儿面对明忆。

    去的地方并不远,也是在军区大院里。

    那儿早就等着一群人,看模样,跟明忆差不多大,都是一起玩大的伙伴吧。

    “明忆,这就是这阵子出现在你们家的那个乡下野丫头?”有人已经不客气的直接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样说。”明忆假惺惺的道:“怎么说她们也帮过我家爷爷,现在来我家做做客,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又回身,假装小心的跟白童赔礼:“哎呀,白童,你别生气啊,她们也只是有口无心,并不是真的看不起你是乡下出来的野丫头。”

    白童抿着嘴,淡然一笑:“我不会生气,我知道她们也是有口无心,毕竟倒回去两三辈,大家祖辈都是从乡下泥腿子出身,他们笑话我是乡下来的野丫头,其实也就是笑话自己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不卑不亢,却是很好的反击了众人。

    真的往上推两三辈,这些所谓的官二代红二代,哪一个不是出于乡下。

    现在许多老一辈,哪怕已经是老首长,还是保持着以往在农村的作风,白童这一番话,还真令这一群人再不敢讥笑白童的出身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说了,我们进去聊吧,在这门口站着做什么。”一行人,推推搡搡的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再出言讥讽白童,可是,那种排斥的意味,却是显示无疑。

    白童也有自知之明,她本就不属于这个圈子,没必要,还要腆着厚脸去巴结谁。

    所以,她就安静的站在角落处,冷眼旁观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哪料得,她都努力减少存在感了,可明忆,却是没打算放过她。

    今天存心带白童来,就是故意让白童丢脸的。

    如果,仅仅是排斥一下白童,那她也没必要带白童来。

    谈笑间,明忆给旁边的一个女孩子递了一个眼色,那女孩子心领神会,向着白童走来。

    看着要走近了,她故意脚下一绊,就要将手中的酒杯向着白童泼去。

    来这儿,白童本就是提了十二分的小心,看着有人向着自己走来,脸上带着再虚伪不过的笑意,白童本能的,就闪向一边。

    结果,端着酒杯假装泼过来的那个女孩子,手中的酒,就泼倒白童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另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梁露,你什么意思?”被泼了酒的另一个女孩子,立刻勃然大怒,也不管什么场合,立刻反作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明忆一见事情办糟了,立刻过来,假惺惺的劝道:“误会,这是个误会,她只是没站稳,滑了一下而已,别生气啊,今天娜娜的生日,大家是来图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一点小火苗,在一众人的劝说中,倒是很快熄灭,大家又若无其事的继续玩耍。

    白童冷笑,对于这一切,是打心眼中瞧不起。

    说白了,女人间也就这么一点小技俩。

    正寻思要不要自己先偷偷溜走,反正自己也是局外人,少自己一个不算少,哪料得,一块白乎乎的东西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,来得太突然,哪怕再是满心防备的白童,也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那一团柔软的甜腻的奶油,就砸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四周一阵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而最初想泼白童酒的那个女孩子更是带头,笑得格外大声。

    明忆站在人群中,看着这一幕,更是笑得阴冷。

    哼,自不量力的乡下丫头,还真以为攀上有权有势人家,就飞上高枝了?

    想留在我明家当贵客,也看你消受得起不。

    明忆今天可是存心想把白童当成初成大观园的刘姥姥,让大家伙来存心取乐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就在背后不作声,虽然她不出面,却是暗暗支使着她的两个死党出面捉弄白童。

    白童站在那儿,自然是听清了四周所有嘲弄的笑声。

    她伸手抹了一把脸,将遮挡住眼睛的那一块奶油给抹开。

    这一抹,又是惹得众人的一番嘲笑。

    明忆等众人笑话得差不多了,才笑盈盈的走过来,对白童道:“白童,这生日,大家都是玩得比较嗨,都没有恶意的,这只是善意的一个玩笑,你不要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她又要当众让白童出丑看笑话,又不想回去被爷爷责备,所以,才这样示好。

    “白童,我知道你也是一个大度的姑娘,不可能连这么一个玩笑就输不起对吧?”明忆拿话挤兑着白童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就是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这么小气,开不得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把你当自己人,才这样跟你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另外几个女孩子,也幸灾乐祸的帮腔。

    反正她们听说,白童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,没见过世面,就算随便怎么捉弄,想必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白童真的当场因为这个“玩笑”而翻脸,这就直接是白童的不对。

    明忆早就准备好说辞,要在明老爷子面前,编排白童不识大体,上不得台面,将别人的生日会搞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