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18章 张成慧跟他险些撞上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特别是现在,因为白童的表现太优秀,白建设越发对张成慧渐渐有了恨意。

    要是不离婚,是不是自己的女儿,就彻底被张成慧害惨?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一眼都不想再看见张成慧。

    张成慧回火锅馆继续做事,心中想着的,却一直是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身影,应该不会看错,跟白建设是十足十的相似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追了一阵,没看见人呢?

    明明这三道拐,就一条主道,没道理,人不见了啊?

    张成慧一直胡思乱想着,做事也不怎么在状态,被老板骂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白巧巧呆在小旅馆的房间里,吹着风扇,看着书。

    这暑假,她也无所事事,又没有同学来约她一块儿出去玩,她也嫌天热,整天就呆在屋子中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白童成了中考状元的事,她当然也知晓。

    谁让那天敲锣打鼓游街的人那么夸张,她躲在屋子里,一样知晓了白童的情况。

    白巧巧很气。

    这白童看上去有多风光,白巧巧心中就有多恨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中考状元不是自己?

    要是中考状元是自己,哪轮得着白童当着全县教育系统的人打脸自己?谁都会无条件的相信,是白童抄袭自己,而不是自己抄袭白童?

    白巧巧气呼呼的躺在床上,暗自想,一个中考状元有什么了不起?等自己成了高考状元,那才是更厉害。

    似乎一阵鞭炮声响,然后,一群人挤进了她这租住的狭小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白巧巧从床上跳起来,置问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,白巧巧,你是我们学校考分最高的一个。”二中的江校长带头走在前面,很是亲切的跟她握手。

    白巧巧云里雾里:“我的考分是全校最高的一个?”

    她很惊讶,她这一次,不是考得很糟糕吗?班级都排名二三十名,怎么又成了考分全校最高的一个?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搞错了分数,统计错了。”江校长连声跟她道歉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的杨晨也对她道:“是的,我们搞错了分数,现在重新改过了,你不仅是我们学校的最高分,还是这一次的高考状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一刻,白巧巧激动得要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江校长正色说:“我可能说假话吗?”

    “白巧巧,祝贺你。”

    “白巧巧,你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白巧巧,你简直是我们心目中的学霸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跟着后面的那一群学生娃娃,都七嘴八舌的恭喜着白巧巧,顺便表达着她们的羡慕佩服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跟我划清界限了?”白巧巧冷声问她们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白巧巧,以后我们不跟你划清界限了。”那些同学齐齐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再说我是抄袭狗了?”白巧巧得意不饶人。

    “不不,白巧巧,你这么厉害,实力这么强,只有白童抄你的份,哪会是你抄她,这根本就是冤枉你的。”那些同学齐声喊。

    连江校长这些都点头附合:“对对,全是白童抄你的,我要去跟大家申明,是白童抄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再怪我丢学校的脸了?”白巧巧唇边是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可能怪你丢学校的脸?你都考了状元,这是替我们学校大大的增光,我们感谢你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怪你呢。”江校长说。

    那些堵着门口的众人也是喊道:“白巧巧,你是我们学校的骄傲,我们以你为自豪。那个白童,给你提鞋也不配。”

    听着大家说白童给她提鞋也不配,白巧巧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笑醒了。

    她依旧在这狭小的屋子里,她依旧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床边的那把电风扇,摇着头,拼命的吹着热风,吹得她旁边的书本翻着书页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原来,一切都只是一个梦,一个黄梁美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白巧巧气得险些将旁边的书本给摔掉。

    为什么,刚才的那一切,只是一个梦?

    一切要是现实,该有多好?

    白巧巧跳下床,喝了一大杯子的糖开水,又去厕所洗了一把脸,依旧感觉消了心中的那股子无名业火。

    张成慧从火锅店回来,替白巧巧打包了饭菜回来。

    这打包的饭菜,其实也是那些客人吃剩下不要的,丢了可惜,张成慧就打包回来,热热,再给白巧巧吃。

    “哎呀,巧巧,你在发什么脾气?”张成慧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热的天,热得心急火燥的,还不能发脾气了?”白巧巧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总不能跟张成慧说,自己梦见自己成了高考状元,结果醒来一场空发脾气吧?

    张成慧站在电风扇前吹着风,点头附合着白巧巧的话:“这个天,是热,我在火锅馆做事,身上穿的这件短衫,都要被汗水打湿好几趟,是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想起今天的正事:“巧巧,妈跟你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白巧巧懒洋洋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也奇怪。”张成慧一边说,一边打着水,抹着自己汗漉漉的身体。

    幸好只是这么一个小房间,没有距离,不妨碍她一边做自己的事,一边跟白巧巧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看见一个人,跟白建设十足十的像,我都怀疑他是白建设。”张成慧说。

    白巧巧不以为然的撇撇嘴:“妈,白建设不是在医院躺着的嘛,你该不是还念着他,将别人都看成是他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?谁还念着他啊。”张成慧一脸鄙视道:“妈这一辈子,唯一放在心上的,就只有你,嫁给他,还不是就指望着他挣钱来供你读书。”

    她将毛巾往毛巾架上一搭,回来躺在床上:“我这不是看着就是象他嘛,所以,准备追上看个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结果,他的人不见了,我也不清楚,可我感觉,那真的就是他。”张成慧整天就想着这事,是越想越感觉,那个人,就是白建设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白建设都躺在医院中的嘛,去问问不就行了。”白巧巧对这一切,是漠不关心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