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15章 她们终究是错过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想着过往种种,白童是刹那间悲从心起。

    她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色中,她的哭泣,是压抑而又悲切的,瘦弱的双肩随着她的哭泣,跟着一起一伏。

    她哭得是如此的痛彻心扉,饶是一惯铁骨铮铮的蓝胤,也莫名的替她悲伤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明明刚才,她是开心的、高兴的,可送了她一支笔后,她居然哭得这么的伤心无助。

    心底深处那柔软的一块,跟着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该是有多悲切多痛哭,她才能哭成这个样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她搂进怀中,毛手毛脚的替她擦去腮边的泪。

    可她的眼泪,如决堤的海,是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他只能将她的小脑袋,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口处,似乎,只有这样,才能止住她的泪,也让他的内心深处,不这么痛。

    “别哭,是我不好,惹你哭了。”他就这么死死的按着白童的脑袋,胸口闷闷的说。

    白童痛快淋漓的大哭一场,将上一世这一世所有的委屈痛苦与不甘,悉数的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好一阵,她才渐渐平息她的哭泣,就这么趴在蓝胤的胸口处,抽抽答答的泣声:“不关你的事,蓝大哥,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发生了什么事?跟我说。”蓝胤低着头问她。

    她的娇小的身子在他的怀中,一低头,就能轻嗅着她发丝的芬芳,那一刻,他就想,不管她遇到了什么事,哪怕赴汤蹈火,哪怕粉身碎骨,他也一定去替她摆平这事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看见她哭得如此的悲切惶恐无助。

    白童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关于上一世的事,那只是她的秘密,她对任何人都无法言启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声咳嗽声,在不远处响起。

    白童回神,这才警觉,她还趴在蓝胤的怀中。

    这让外人瞧见,该又要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她立刻慌乱的直起身子,推开蓝胤,跟蓝胤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可那慌乱的动作举止,越发令人感觉,似乎刚才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。

    “白爷爷。”蓝胤挺直了身板,向着白培德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蓝胤啊。这么晚了,你怎么在这儿?”白培德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,平静的问着蓝胤。

    “哦,我听说白童考了状元,所以过来祝贺她一声。”蓝胤微微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刚才,可真的没有对白童做什么啊。

    可被爷爷这么撞上,人家看他的这个眼神,分明就是看登徒浪子的眼色。

    谁让这大半夜的,他跟白童独自站在这外面,甚至刚才还紧紧的抱着白童,而白童,又哭得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换谁来看,都会认定,是他欺负了人家小姑娘吧。

    还好白爷爷是个睿智的老者,能不动声色的压制住一切场面,否则换个人来,早就扛着扁担揍蓝胤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也太晚了,有什么事,改天再说吧。”白培德冷着脸赶人。

    蓝胤眼神深深的看了白童一眼,看她低垂着头,脸色渐渐恢复如初,不复之前那悲怮的模样,他才低声道:”确实太晚了,那我先走了,改天再过来拜访白爷爷。”

    他礼貌的跟着白培德告辞,白童立在那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蓝胤的身影大步离开,白培德才放软了声调,跟白童道:“走吧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见白童半天没回来,他才出来找白童。

    没料得,看见不该看到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反身,背着手走在前面,脸色不好。

    白童知道肯定刚才的事,让爷爷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跟上前两步,低声解释:“爷爷,你刚才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培德依旧没说话,只是前面走着。

    白童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看见爷爷对她这么难看的脸色。

    白培德黑着脸进了屋,将门给关上,自己在习惯坐的太师椅上坐下,颇为严厉的训斥着白童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怒吼,让白童心头发懵,她双膝一软,自然而然的跪在白培德的面前: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你犯了什么错?”白培德板着脸,质问着白童。

    白童委屈而无辜的看着白培德。

    她似乎感觉自己有点错,可又感觉自己象是没错。

    之前痛哭过,红肿的眼,还残留着蒙蒙的泪花,在灯光下,更是朦胧。

    她这一副似懂非懂的神情,令白培德心中叹气。

    看样子,她还是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只怪她自幼无母,没人教导,而张成慧就是一个不安好心的,更不可能教导。

    白培德脸上的神情,微微松动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看着笔挺挺跪在面前的白童,声音软了一点:“白童,你现在,也算是初中毕业,说起来,已经不再算是小孩子,你一个年轻女孩子,这大半夜的,跟一个成年男人在外面搂搂抱抱,这成什么体统?”

    白童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早前,她只是心中太悲苦,痛哭了一场,本能的寻求着安慰,却没料想太多。

    可现在爷爷这么一提醒,她才感觉,自己错得太离谱。

    这要是让别人看见,怕是污言秽语又是满天飞,别说她的名声毁了,怕是蓝胤的名声也给毁了。

    他那么好、那么正直优秀的一个男子,怎么能被这样的流言给影响了大好前途。

    白童羞愧的低下头:“对不起,爷爷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认错,也没换得白培德立刻原谅。

    他依旧坐在太师椅上,严厉的看着白童:“还有,以后,不要再跟蓝胤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童惊讶的抬头,望向白培德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。我就感觉,你们还是少往来好。”白培德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,蓝大哥是个好人,他帮了我太多……”白童替蓝胤辩解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帮了你太多,我才不希望你们继续往来。”白培德强调。

    这种要求,白童简直是接受不了:“为什么啊?为什么不能让我跟他往来,明明蓝大哥这么优秀,他又不是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若说对方人品不好,爷爷不准往来,她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明明蓝大哥人口这么好,这么优秀,为什么不准往来?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太优秀。”白培德语重心长的说,说完,他自己倒是长叹了一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