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10章 在外面别说没钱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淡淡解释:“其实也没什么,当时蓝大哥提醒,说陆鸿扬这人一看就心术不正,我留意了一下,确实有问题,是故意把你往歪里带,所以,我才提醒你爸提防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陆世杰一脸的感动状:“白童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瞧他这样子,似乎还准备扑上来,抱住白童痛苦一场。

    白童嫌弃的往旁边避了避,道:“我对你没什么好。我也只是还你爸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陆世杰气得哇哇大叫:“白童,你就不能装装好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装好人,也没必要刻意来讨好着你。讨好你的人多了去,你去找他们吧。”白童不客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陆世杰彻底的焉了。

    他就感觉自己吧,怎么就偏偏服白童这一包药呢?

    明明人家对他爱理不理,他就喜欢往白童的面前凑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现在你已经知道陆鸿扬的真面目,你们是怎么打算的?”白童问。

    “我妈当然气得要死,立刻就将我大伯给叫来,要当面说道说道。结果我爸念着兄弟情,大伯又说得可怜,我爸最终还是算了。”陆世杰说。

    这是预料中的事,白童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国情如此,大家都比较讲究手足情,真要闹得对薄公堂,象仇人相似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爸依旧还是要管他的一切,只是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。”陆世杰心中颇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从自己依赖的堂哥,结果却是处处陷害自己的人,这让一直横行惯了的陆世杰,如何能接受。

    估计这段时间,他都不会心里好受了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,白童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每个人,大概都要经过一些事,才能真正长大吧,她也是经历了上一世这么惨痛的教训,这一世,才豁然醒悟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在家中整天拿着纸笔写写写,爷爷也不多嘴问什么,只是偶尔看她太沉迷,半天不挪一下身子,他才提醒两声:“童童,别写你的作文了,起来活动活动,让眼睛休息,我白家,可不出瞎子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笑笑,还是依旧休息一下眼睛,陪爷爷说说话之类的。

    没有学业压力,她写稿子特别顺,甚至一天都可以洋洋洒洒写一大篇。

    凑得有四五篇后,白童认真的作为修改,再次工整的抄写一遍,才拿到城里的邮局去寄。

    从邮局出来,白童随意在街上逛了逛。

    她现在会自己挣钱了,当然也不可能再如以往那般的象个灰姑娘一样,整天穿得灰朴朴的。

    以往是张成慧苛刻她,一年难得给她买一身新衣服,而她也心痛白建设劳累,不忍心多花白建设的钱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挣的钱,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

    很意外,在卖衣服的那条街上,她居然看见了张成慧母女俩。

    这是张成慧离白建设离婚后,白童第一次碰到张成慧。

    以往在白家,张成慧是养得白白胖胖的,是中年妇女那种发福圆润的体型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瘦了,也看上去老多了,显然离开了白建设,她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。

    现在,她就是陪着白巧巧在买裙子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现在最流行的超短裙,白巧巧穿上那裙子,眼中直发亮,是根本就不想再脱下来。

    “妈,就买这一条吧,穿上去这么好看,我的同学们,现在都流行穿这个。”白巧巧说。

    店主也劝道:“看看,这裙子,简直是太适合她了,腰身收得这么好,这大腿也看着这么长,我都看没有谁穿出来有她穿出来这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么不要脸的一夸,白巧巧心中更是美滋滋的,对这裙子,是誓在必得。

    张成慧看着那裙子,好看是好看,可这钱……也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月在火锅馆当杂工,能挣多少钱啊,还要付房租、付水电、供白巧巧读书,供她的生活费。

    每个月,张成慧都是勉强撑到月底。

    于是,她看着那裙子,挑着刺:“这好看是好看,可这裙子也太短了吧,一个年轻姑娘,露这么大截腿出来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不等店主回话,白巧巧倒是给了张成慧一个白眼:“你懂什么啊,这是潮流,这是流行,现在满大街,都流行露这么大一长截腿。要不怎么叫超短裙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也感觉,这也太短了,要不,巧巧,我们换别的看看?”张成慧好言好语的讨好着白巧巧。

    这模样,在外人眼中,这哪是母女俩出来逛街买衣服啊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是大小姐带着家中的佣人出来逛街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这个。妈,你就给我买下吧。”白巧巧对着张成慧撒着娇。

    张成慧被逼得没办法,终于是实话实说:“巧巧,妈……妈现在没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没这么多钱,店主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既然没钱,还来试什么衣服啊?浪费她这么多的口水,推销着这裙子。

    白巧巧也感受到了店主这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有些气急败坏的对张成慧道:“妈,你怎么没钱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钱啊,才去缴了房租,又买了蜂窝煤回去,还有……”张成慧一五一十的跟白巧巧算着经济帐。

    白巧巧听着张成慧在这儿当着外人的面说这些,脸都臊红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妈,你没带钱出来就算了,这些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她飞快的进了试衣间,脱下身上的那条超短裙,还给店主:“不好意思啊,我们这次出门没带钱,下次再来买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张成慧走出店门,都还听着店主那不满的抱怨:“穷就穷嘛,还偏要来充什么有钱人,选最好的裙子试……”

    白巧巧恨不得钻进地缝中去,心中却是暗暗发誓,让这店主狗眼看人低,等她有钱了,她一定来砸掉这家店。

    她拉着张成慧一直向前走,一边走,一边不停的埋怨着张成慧:“妈,你在外面,怎么能说没有钱啊?这多丢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猛然住了脚。

    她发现,白童就站在前面,带着一脸嘲弄意味的神情看着她,显然刚才那丢脸的一幕,全被白童看在眼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