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209章 这家丑你也听听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转天,这中考的日子,真正来临。

    爷爷是一大早起来,亲自给她煮了一碗鸡蛋面,让她吃得饱饱的,好有力气去考试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。

    但白童还是笑着接受了,吃过鸡蛋面,再啃了一根地里摘来的新鲜黄瓜,去了学校。

    那年头的中考,跟现在的高考差得远了,家长们一个个忙着上班,没几个跑学校外面来守着,一切跟平时,没多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因为教室是打乱了位置安排,白童的位置被安排到初一年级的一间教室,同一间教室的,基本上都是别班的同学。

    考场的气氛,还是有些紧张,大家大气都不敢出,小心的审题答题。

    白童也是全神贯注,提笔认真的在试卷上作答。

    中午考完,白童去学校伙食团吃午饭。

    她的伙食,依旧还是学校替她承担,虽然不再是什么小锅小灶,可是,学校也是每天给她两荦两素的好待遇。

    隔着人群,她看见了陆世杰,见他黑着脸站在排队打饭的学生中。

    看样子,应该是考得不怎么样,才会脸色如此难看。白童才不会上前去自讨没趣,她端着饭盒快些走开。

    陆世杰没有找着她,心下更是郁闷。

    每一科考完,都有校长和老师们,来询问她的考试结果,替她估着分。

    白童自我感觉是很好,重活一世,前面也无数的摸拟考试,验证了她的水平,现在应该是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敢太托大,在校长和老师的面前把话说得太满,于是,她含含糊糊的说了一个极为保守的分数。

    就这极为保守的分数,也是令校长和老师们听着高兴。

    怎么说,这也是一个比较高的分数,不枉他们这段时间下了血本,将白童重点关注。

    激烈而紧张的中考,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这一考完,所有的学生都象是集体魔疯一样,将所有的资料啊、试卷啊,撕成碎片,撒得整个教室都是。

    这是考前被弄得多压抑的啊。

    白童也从她临时的考场,回了她的教室。

    一直坐她旁边位置的陆世杰看着她,一脸便秘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没考好?”白童小心翼翼猜测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家丑。”陆世杰闷声说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是家丑了,白童当然不会再问。

    她自顾自的收拾着书包,跟同学们一一告别,就要准备离开学校。

    陆世杰气呼呼的在操场上追上她:“白童,你也太没良心了,也不问问我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谁能知道,这以往小霸王般的人物,居然也有这么别扭的一面?

    白童无奈的看着他:“陆世杰,你不是说,你是遇到了家丑,这家丑不可外扬,你都不想提了嘛,我还来问什么?”

    陆世杰语结,确实是自己说话不对。

    他看着白童,吱吱唔唔道:“算了,你也不算外人,这家丑,你听听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能成吗?”白童讨饶。

    陆世杰小霸王脾气发作:“不行,你必须得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说吧。”白童不想跟他耽误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阵子,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这中考上了,她还准备好好放松一下,然后继续写稿纸挣钱。

    毕竟这初三一毕业,没有作业,人也轻松,她想将难得这两个月轻松的假期利用起来,挣足自己在高中阶段所有的费用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。”陆世杰叹气。

    白童忍不住,都想踹他两脚了。

    陆世杰也意识到白童的脸色不好看,他立刻道:“我说,我说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问白童:“白童,你还记得考前两天,我送给你的饮料吧?”

    白童微挑了眉:“那饮料有问题?”

    陆世杰快哭了:“白童,你其实早就知道那饮料有问题对不?所以,你一直不肯收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这一副哭丧着脸的表情,证实了白童的想法。

    果真陆鸿扬是非奸即盗啊,好端端的送什么饮料,果然这中间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白童问。

    陆世杰涨红了脸,哭丧着的脸,越发难看:“结果我家煮饭的阿姨偷偷留着喝了……然后,她就爬上我爸的床……”

    白童惊得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过份了,要是当初自己不提防,喝了陆世杰给的饮料,那会怎么样?

    陆世杰还以为她是担心他妈。

    他反过来拍拍白童的肩,安慰着白童:“你不用这么担心,还好我妈及时回来,把我爸跟保姆都打了,我爸感觉很冤枉,然后发现保姆不对劲,将保姆送到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这种事对他来说,真的是家丑啊。

    特别是陆宝升脸上,被郑蓉用指甲挖了好多血印,这两天,都躲着没有出去见人。

    白童紧抿着唇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,她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去讨论保姆爬不爬别人的床的事,太过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亏我还一直把陆鸿扬当作我亲哥哥一样看待,结果,他就是这样背地陷害我的。”陆世杰难受就难受在这一块。

    白童瞅了陆世杰一眼,似乎现在省悟,也不晚。

    “白童,说句不好听的话,我爸甚至暗示我的意思,陆鸿扬整我,不是这一次的事了,连我上一次险些被打死,都是陆鸿扬背后下的手。这两天,我想着这事,都特难受。”陆世杰说着说着,眼眶更红了:“我真的将他当哥看待啊,我有什么好东西,我都分给他一半,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童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:“怀壁其罪这个道理,你总该懂,你爸跟他爸,是亲兄弟,可现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当然不可同日而语。在你的眼中,你是好心的将好东西分他一半,可在他的眼中看来,他没看见你的手足情深,他只是看到了物质的诱惑,看见了你仗着你爸的招牌蛮横霸道,他被物质跟权势诱惑,红了眼,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陆世杰点点头:“白童,你说的这些,好象有些道理。你说你,一个小姑娘,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呢?听我爸说,连提防陆鸿扬这事,都还是你先提醒他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