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95章 有了挣钱的门道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这一副幼稚的小孩子语气,还是透露着他的某种心思。

    陆鸿扬转了转眼珠子,附合着陆世杰的话:“对,你就应该告老师,初三的学生早恋,这不是好事情。我们这样做,也是为了她好。”

    陆世杰气呼呼的决定了,等回学校上课,一定要告诉老师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回家后,找左邻右舍们借《故事会》《知音》等书籍杂志。

    今天报社主编的话,给了她极大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以往,她也仅仅以为,自己只是写作方面不错。

    可现在,地方报纸的主编在主动要着她的作品,这令她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她想,可以试试往那些大的杂志社投稿什么的,毕竟地方报纸那点稿费,真的少得可怜,说不定,就几块钱的稿费而已。

    但象《知音》《故事会》这些全国性的知名杂志书箱,那稿费可算惊人。

    甚至在《知音》的约稿函上,她还见过千字千元的字眼。

    如果能有一篇一万字左右的文章发表,那不是就有一万元的收入?轻易达到万元户的水平?

    白童想着这事,明亮的双眸越发的璀璨生光。

    重生后,她也反复盘算过如何挣钱,

    八十年代摆地摊,九十年代炒股票,这是后来所有人的共识。

    白童要读书,肯定不能去摆地摊占用太多的时间跟精力。

    炒股目前也不现实,那只是沿海一带闹得风生水起,她们内陆这边,连个交易所也没有,总不能丢下学业不管,跑沿海一带去买卖股票。

    她还要在后来的日子好好冲刺一把,考个好高中,再读个好大学。

    读书,不仅可以让她有一个好的未来,还可以让她有更高的眼界与视野,让她的人生,与上一世彻底不同。

    现在,她已经决定,利用现在自己在写作上的这一点优势,试着向杂志社这些写稿。

    毕竟写这个,占用不了多少的时间,一万字左右的稿件,周末两天的时间都可以搞定。

    “哟,白童,你找这些书干什么?好好的,现在都初三了,你还不去努力复习功课,看这些闲书?”王二嫂指责着白童。

    杨麻子等人也在劝着白童:“白童,你爸都病得这么严重了,你更应该争口气好好读书才对,哪能现在来看这些乱七八糟的闲书?”

    虽然是在指责,但白童能听出大家都是一番好意,害怕她看这些闲书影响了学习。

    而她的大伯娘朱淑芬借机煽风点火:“我早就跟你们说过,白童这死丫头,一点都不懂事,大家现在看见了吧?家中这么困难,她还有心情看这些闲书,一点也不知道体恤大人。大家别借她什么书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有这样的一个伯娘,白童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这样处处扯她的后腿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她对众人道:“各位叔叔伯伯,我知道,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。我这两天只是腿受伤了,痛得难受,所以才想找两本书,转移一下注意力。请放心,我会知道用功读书的,我会努力孝顺我爷爷和我爸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自然是看见她腿上打着的绷带,都是摇头,这白建设一家,这阵子是走了什么霉运啊,简直是衰到家了。

    白建设病得严重不说,媳妇也闹了离婚,现在连白童也跟着受伤。

    白培德出来打了圆场:“白童一直很乖巧用功读书的,这病了,就让她休息休息,换换脑子也好,总不能一天到晚盯着书本看,看傻了也不行。大家就当做个好事,将家中的这些杂志借过来看两天吧,过两天,等她腿上的伤好了,我一定管着她,不让她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闲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白培德的眼光,颇为严厉的望向朱淑芬。这眼神带着严重的警告意味,朱淑芬哼了哼:“我说几句,也是为了白童好。大家都知道,你一直惯着白童,你就惯吧,到时候她考不上什么学校,看你后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甩了甩手,自行走开。

    白老爷子都这么帮着白童说话,大家自然不便多说,将家中不多的几本消遣用的杂志,借给白童看。

    白童跟众人道谢后,抱着这几本杂志,和爷爷一道儿,一瘸一拐的回家。

    《知音》杂志是一本风格比较独特的杂志,要向它投稿,自然就要学习它的风格和行文模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知音体后来一度时间,可是火遍大江南北,网上恶搞知音体的人,是不记其数,大家甚至欢乐的,将那些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,都重新命名过,比如:

    《白雪公主》重新命名为——苦命的妹子啊,七个义薄云天的哥哥为你撑起小小的一片天。

    《睡美人》重新命名为——一根纺针引发悲剧,痴情哥哥披荆斩棘唤醒妹。

    《蓝胡子》的知音体——无知妻子推开邪恶之门,13位花样少妇天国复仇。

    而《皇帝的新衣》则标题变为——国家元首,真空上阵挑战性感底线为哪般?

    白童快速的浏览着,将借回来的这几本杂志当范本,认真的提笔记着笔记。

    经过周末这两天在家的恶搞突击,白童以自己上一世的悲剧为原型,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文,也随大流,取了一个狗血十足的标题——残忍啊,十六岁花季少女被歹徒迫害的惊天血案。

    白童反复的修改锤炼,努力让自己的文字激扬,达到杂志社要求的那种诗化语言风格。

    最终,她将这几千字的文章定稿,然后,让爷爷去坐茶馆的时候,帮着她寄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白培德不大理解。

    白童也不说,八字还没有一撇呢。

    她虽然相信自己的写作水平,可是,人家杂志社是多么的高大上,各类特约写作作家不计其数,万一瞧不上自己的,也是没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爷爷,就是我这两天看了书后,给这杂志社写了一点读后感和看法而已。”白童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白培德点头:“好,爷爷今天去茶馆的时候,就帮你寄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愿意无原则的信任着白童,他坚信,这孩子,是个有主见有能力的人,不会象别人说的那样,看些闲书玩物丧志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