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81章 你们的学生抄袭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更严重的事?”江校长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白童笃定回答:“而且,这不是我的家事,这是事关你们学校的声誉和我们学校声誉的事,所以,我让你打电话将我的校长叫来,就是让大家都在场,好作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都暗自心叹。

    还以为,是这个小姑娘一时心不甘,冲进校园来打姐姐,可这样子,人家是有备而来,是专程要请校长来的,而不是闹事被抓,让对方校长来取人。

    江校长也是想,这明寿中学的学生,还真是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,理了理衣襟:“你别是在这儿危言耸听吧?说吧,事关我们两所学校声誉的事。”

    白童伸手,邀请着谭校长跟着站到这边来,坐在江校长对面的位置上,白童才将那份报纸给取了出来:“江校长请看,这首诗,是白巧巧以唐琪的名字发表的,这假不了吧?”

    白巧巧的班主任杨晨点头承认:“是的,这就是白巧巧同学写的,还是我替她投到报社去发表的,这个没假,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白巧巧在旁边听着,早已吓得脸无血色。

    当着班主任的面,她又不能抵赖,说不是自己写的,说不关自己的事,她低垂着头,心上心下。

    谭校长一看就心知肚明:“所以说,是你们二中的同学,在搞抄袭喽?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江校长差点拍了桌子:“什么叫我们二中的同学抄袭了?你别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白童准备开口解释,谭校长摆了摆手,示意他来说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这事有不有血口喷人,你听我慢慢说来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他也是一校之长,自然而然带着一点威严,威严之中,也有几份口才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的,就从他们明寿中学为了校庆说起,讲他怎么召集下面的同学写歌词,怎么全校海选,又怎么全校评优,将白童的作品挂在光荣栏上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敲了敲桌面上的报纸:“我们全校经过重重挑选,终于将歌词确定,正让音乐老师在谱曲,结果,你们的学生,居然就抄了发在报社去?今天,我可算是人赃并获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自己的学生抄袭,江校长挂不住脸面,反问道:“你就这么确定,是我们的学生抄袭了你们的?怎么不说是你们的学生抄袭了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谭校长可没料得,江校长这么反问。

    他指着上面的日期道:“这日期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我们的作品在光荣栏上挂了差不多一周多,你们的在报社才登出。这谁先谁后,就一目了然。何况,你仔细看看这诗中的这几个词,团结、勤奋、踏实、守纪,好学、刻苦、努力、奋进,这是我们明寿中学的校训,难不成你们学校的学生,不歌颂你们自己的学校,反而对我们明寿中学大夸特夸?”

    江校长被这几句反驳之词堵得开不起口。

    确实这个日期在这儿,人家一校之长,不可能来作假证,更何况这几个词的校训,都是明寿中学的校训,还有什么可辩解的。

    他转头,黑着脸看向白巧巧和她的班主任:“你们有什么可解释的吗?”

    碰到这种事情,班主任杨晨也是很无奈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被人找上门来,说你的学生抄袭什么的,他这个班主任也有责任的。

    他转头很是严厉的问白巧巧:“白巧巧,你有抄袭吗?”

    白巧巧是咬着牙抵死不认帐:“我没有抄袭。”

    杨晨心头总算没那么难受了:“白巧巧同学说她没有抄袭,我也相信她没有抄袭。相信自己的每一位同学,这是我作为老师的基本准则,不能因为别人的一面之词,就随便怀疑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白童反问:“那这些,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杨晨道:“白巧巧同学,一直是我们班上的文娱委员,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这阵子的学习也在稳步提升,我相信是她一直不断努力的结果。至于这作品,如果仅仅以日期来判定,也未免太武断。你说你们提前一周在光荣栏上张贴出来,而我们的晚了一周在报纸上刊登。可如果算去中间投稿的时间,其实两个的作品的时间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这中间的推测,也不是没道理,确实当初白童是将作文草稿本拿回家去修改定稿,而白巧巧,也是那个时间段抄了定稿。

    谭校长听着这些话冷笑,伸手指了指杨晨:“你平时说要维护学生,要坚信学生的品德,不随便怀疑学生,我会认为你是一个好老师。可都有这样的证据在,你还偏袒,这就是包庇纵容。”

    杨晨道:“我只是实事求事的理性分析。不能听信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谭校长指着那些明寿中学校训的字眼问道:“那这些呢?这些校训你怎么给我解释,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啊?”

    白巧巧此刻倒终于有了急智。

    刚才被众人吓懵,一直不知道如何反应,现在见得杨晨在替她辩解,她的脑袋瓜子也是呼啦啦的转。

    一惯是八面玲珑的人,现在当然是一下就想到了借口:“报告,其实当初这文章,是我在家辅导白童写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冒出,她也暗自赞许自己的机灵。

    既然撒了这个谎,她就得将这个谎慢慢圆上。

    她就组织着自己的逻辑,也组织着自己的语言,努力将这事,编织得天衣无缝:“刚才大家也听说了,我跟白童,以前是两姐妹,以前就住在一起。我是姐姐,平时对她是各种爱护,因为年级比她高一级,她的功课许多时候都是我辅导的。这首诗,就是我辅导她写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听着白巧巧的这一番颠倒是非的说辞,倒是气笑了。

    还真不愧是白巧巧啊,真是伶牙俐齿,巧舌成簧。

    不仅将自己洗白成一个姐妹情深的好姐姐,甚至连白童自己在学习上的进步,都成了她的功劳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又换作江校长眉开眼笑,对着谭校长道:“谭校长,看来,这究竟是谁抄谁,还说不准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