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8章 白巧巧我忍你很久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难怪当初听见唐琪这个名的时候,她感觉似乎在哪儿听过。

    那是白巧巧以前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张成慧没改嫁白建设前,白巧巧就叫唐琪,后来张成慧嫁给白建设后,立刻就让女儿改来跟着白建设姓,叫白巧巧,以往唐琪这个名,就根本没有再提过。

    一想着白巧巧就是唐琪,所有的疑惑,就迎面而解。

    从时间方面来讲,很有可能,就是白巧巧在家中偷看了她的作文,然后拿去发表了。

    白童这大致的猜测没错,确实是白巧巧当初在家中偷看了她写的那首诗,刚好她们的作业当中,也要求写一首现代诗。

    灵机一动中,白巧巧她就将刚刚看的白童的那首诗,给直接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只想当个普通的作业交了应差事。

    哪料得,她的语文老师竟感觉不错,要替她寄到报社去发表。

    白巧巧哪会想到有这种好事,当然是喜出望外,可又怕到时候被白童发现,于是,扭扭捏捏的,用了自己以往的名字,假称是自己想的笔名,就这样寄到报社。

    才有了后来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一对母女,还真是一辈子阴魂不散,哪怕都离开了,都还能给自己的生活中找些麻烦。

    白童收起白巧巧的那张照片,并不急于将这些东西给丢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得去找白巧巧,当面证实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对母女,坑了她跟她爸这么多年,离开了,都还要再坑她一把?

    不仅将她的作品抄袭了拿去发表,甚至害得自己反被冤枉,差点成了抄袭的一个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径直找到白巧巧所在的学校。

    这是一所本地二流的高中,位于县城的最下游,靠近江边。

    张成慧母女俩离开后,白巧巧并没有退学转学,依旧还是在这儿读着书。

    白巧巧一见着白童,脸色微变,转身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白巧巧,别走。”白童扬声叫住她。

    白巧巧脚步反而加得更快,白童小跑几步,追上了她:“白巧巧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白巧巧站住脚步,一脸警惕的看着她:“白童,我还想问你,你跑学校来干什么?想找我还钱?告诉你,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白童轻笑了起来:“哦,原来你妈欠了这么多的帐,你是怕我追到学校来是要还钱的?”

    看样子,那些村民追着要帐的阴影,还在这一对母女的心目中。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她们会缩着头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白童扬了扬眉,朗声道:“白巧巧,这要帐还钱的事,放心,总有人找你要的,我今天来,是另外有事。”

    看白童这一幅模样,白巧巧直觉不好。

    明明她的个子比白童高,白童身量还没有完全长足,可她竟莫名在白童的面前,有一种矮了半截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不见,白童的气势,不知不觉中,有了些变化,不再是以往被她们所欺压的那个笨嘴拙舌低眉顺眼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白巧巧退后两步,急急就撇清关系:“白童,我妈跟白建设已经离婚了,大家已经没关系了,你就算有什么事,也别来找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还担心着要她缀学去打工挣钱什么的,或者,又来找她们借钱给白建设付医药费什么的。

    白童微笑着,点点头:“确实,你妈跟我爸已经离婚,大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那你现在是改回以往的名,准备叫唐琪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白巧巧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说,看着唐琪在我们这儿的报纸上发表的那首诗,还挺不错的。”白童的唇边笑意明显。

    白巧巧的脸色变了又变,比开了油彩铺子还好看。

    最终,她咬咬牙道:“白童,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,我要去上学了,我不跟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废话吗?”白童将白巧巧的那张照片拿出来,在手上晃了晃:“白巧巧……哦,不,唐琪,你看清楚,这可是你五岁生日留念的照片,你就不想要了吗?”

    白巧巧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认出来了,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那是她五岁的那一年,她爸带她去相馆照的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她的生日留念,也是她爸爱她的体现。

    她一直将这照片搁在写字台上,珍之重之,就是怀念以前的时光,让自己能时刻记住自己亲爸的好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哪来的这照片?”白巧巧喝斥着白童,声音尖锐刺耳。

    问过之后,她才感觉,自己纯粹是问了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落在白家的东西,只不过,她跟她妈是再没脸也没胆回去拿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落在我家的东西,我正准备全部拿出去丢了。”白童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一听白童居然要拿出丢了,白巧巧气得暴跳,试图将照片抢回来,可白童轻轻一避,她的打算落空了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,白巧巧扬起巴掌,就试图给白童一耳光。

    以往,在白家,她欺负白童,都欺负成习惯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白童小,反正白建设不怎么在家,白童挨了打也是白挨。

    等白建设回来,张成慧自然会帮着圆谎,反倒是将白童指责得一无是处,说白巧巧是出于姐姐爱护心切,才忍不住出手教育一下白童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又是习惯性的,就准备动手打白童。

    白童往旁边一闪,飞快的伸手,扣住白巧巧的手腕,反手就给了白巧巧两记耳光。

    不等白巧巧反应过来,白童眼疾手快,一把狠狠拽住了白巧巧的那长长的马尾。

    白巧巧吃痛,感觉整个头皮就被白童拉扯得发麻,跟着头都向着后面仰着了:“痛……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痛?你还知道痛?当年你背地里打我的时候,怎么没感觉痛?白巧巧,我忍你很久了。”白童倒竖了柳眉。

    果真是老虎不发威,当自己是病猫?

    还想着象小时候那样随意打自己?

    打了自己还要恶人先告状,跑爸面前去红口白牙的说自己坏话?

    白童一直忍着,一直是忍着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,白巧巧自己作死,还指望象以往那样顺便动手打她?

    这阵子的锻炼,可不是白费,白童今天就打算,拿白巧巧来检验检验成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