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7章 我就是开个玩笑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失笑:“爸,你不用这么拼,到时候,我会挣钱,你不用担心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更急了:“白童,这怎么行,你还是读书的孩子,怎么能去想着挣钱,你要知道,不读书,没文化,始终就只能当下苦力的,知道不?爸再苦再累,都要供你读书。以前爸要供这么多人,当然是累了,以后只供你一人读书,还是行的,你就专心读书,这挣钱的事,就爸来。”

    白童现在也不想跟白建设继续争执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确实也对,现在只需要供她一人读书,以白建设的那点工资,父女两人,完全够用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太辛苦就行了。真要累病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好说歹说,白建设接受了白童的意见,就在工厂上班,别的事,暂时不用做了,不象以往那样,八小时厂子里高强度的劳动后,还要赶回家,忙着地里庄稼的事。

    白童跑出去,替白建设办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刚出病房,她似乎感觉到,有人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白童回头,就看着了一个男人带着痞痞的笑意,跟着她打招呼:“哟,小妹妹,可真巧。”

    白童多看了他几眼,依稀记得,似乎某一次,看见他跟蓝胤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白童警惕的问,却是暗自将怀中的钱揣好一点。

    她感觉,这人吧,看着是长得仪表堂堂,可怎么说话语气,听着就是流里流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余哥哥,怎么,不记得了?上次在邮局门口,我跟蓝胤在一起。”余凯自我介绍着。

    白童心中确定了这事,也只是微微冲余凯点了点头,若无其事就准备走开。

    一惯上哪儿都象一个花蝴蝶一样招女人注目的余凯,在自报来历后,还被这么一个小姑娘无视,余凯没脸面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,挡住白童的去路:“怎么,就这么走了?怎么说,余哥哥也算帮了你一个大忙,你不叫我一声?”

    白童瞪了余凯一眼。

    坦白说,余凯的长相,真的不赖,可是,他这么一幅自来熟的痞痞的语气,真的令白童心中反感。

    她冷声道:“如果没搞错,你也是一名军人吧?要是我这会儿嚷一声,当兵的在这儿耍流氓,你说,会不会影响部队的声誉?”

    余凯被她这正义凛然的表情给吓倒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别介,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。”余凯连声讨饶。

    平时他嘴花花,也是在部队里面,跟那些女兵耍耍嘴皮子罢了,反正他的家世好,部队上的女兵,还巴不得跟他多说几句博个好感。

    哪料得,还打算逗逗这个小姑娘,人家正气凛然跟他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他敢顶着军人的名头,在外面耍流氓?

    只怕到时候,谁都饶不了他,将他揍得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看着小姑娘扭头走开,余凯差天仰天大叫,他在蓝胤面前没尊严,被蓝胤成天鄙视就够了,现在居然还被这么一个小姑娘给威胁,他小邪神的一世威名,完全要扫地了。

    白童走出去好远一程,才想起刚才余凯所说,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白童微眸了眸子,认真的思索着。

    她跟余凯并不熟,上次在邮局碰上,连招呼都没打,她直接就走人了。两人连正式认识都算不上,她有什么事,能让余凯帮了大忙的?

    白童摇摇头,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真有什么,下次写信问蓝大哥好了。

    想着蓝胤,白童心中涌起温暖的细流。

    那么好的一个男子,英俊潇洒、器宇轩昂、正直刚毅,总能默默的给她关怀、温暖和照顾,如果有可能,她愿意永远都在他的身边,哪怕只是遥遥望上两眼,也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回家收拾着屋子。

    这屋子,还是上次张成慧母女俩收拾东西跑路后,就一直在这儿象一摊烂摊子。

    她平时住在爷爷那儿,这边的屋子,一直空着,没空来管。

    趁着今天周末,白童做完作业后,就过来收拾着屋子。

    白童将那些大件的东西摆回原位,看着连电饭锅都打包,白童有些无语,看样子,当时张成慧母女俩,还真是想将这个家搬完。

    幸好,自己回来及时,也很成功的挑起全部蔬菜队这些人的怒火,帮着将包袱些全抢了回来,否则,怕是这个家,还要看着不象话。

    白童将一些重要的物品收捡好,又将一些日常用品,搬了些到爷爷那边,反正要继续用。

    另有一些不必要的东西,就清除了丢掉。

    最后,剩了一些张成慧和白巧巧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些年,张成慧还是替白巧巧买了不少穿的,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。

    那天母女俩准备卷着包袱跑路,这包袱,被村民们帮着抢回来,包括白巧巧的一些物品,都在一个包袱中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这些物品发神。

    最终咬咬牙,白童打算将这对母女的东西全给扔了。她决不会再允许这一对母女俩回来。

    白童抱着那些衣服,就准备丢出去。

    不经意中,有东西从包袱中掉下,落在地上,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白童低头一看,这才注意到,那是一个相框。

    相框中是白巧巧小时候的照片,白白嫩嫩的小丫头,站在镜头前,背景是照像馆那种夸张而浮臊的宫殿背景板,白巧巧就穿着一身大红的裙子,双手指在红通通的小脸蛋上,看着象个小公主。

    白巧巧对这张照片是很喜欢的,平时看她是长期搁在她的写字台上。

    白童叹了一口气,果真用面若桃花心如毒蛇来形容张成慧母女真的没错,谁能想到她们的内心中,是这样的凉薄自私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她拿了扫把过来,准备准这摔坏的相框和玻璃碎片全部清开。

    这一扫,相框中的那张照片散落出来,背面朝上。

    “唐琪五周岁生日留念”几个大字,落入白童的眼中。

    白童脑子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,小心翼翼将那张照片捡起来。

    照片背后,就是用钢笔字写着这么几个字:“唐琪五周岁生日留念”。

    那一刻,白童全明白过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