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4章 秦冬梅乱了阵脚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站在办公室门口看了一眼,见得但红扬瘦弱的双肩在那儿轻轻的一起一伏,看样子,她在哭泣。

    白童再度暗自捏紧了小拳头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秦冬梅回文化馆,第一件事,就是要查查,那个作者“唐琪”是何方人士,要找出这人来。

    “秦副馆长,馆长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。”有人过来通知她。

    秦冬梅压住一肚子的邪火,腾腾去了馆长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馆长是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子,戴着眼镜,见得秦冬梅进来,直接将手中的信,丢给了她:“秦副馆长,你看看,有人都写信到我这儿来了,检举你行为不端,仗势欺人,随便破坏学校的秩序,这种事,你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听着有人检举,秦冬梅冷哼,不以为意:“馆长,这些都是污蔑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馆长问。

    秦冬梅道:“现在不好说,等我找出证据,就能证明我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她大概也猜得,此刻写检举信过来的,不是白童就是白童学校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,她不怕,顶翻天馆长批评她几句,警告两声罢了。

    等她找出“唐琪”来,她会加倍把学校那群跟她作对的人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她要让白童不能再读书,让校长不能继续当校长,包括那些老师,都统统被开除好了。

    她一扭头,摇着腰肢走了出去,馆长看着她的身影,阴沉了脸。

    还不等秦冬梅将“唐琪”给找出来,又有人跑过来通知她:“秦副馆长,馆长要求开会,才接到上面的文件传达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心头窝火,哪来这么多的会,没看她忙吗?

    秦冬梅最终拉着马脸,坐到文化馆中的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我才接到上面的通知,让我们文化馆,举办法律知识普及展览,再开开讲座什么的,开展社会教育,提高群众文化素质,促进当地精神文明建设。”馆长先把官腔打着。

    秦冬梅低着头,只当是平常的会议。

    哪料得,馆长的话一转:“据说,现在大家的法律意识很淡薄,居然不认为,私折信件是犯法的事,连军人的信件,都敢随便私拆。上面要求我们,要从这件事上深入讨论,作为典型来抓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此刻心中终于有了警觉。

    她竟隐隐有些感觉,这个会,是针对她来的。

    一封检举信,她可以不以为意,可以反咬一口是别的污蔑,可现在,私拆信件这事,居然是上面要求作为典型来抓?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事最初的起因,就是余莉莉私拆了白童的信件开始。

    秦冬梅整个会议就有些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等她好不容易从会议室中出来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就见得有两个穿着绿色警服的公安人员等在她的办公室中。

    秦冬梅再不怕,心中还是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,白童还真的报警了?

    否则,怎么会这么巧,会议才开了要普及法律知识,这转头,公安就找上门来?

    “两位同志,你们找我,是有什么事?”秦冬梅压住惶惶不安的感觉,努力保持着镇定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有人报警,说你女儿私拆他人信件,触犯了她的通信自由权利,我们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对方直接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猜想得到了证实,对方果然是来查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“两位同志,不好意思啊,我女儿这两天刚好去她乡下的外婆家了,现在不在,要不,我明天……”秦冬梅转着念头。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下,余莉莉走了进来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刚叫了秦冬梅一声,余莉莉一眼就看见办公室中站着的那名公安,吓得一下就缩到秦冬梅的身后去:“妈,他们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女儿,余莉莉是吧?”其中一个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秦冬梅还在努力想作着最后的狡辩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公安颇为不满:“你是当我们耳聋了,没听见刚才她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怪法律意识这么淡薄,当着我们公安的面都敢撒谎,蔑视法律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”另一个公安说。

    这一下,余莉莉吓得慌了:“不要抓我,你们不要抓我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好不容易应付走了警察,秦冬梅彻底的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她似乎,感觉到白童这边动了真格,报警什么的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而且似乎还是几头一起下手,一边向着文化馆这边写举报信,一边派出所报警,甚至,似乎这事,还有向上报捅报的可能,否则上面,怎么现在来以什么私拆信件这事当作典型来抓?

    要她向白童这边低头服软,请求私下民事调解,想也别想。

    “莉莉,你先回家,妈要去办点事。”秦冬梅跟余莉莉说。

    余莉莉紧紧攥着她的袖子:“妈,我不要,万一刚才的公安将我抓走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刚才妈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,现在还在调查,他们这点面子还是得给妈。”秦冬梅自信的说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余莉莉不想松手。

    秦冬梅这一次,沉了脸:“莉莉,妈现在是去找熟人忙忙帮,将这事压下去,否则,妈还真的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么声色俱励的跟余莉莉说话,还是头一次,余莉莉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她点点头,对秦冬梅道:“好,妈,那你早点回来,我一个人在家怕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打发走了女儿,又去发廊整了一个发型,这才趁着夜色,去找了她的所谓的靠山。

    她仅仅以为,就是白童写了一封检举信而已,她也仅仅以为,就是白童去报了个案而已。

    对这些,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有靠山,有后台,就算馆长看着那样的检举信,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,不会对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谁让她的后台硬呢。

    她丝毫没有意识到,她的一切行动,都落在暗中监视着的那双犀利的眼神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关于秦冬梅跟外面的男人鬼混的照片,堂而皇之的,摆在了市里面主管文化、教育方面的副市长的办公桌桌面上,一起摆上的,还有谭校长等人的举报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