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2章 漏洞百出的证据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这又是变着方的教训着余莉莉,提醒着她犯过的那些错。

    秦冬梅拉了余莉莉一把,示意她不要再说了:“莉莉,不要跟这种满口假话的人多说,她都可以抄袭,还有什么事,做不出来?”

    白童冷笑:“你说我抄袭,证据呢?你说千句说万句,不如直接甩个证据更有说服力?”

    她的文章,一直是她自己一字一字的写出来,可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,根本就没有抄袭一说,又哪来什么证据。

    “要证据是吧?”秦冬梅同样抱以冷笑:“白童,证据在这儿,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她冷笑着,将刚才一直稳稳收藏的报纸,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白童不屑一顾:“就拿报纸就当证据?这证据,也太顺便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换秦冬梅气得不行了:“白童,你是不是瞎了,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印着的东西,你居然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拿给我们看,就这么晃一眼,就当作是证据?”白童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其它人,也跟着附合:“对啊,你一直在口口声声说证据,可又不给大家看,这算什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怕你们毁灭证据吗?”秦冬梅说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这话,哧之以鼻。

    余莉莉在旁边道:“妈,你就给他们看,我不肯信,他们还能当众将这证据毁灭。”

    谭校长也道:“余莉莉家长,你还是将证据好好的摆在这儿,让白童当面对质吧,否则,你这么遮遮掩掩的,谁能认帐?”

    秦冬梅不情不愿的将那份报纸,搁在了办公桌上:“事先申明,谭校长,我是信得过你,才将这证据公布在这儿,谁要是毁灭了证据,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留情面的事,还少了吗?

    但红扬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声:“余莉莉家长,你太多虑了,你这不过是一份报纸,又不是你独家才有的吧?真有心,还怕找不出第二份?”

    这总算堵住了秦冬梅的嘴。

    看着那份报纸摊在办公桌上,办公室的人,都够着脖子望了过去,白童作为当事人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,看清楚。”秦冬梅指着那报纸说。

    众人唰唰唰的看了下来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首诗,跟白童写的那个校歌的歌词,可真是一模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秦冬梅心中更是得意,这么多双眼睛盯着,这总是作不得假吧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但红扬看着那首诗,却是无论如何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这是她亲自替白童修改过的,甚至最末的那一句:“我们在这儿扬帆。”都还是她指导白童修改后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这是证明,自己当时想来的这一句,也是抄袭了别人的?

    别的她不敢肯定白童抄没抄袭,但这最后一句,这分明是自己让白童这么修改的啊,怎么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,这最后一句,就是我让着白童这么修改的。”但红扬不服气的说,她甚至立刻派人,让将白童的作文草稿本给带来。

    “看吧,我都说你们学校的人喜欢包庇纵容,现在铁证如山了,还在抵赖。”秦冬梅说。

    白童站在那儿,也有片刻的愣神。

    她可还真没想到,报纸上刊登的这么一首小诗,还真跟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,只有几个字细微的差别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白童的目光,向着那作者名瞅了过去。

    作者是一个叫“唐琪”的人。

    唐琪,唐琪,白童轻念着这个名,似乎有些熟悉,可一时又想不起,是在哪儿听过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。”教导主任疑惑着出了声:“怎么这几句:团结、勤奋、踏实、守纪,好学、刻苦、努力、奋进,这不是我们的校训吗?”

    他指着那首诗的其中一行:“连这个先后顺序,都是按着我们的校训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大家都注意到了。这可真是跟学校的校训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要说这几个字,都是勉励人的话,人家的诗中出现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,连这几个词排列的顺序,也跟学校的校训完全一样,就说不过去了吧。

    这是当是白童写作的时候,特意加上的。

    她当时想,既然是校歌,要歌颂学校,自然应该将学校的校训这些给加上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个作者,也是我们学校的人,所以,将校训都记得一字不漏?”谭校长问。

    “这也可能。”秦冬梅依旧在得意洋洋,她看着这办公室众人那变幻莫测的脸嘴,心中可是爽得很:“怎么样,现在大家亲自知晓了吧?你们所谓的好学生,就是一个抄袭货,亏得你们还一个劲的包庇她,还将她抄来的作品当宝,要当作校歌来传唱。哪怕我只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家长,我都抬不起头。”

    白童低着头,一直在思索,那个叫唐琪的人。

    她记得在哪儿听过,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耳边听着教导主任还有谭校长的这几句话,她倒是一下脑子清明了。

    她再度低下头。

    秦冬梅眼疾手快,就要将报纸收回去,白童一把按住了报纸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想毁灭证据?”秦冬梅气势汹汹的逼问。

    白童镇定自若:“我不过是想看清楚一点,你慌什么?何况,这种地方报纸,应该是你们文化馆这边负责印刷安排的吧?”

    随即,她微笑起来,站直身子,不慌不忙对办公室的一众人道:“校长、主任,麻烦你们看看这报纸的日期。”

    刚才众人的注意力,完全都是集中在那一首诗上,在看是不是一样的,判断是不是抄袭去了,却是丝毫没有注意这报纸的日期。

    白童纤细的手指伸出,指着最上角边缘上的印刷发行日期,提醒着大家:“大家请看清楚,这是什么时候出版发行的这张报纸,这就是上一周才发行的,而我的作品,刊登在学校的光荣榜上,差不多都是两周了吧?这谁先谁后,一目了然,究竟是谁抄谁,可要打个问号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