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1章 这是在掩饰你犯过的错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谭校长顺着秦冬梅手指的方向,自然而然是看见了那一首诗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是音乐老师最终挑选出来的,他作了最后拍板,他当然是记得其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一目十行的匆匆掠过,谭校长已经能确定,这报纸上的诗,跟他们校歌可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一两个字的细微差别,谭校长现在是没有鉴别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一片灰白,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秦冬梅心下冷笑,连校长自己都承认是抄袭了吧?

    “谭校长,你现在是看清楚了,这抄袭,是跑不掉了吧?居然这么大胆,敢抄发表在报纸上的小诗,以为平时没人看什么诗啊词的,就可以这么大胆妄为?还居然作为校歌的词,这说出去,这整个学校的声誉,不都是被抹黑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疏忽了。”谭校长说。

    秦冬梅冷笑:“这不怪你们校方,毕竟没有谁能将全国所有的报纸杂志都给看完。不过,白童这人人品有问题,我早就跟你们校长转告过,以前我就要求学校开除她。是你们包庇,才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谭校长拿着手帕,抹了抹额上的冷汗:“余莉莉家长,麻烦你把报纸给我看看,让我看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一口拒绝校长的请求:“不行,这么重要的证据,怎么能随便给你?你们学校,偏袒她,我已经有所领教。所以,报警吧,在公安没来之前,我不会将这种证据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余莉莉在旁边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昨天,她可就是被吓坏了,听着白童一口一句要报警,她真的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今天,她得将这口恶气狠狠出掉,她也要让白童尝尝被报警抓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校方的一众人,听着这要求,皆是心想,看样子,这一对母女,还真是睚眦必报,这是记着昨天要报警的仇。

    “余莉莉家长,我已经让人去叫白童来了,这件事,我们校长,肯定不会姑息,一定要好好彻查,给你们、给全校师生一个交待,不过,这报警的事,就算了吧?”教导主任在旁边说着好话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你们校方,除了和稀泥,还是和稀泥。我跟你们说,你们这种思想觉悟,是不行的,伟大领袖都说过,要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,你们连这些道理都不懂?”秦冬梅拿着官腔,开始训人。

    校方的人看着她这一副脸嘴,格外厌恶。

    昨天,就真不该放过她们,应该直接报警,看看她们还敢这么嚣张不。

    说话间,白童已经在但红扬的带领下,走到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她脆声声的打了一声报告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谭校长的口气,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白童顶着所有人的目光,从容不迫的走进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也察觉到了办公室的气氛诡异,每个人看她的眼光,都有些不同寻常,特别是余莉莉的眼神,即兴奋、又期待、还有各种的鄙夷不屑,这与她昨天那副害怕胆怯的模样,完全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又想出什么幺蛾子的诡计,所以,这么有持无恐吗?

    强烈的危机感在白童心底漫延,令她打起百倍的精力,小心提防。

    她没有乱了分寸,不会象昨天秦冬梅那样,出什么昏招。

    她依旧清楚,这是校长办公室,在这儿,最权威的,是校长。

    她冲着谭校长敬了个礼,朗声道:“谭校长好,你叫我来,是关于昨天余莉莉偷拆我信件的事,有了新的进展吗?”

    这话,有礼有节,章法不乱。

    旁边的余莉莉,倒是沉不住气了,一下跳起来:“白童,你少来,我们现在说的是你抄袭的事,你扯我的事干嘛?”

    白童已经不止一次被人说抄袭,现在的内心,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,并没有因为这个说法显了丝毫的惊慌之意。

    她侧转了身子,一脸嘲弄的看着余莉莉:“余莉莉,关于我抄不抄袭这事,仅仅是你的一面之词。相反倒是你私拆偷看我的信件这事,这是大家有目有睹,人证物证齐全,你是想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,好掩饰你犯了法这个事实吗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说辞,干净利落漂亮至极,校长办公室里有几人,也不免想,说不定,这真是余莉莉母女俩为了掩饰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而找的说辞,好将白童拉下水,以掩饰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校长也在暗自想,事情要真是这样就好了。他也不用担心学校蒙羞,害怕学校的声誉受损,他也跟着受牵联。

    秦冬梅冷着眼,上上下下将白童打量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难怪莉莉都不是这个小丫头的对手,吃了好几次暗亏,看来,还真得好好对付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是小瞧了你,一张小嘴,倒是挺能说会道的。”秦冬梅站起身来冷笑:“可是,你再怎么诡辩,也改变不了你抄袭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有秦冬梅撑腰,余莉莉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:“白童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我们已经找到你抄袭的证据,我看你还拽什么。你趁早乖乖认错,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检讨。”

    白童听着这话不由好笑:“你要我乖乖认错,我就认错了?你要我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检讨,我就检讨了?那我想问,证据呢?你所谓的证据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白童,你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流泪,我没有证据,会这么理直气壮的跑来找你?”余莉莉气急败坏道。

    白童唇边嘲弄的笑意更明显了:“也难说。毕竟这世上,不是人人都有自知之明的,强词夺理的人多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余莉莉气得结舌:“白童,是你才在强词夺理,自己错了还不认错,不象我,至少我错了,我还知道承认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是说,你私拆我的信件偷看我的信这事吗?还是说,你偷偷攥改学校数据那事?不管哪一件事,你确实是错了,人赃并获,你不承认错误也不行。可你光承认错误也不行啊,还得改正,这才行,总不能将这些错误一犯再犯吧。”白童言辞犀利的反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