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70章 以后努力追上我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她望着蓝胤的眼睛,眼光里如同三四月被揉碎的阳光,温暖而迷人。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,以后努力的追上我,至少……别掉太远。”蓝胤的唇边,微微露出几许赞许的意味。

    白童是许久之后,才明白,这个清晨对她不一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蓝胤给她的,是一种期盼,他也在期盼着她的一句承诺。

    他是军人,而且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军人,他注定了随时待命为祖国奔赴在最前线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停下脚步来等她,只能要求她追上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也许,这对她不公平。

    可他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军人。先是一名军人,然后,才是一名男人。

    空旷的学校操场上,那个伟岸的男子,指导着旁边娇俏的女孩子,做着后面一系列的训练。

    晨曦微露中,两人的身影,被朝升的太阳,拉得很长很长……

    白童学得很认真,努力的领悟其中的精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时这些训练,她只是按着蓝胤的训练计划中来做,许多地方,只能靠着自己摸索,并不是很到位。现在,她得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好好将所有不大清楚明白的地方,全给弄清楚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有不懂的,记得问我……”蓝胤双手抱臂,想了想,好象他在部队,也不是这么好见面:“你还是写信问我好了。对了,我给你回的信,你收到了吗?”

    一提信,白童一早上的好心情,变得不美好了,她憋屈的道:“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蓝胤的脸色微沉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童轻咬了下唇,恨恨的道:“她们私自偷拆了你写给我的信。还当着所有人念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一刻,蓝胤也无端的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他给白童的书信,居然有人敢私自偷拆?

    他给白童的信,光明磊落,谈人生谈理想谈抱负,并无不可对人言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他,不喜欢这种被人私自偷窥的行为。

    犹如一种极为美好的东西,珍之惜之,却被人无端的玷污。

    这叫他,如何不愤怒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做的?”蓝胤冷气追问,眉宇中,那凌厉的气势,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信,是寄到学校,不是寄到家中,不可能是白童的家人私自拆了偷看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的,就是学校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一个同学。”白童抬起头,望向蓝胤:“你还记得那一次吗?你跟雷部长来学校,替我作证撑腰的那一次。”

    蓝胤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当然记得。

    当时有人借口白童被他们的人带走,说白童犯了事,态度强硬的要求校方开除白童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跟雷部长及时赶过去,替白童作证,替白童撑腰,怕是对方,已经逼得白童没办法再在这学校立足。

    “是她做的吗?”蓝胤冷声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她女儿。”白童小脸透着一股子坚定之色:“不过,蓝大哥,你放心,她胆敢随意拆看你写给我的信,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蓝胤点头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军人,那点铁血气势,早就溶入骨子中的。

    他决不允许这些宵小鼠辈横行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是在上课的时候,被但红扬来叫出教室。

    白童大约能预料到是什么,估计是跟余莉莉母女有关。

    昨天她说过,给秦冬梅一天的时间考虑,大约,秦冬梅是考虑清楚了。

    但红扬的脸色,很是难看,那张粉脸,板得死死,跟她额前吹成“一片瓦”打了无数摩丝发胶的头发一样僵硬着。

    白童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,但老师脸色这么难堪,莫不是秦冬梅母女俩,又生了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“但老师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白童小心的求证,想从但红扬这儿提前知道一点事。

    但红扬沉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,总之,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母女俩坐在校长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她们当然不至于喧宾夺主去坐校长的办公椅,但还是大模大样的坐了教导主任的坐椅,令教导主任等人,都只能尴尬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秦冬梅的脸上,一扫昨天那种尴尬和进退不得的神情,越发的趾高气扬,仿佛这学校校长办公室,成了她文化馆的办公室,她一脸矜持倨傲的神情,仿佛要给所有人开会传达红头文件似的。

    而余莉莉骄傲的挺着小胸脯,也学着她妈的模样,大模大样的坐在另一个主任的坐椅上,漂亮的小脸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她好期待,白童被揭穿抄袭的脸嘴。

    她要看着白童在这个学校身败名裂,变成落水狗人人喊打,这样,才可消除前阵子在白童那儿受的那些憋屈气。

    “余莉莉家长,你说白童抄袭,这事,可不是小事。”校长额上,渗起了冷冷的汗意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校庆弄得热闹一点,想着给学校弄个校歌而已,结果是一波三折,出了不少的变故。

    先是有人来拉关系,想搞一点暗箱操作,然后又有余莉莉偷偷想攥改数据。

    他是忍无可忍,最终宣布让音乐老师按着自己的意愿挑选,终于挑选出了最心仪的一个作品,结果,现在这挑出来的作品,居然是抄袭的?

    要知道,校歌都已经差不多谱好曲子了,正等着作最后的修改,然后在音乐课上,就开始教大家传唱。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学校的校歌,居然是抄袭得来的,这不是一辈子挂在耻辱的柱子上,校庆,纯粹就成了校耻?

    秦冬梅倨傲的笑:“谭校长,你我都是单位的一把手,这说话做事,自然不可能信口开河,若不是证据确凿的事,我会这么红口白牙的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证据呢?”谭校长问。

    这抄袭的事项,令他颇为头痛,但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判断。

    秦冬梅得意洋洋的从随身的包中,将那份报纸拿了出来,指着角落处的那一首小诗,对谭校长道:“谭校长,你看看,这首诗,你总眼熟吧?我一早来,可还专门绕到你们学校的公告栏处查看了一下,这抄袭可是板上钉钉的事,跑不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