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68章 找到抄袭的证据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校长也是头痛。

    还准备给这些年轻老师锻炼的机会,以后让她们挑大梁呢,看样子,风险大了点。

    陆世杰跟在白童的后面,憋不住上前来问白童:“白童,你说,你有几份把握,让秦冬梅辞职啊?”

    白童抬起头,从容的道:“零份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陆世杰后退半步,一脸的“你别吓我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都没把握,怎么还提这种要求?”陆世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就是赌一把。”白童微眯了眼,一脸的机智。

    一个余莉莉,其实也不是很难对付,最讨厌的,就是她的那个妈秦冬梅。

    仗着在文化馆当个副馆长,上上下下认识这么多教育系统的人,总有一种优越感。

    就凭着这点优越感,就蔑视一切的规章制度。

    如果,真能让秦冬梅当不了这文化馆的副馆主,估计,她的气焰,也就没有这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这风险赌得大了吧?”陈劲松说。

    作为班上的学渣代表,他对白童这种安静低调的学生倒有好感,总有一种同一阵线的感觉,而对那些风光很盛、所谓的好学生们,自然而然是一种敌对的态度。

    白童不说话,默默进了教室。许多事没成之前,还是少说为妙,以免人多嘴杂。

    同学们看着只有她们回来,而余莉莉没有回来,都不免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,余莉莉已经被抓了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秦冬梅带了余莉莉回了家。

    余莉莉心上心下,并不因为回家而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秦冬梅看着心疼,摸着余莉莉的脑袋,安慰着她:“莉莉,别怕,有妈在,妈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教育之道。

    若是一惯的家长,碰着孩子出了这么大的差错,至少回来应该好好教育一番。

    可她不,偏她感觉她的女儿受了委屈,是全世界都对不起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也就难怪前一次余莉莉才闯了祸,攥改学校的数据被撞破后,依旧不接受教训,这一次,又冒冒失失的偷看白童的信。

    “都怪那个陈劲松。”余莉莉将错怪到陈劲松的身上:“要不是他跑出来,抢了那封信,我就不会被逮住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冷笑:“以我看,要怪就怪那个白童,这一次,分明是公报私仇。要不是她坚持什么要报警,一副吓唬人的样子,会闹得这样吧?”

    这一对母女,就是典型的从不检讨自身,处处都怪别人。

    “妈,那现在怎么办啊?总不可能真的让我被关进派出所,档案上留下污点吧?”余莉莉始终放心不下,小小年纪,没经历过什么事,当然将这事看得极重大。

    “放心,妈会想出办法来的。”秦冬梅安慰她:“你先休息,吃点饼干牛奶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转身出去忙活去了,余莉莉去倒牛奶喝。

    客厅茶几上,摆着一份报纸。

    这是当地的地方报纸,也就是秦冬梅的文化馆负责出版发行的,主要宣传一下党的方针跟政策,除此之外,也刊登一点本地这些人投的诗啊词啊之类的。

    余莉莉喝着牛奶,随意瞄了两眼,她只喜欢看这上面配的那两则笑话。

    目光过处,她愣了。

    仿佛怕看错,她丢开手中的牛奶杯,拿着报纸,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真的没错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好激动,冲着外面急急叫了起来:“妈,你快来,快来。”

    正在外面忙活的秦冬梅,听着余莉莉这急切的大叫声,还以为余莉莉出声了,一个箭步就冲了进来:“怎么了,莉莉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余莉莉向着秦冬梅招招手:“你过来看。”

    见得宝贝女儿没事,秦冬梅的心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一边擦着手,一边嗔怪道:“莉莉,瞧你这大惊小怪的样子,妈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余莉莉也顾不得多讲,指着那报纸上的偏僻角落处,对秦冬梅道:“妈,你看看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首诗吗?”秦冬梅一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们这报纸上,经常就要刊出现代诗、现代散文之类的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知道,白童写的那个作文,就是这一首诗啊。”余莉莉强调着重点。

    “不会错吧?你怎么记得她写的作文?”秦冬梅反问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懂。”余莉莉也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毕竟白童的那个作品,贴在光荣栏上展示了一段时间的,余莉莉自然是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若说有何不同,那就是白童的作品,跟这首诗,还是有些字词上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哼,难怪她突然之间,作文这些就好起来,果然是抄的。”余莉莉仿佛是找着了天大的证据:“以前项红就说过,白童的作文是抄的,只是找不到证据,毕竟全国有这么多的报纸杂志,谁知道她抄的哪一篇。现在,我可是找着证据了。她一定就是抄的这首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秦冬梅不相信的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关于学校中的一些事,她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余莉莉惊喜。

    她自己的那点事,就完全不象事了。

    她盘腿坐在沙发上,拉着秦冬梅的胳膊道:“妈,你不知道,这白童,一直在我们班上,成绩都不算好。结果,突然之间,作文就写得很好了。这一次,校歌征集,她的作品,就是其中的参选作品之一。当时我就是看她不要脸的去找了许多男同学替她拉票,我气不过,才想着去改数据的。可哪曾想,她不光是数据是假的,连这作品,都是抄的。现在是铁证如山,她想抵赖也抵赖不了。”

    余莉莉说得言之凿凿,有板有眼,丝毫没有假的地方,秦冬梅听着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哈哈,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老天爷都看白童那个死丫头不顺眼,送了这么好的一个证据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将白童这个小丫头弄得身败名裂,那可真是笑人了。

    秦冬梅喜出望外之余,隔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已经是华灯升上时分。

    秦冬梅稳了稳自己的情绪,压住了现在就去学校的冲动,将那份报纸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