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66章 想私底下威逼利诱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余莉莉家长,请你端正态度。我们现在是实事求事对余莉莉的行为进行着批评跟教训,你别把事情混作一谈,说得我象在以小人之心,公然报复你们一样。”谭校长一脸的愤慨。

    他现在顶着一校之长的身份,就算心中再窝火,也不可能表现出来,更不能显得有一点点公报私仇的样子。

    否则,明明自己在理,到时候,还变成无理,成了秦冬梅去教委投诉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是是,是我说错了。”秦冬梅转变态度,低声下气的赔着笑:“谭校长你大人大量,宰相肚里能撑船,又怎么可能因为这两巴掌而计较。”

    她的视线,又转向了白童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当事人是白童,其它的,不过就是各种见证人。

    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件事,白童不计较,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秦冬梅就带着那虚假的笑脸,努力作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,跟白童道:“白童同学,怎么说你跟余莉莉也是几年的同学了,你也不可能逼着莉莉走头无路,让她的人生背着这么大的一个污点对吧?要不,你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,今天这事,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平时当着馆长,对下面的人颐指气使惯了,哪怕现在在求着白童,可那语气中的高傲之态,还是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白童言辞犀利的回复:“余莉莉家长,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我怎么没听着一点歉意的感觉,反而是在指责我?难怪余莉莉死性不改,一次又一次的犯着错误,全是你这当妈的没教育好。可惜,我们这些人,都不是余莉莉的妈,没义务一直惯着她,今天这事,我决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,我坚持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听得白童态度这么坚决,秦冬梅眼中闪过一丝凶光,但随即,她还是压下了,继续跟白童说好话商量:“白童同学,你过来,我们单独私下谈谈好吗?”

    “白童,别过去,不要跟她私下谈。”陆世杰立刻站在白童的前面。

    陈劲松也在一边煸风点火:“白童,你可千万不要过去啊,这么凶的家长,连校长都敢打,你要是跟她私下单独谈谈,她把你往死里打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其实都是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白童不要松口,一定要坚持主张,给秦冬梅这对嚣张的母女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为人师表,不可能公然表态,现在听着陈劲松这么说出来,心中却是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但红扬也第一次感觉,自己这个学生,平时老是喜欢插嘴,还是有这点好处。

    “对,有什么事,还是在这点当面说比较好。”白童微笑着,表示接受大家的好意:“你的气焰太嚣张了,大家都替我的安全着想。有什么话,你在这儿说,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心中后悔,自己今天是出了什么昏招。

    见白童不肯跟她单独私下谈,她也没辙。

    她本来的想法,就是单独跟白童谈谈,她坚信,白童不过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只要威逼利诱一下,自然会松口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人家根本不给机会私下单独谈。

    这威逼什么的,也不可能当着外人做得太过火。

    不好再威逼,也就只有利诱了。

    她从钱包中,取了两百块钱出来,对白童道:“白童,你说得对,莉莉错了就是错了,不该私自拆看你的信件。认真说来,你的信,其实也不过就是被看了一下,其实也没受什么大的损失。但我也不能没表示,这样吧我看你的家庭情况也不怎么好,这两百块钱,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,这件事,也就算了好不好?你以后还跟余莉莉是同学的,大家还是要和和气气当同学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直接将利诱两字,摆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其实校方最初的意思,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让余莉莉的家长来,大家好言好语的跟白童道个歉,赔个礼,说点好话,再给点补偿什么的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事,校方是不想闹大,谁也不想自己的学校出个犯罪的学生。

    何况,私拆信件这事,真的是可大可小,往大了说,是犯了国法,处一年以下的刑期或者拘役,往小了说,只要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,按治安处罚条例,处五日以下拘役或者五百元的罚款也可以了事。

    但秦冬梅自己作死,校方现在是根本不会帮她说话,甚至站到对立面去,恨不得真的将余莉莉给判上一年,打击打击一下秦冬梅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“哟,这是拿钱收买人吗?”陆世杰抱胸,往秦冬梅手上的两百块钱轻蔑一看:“两百块钱,就想解决这事?”

    秦冬梅心中苦笑,道:“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么点钱,要不,我再多给点,我赔偿五百好了?”

    那时候的五百块,也算一笔大数目,要知道,一学期的学杂费,才六十几块钱。

    白童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秦冬梅心一惊,这什么意思?五百都还嫌少?

    “白童,你别狮子大开口。”秦冬梅白了脸。

    白童冷笑:“我没有狮子大开口,我也根本没有想过,要接受你的所谓的赔偿协议,我还是坚持我的主张,要求报警,让派出所介入,我要余莉莉付出该有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忍不住,彻底的翻脸:“白童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就是看了你的信,在警察那儿,也没什么大不了,最多作一下民事协调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白童微微一笑,指了指摆在校长办公桌上的信封:“请你看清楚,这封信,是哪儿寄出来的,这是部队上寄过来的,如果,这信中,涉及着什么军事机密,你还以为,就是普通的拆看了一封信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这一说,大家才注意到,那封信,寄信地址,真的是从部队上寄过来的。

    早前,大家都关注着余莉莉私拆白童信件这事去了,没注意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部队上寄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看样子,这信还有些来历。”

    秦冬梅心下也有些慌,但依旧嘴上强硬道:“白童,你少在这儿危言耸听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