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63章 这事我要求报警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那种无法言喻的愤怒,在心底漫延,有一种最美好的东西,被人玷污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神情不复之前的温和平静:“陈劲松,告诉我,你这信,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凌厉,陈劲松可没见过这样子的白童,他的手向后一指:“我从余莉莉的手中抢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也意识到了不对,这封信,真的是写给白童。

    陈劲松这个调皮又捣蛋的同学,立刻自证清白了:“不关我的事,我只是看余莉莉站在那儿鬼鬼祟祟的看信,我以为,她在看别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,我就抢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童气得咬紧了银牙。

    这信,还真是余莉莉给偷看了。

    她从坐位上一下站了起来,几步站到余莉莉的面前,厉声道:“余莉莉,信封呢?”

    那一刻的她,气势极盛,仿佛要上战场的战士,浑身上下,都燃烧着腾腾的杀气。

    同学们都被骇住了,这样子的白童,可真是少见……不,其实之前也见过。

    那是触碰着白童底线的时候,她会迸发出这样浓烈的气场,但平时,白童还是那个不多言不多语温和又好相处的女同学。

    余莉莉也被白童的气势一摄,下意识的,就将手中攥着的信封,给往身后藏。

    陈劲松在旁边,一把将信封从身后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又不眼瞎,一眼就看见上面的大字,大声念了出来:“收信人:白童,白童,这封信,真的是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一下就哗然:“哇,真的是写给白童的啊,难怪我刚才听着这信,都云里雾里,还在奇怪,不是余莉莉的情书嘛,怎么第一句就是冒白童的名。”

    “白童的信,怎么余莉莉在悄悄的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猪啊,这不是摆明了,余莉莉在偷看白童的信吗?刚才陈劲松就是说,余莉莉是偷偷摸摸站在那儿看信,陈劲松以为是情书,才给抢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劲松声音清脆的回答:“对头,她就是在那儿偷看。”

    白童很愤怒很愤怒,此前,她已经对余莉莉多番忍让了,包括她妈来学校闹事,包括她为了拉票中伤自己,白童都已经一忍再忍了。

    可忍让,并没有换得余莉莉的识趣,反而变本加厉,偷拆看了蓝大哥写给自己的信。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她扬起巴掌,狠狠的甩了余莉莉两记耳光,她要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女同学受点教训。

    余莉莉懵了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料得,白童会直接出手打她。

    而且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、当着老师的面打她。

    听得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后,余莉莉的瓜子小脸,左右两边立刻泛起了五道指印。

    不等她反应过来,白童迅速将手中的那封信和信封,摆到讲台上,对但红扬道:“但老师,余莉莉同学私自拆看我的信件,我要求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啊?报警?”余莉莉才挨了两耳光,又听着报警这话,纯粹是懵圈得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偷偷看看白童的信件而已,怎么就要报警了?

    白童冷哼,将法律书上的那一条,直接背了出来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:“隐匿、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,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,情节严重的,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你的行为,就是非法开拆他人信件,侵犯了我的通信自由权利,我有权要求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同学们听着这话,并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法律意识淡薄,是那个年代的通病,国家先大力实行义务教育扫盲后,才又大力进行法律知识普及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。”班长刘磊站了起来:“这法律书上写着的,不信大家可以自己看看,这私自偷偷拆看他人的信件,是违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余莉莉,你听见了吧,你这样私自拆看我的信件,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,你该被拘役多久?”白童逼问余莉莉一声。

    上次余莉莉跟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造谣中伤她,她没过多计较,只要余莉莉道歉后,就饶了她一马。

    可看余莉莉,就是死性不改,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流泪。

    这才几天,就又开始蹦哒,偷偷攥改学校的统计数据,现在又偷偷私拆自己的信件。

    若不给她一个惨重的教训,怕她以后还会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陆世杰直接抡了拳头:“白童,你还跟她说什么啊,我直接将她送去派出所好了。让她去尝尝监狱小黑屋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但红扬也没想到,事情会闹得这么大。

    但看样子,余莉莉私拆白童信件这事,是确实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她拿着教鞭,使劲的敲了敲讲台:“别闹,大家给我安静,自己上自习,白童,还有余莉莉,你们跟我到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白童转声,叮嘱陆世杰一声:“陆世杰,麻烦你,帮我将传达室的人,都一起叫来,人证物证都要齐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陆世杰痛快的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白童有事安排到他的身上,他特别来劲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证明自己对白童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余莉莉也没有想着事情会这么严重,吓得只有哭的份。

    很快,余莉莉的妈妈秦冬梅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听闻自己的女儿在学校出事了,犯了事,要报警抓人,秦冬梅可是急坏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来不及跟文化馆的人打个招呼,自己就拿了外套风风火火向着学校赶。

    她的宝贝女儿,一惯乖巧听话,怎么可能犯了事,要报警抓人?

    难不成因为上次偷偷改学校那个统计数据的事?

    可是,自己不是已经找校长悄悄压下这事了吗?

    秦冬梅进了学校,也顾不得和谁打招呼,径直就闯进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人不少,秦冬梅第一眼就瞧见了自己的女儿余莉莉。

    她站在校长面前,哭得一塌糊涂,秀气的小脸还,还还着几个指印,这一看,就是被人扇过耳光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秦冬梅全身所有的血液,都往头上冲,愤怒得双眼都充血了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的女儿犯了什么事,学校也不能打人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