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62章 偷拆白童的信件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本以为,事情就这么过了,没人知道她做过的蠢事。可现在,陆世杰这么有持无恐的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余莉莉气,却拿陆世杰没办法,论家势、论威力,她都不是陆世杰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只能委屈的坐在那儿,瞪着陆世杰,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,心里却是将白童给怨上了。

    谁让白童家庭成份是菜农,无权无势,活该被欺负。

    此刻上课铃响了,老师来上课,白童拿出书本,迅速的进入学习状态,对于刚才陆世杰跟余莉莉之间的斗嘴,她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她已经耽误了几天的课程,得抓紧时间赶上才好,她的要求真的很简单,安安静静的读个书而已。

    整堂课,余莉莉都是心不在焉,还在想着刚才白童的眼神,还有陆世杰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就不相信,她文化馆馆长的女儿,从小能歌善舞,到哪儿都是引人注目的对象,会被白童这样出身低贱的菜农给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找出白童的污点,让白童在学校这些同学面前丢脸,看白童还敢再耀武扬威不。

    下课后,余莉莉去学校传达室领东西。

    传达室的老大爷,跟她早就熟悉,笑眯眯的道:“你是九二级三班的吧?正好,这儿有你们班上同学的信,在这儿已经搁了两天了,麻烦你帮着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余莉莉随口承认。

    等那封信落在余莉莉的手中,她注意到,收信人那一栏,落着大大的“白童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是写给白童的信。

    余莉莉很想当场将信给甩回去,直接说一声“不带”。

    可在传达室老大爷笑眯眯的注视中,余莉莉不情不愿的拿着信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路程,余莉莉突然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这封信,应该不是白童的家书。

    要是家书,应该是寄到家中去。

    而寄到学校,这证明,不想让家中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该不是白童跟别人写的情书什么的吧?所以,才是寄到学校?

    余莉莉想着这一点,突然激动了起来,拿着信的手,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是不是,偷看一下白童的信,知道里面写的什么,就可以掌握白童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?然后,打击一下白童?

    余莉莉越想越激动,这个念头在脑海中疯狂的膨胀起来,如被魔鬼所诱惑一般,她站在角落处,颤抖着双手,立刻拆开了白童的那一封信。

    “白童你好……”余莉莉才看清这一行字,斜地里伸过来一只手,一把就将她手中的信给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,余莉莉吓得几乎惊叫出声,本能的就扑了过去:“把信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还我不还。”偷偷摸摸从背后抢过信去的,正是班上有名的搞事精陈劲松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。”余莉莉急得脸都刹白,她追着就要将信抢回来。

    可陈劲松怎么会如她的意,他拿着信纸,一溜烟的前面跑了:“大家快来看啊,有人给余莉莉写情书了,大家快来看,有人给余莉莉写情书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平时有男孩子在喜欢余莉莉,以为此刻余莉莉躲在那儿,就是偷偷摸摸在看情书。

    他在前面一个劲的跑,刚跑到教室,班主任但红扬黑着脸站了进来:“陈劲松,你又在搞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对这种爱搞事的同学,没哪个老师会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陈劲松脸上带着痞笑,献宝似的将手中的信给交了上去:“老师,我检举,余莉莉早恋,她在跟别人写情书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初中阶段,早恋这个词,可是老师们心中的大忌,何况,这还是初三阶段,马上就要毕业了,作为班主任,怎么可能允许班上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全班的同学,听着陈劲松公然在老师面前打这种小报告,都安静下来,一脸好热闹的表情。

    余莉莉后脚追了上来,见得陈劲松作死的居然将那封信将给了班主任,余莉莉吓得几乎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但老师,你得狠狠批评余莉莉才对,小小年纪,怎么就能早恋。”陈劲松加油添醋的说。

    但红扬黑着脸,狠狠瞪了陈劲松一眼,从他手中接过那封信,只扫了两眼,就甩到陈劲松的脸上:“你念念。”

    陈劲松心中一喜,还以为,老师在夸自己呢,拿过信,展开信纸,就声音洪亮的大声念了起来:“白童同学,你好,见字如面……”

    在教室中的同学听着这几句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是说余莉莉的情书在早恋吗?怎么是白童同学你好?

    白童也惊讶的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她几天没来学校,怎么居然看不懂了?

    “你说,这是情书吗?这是情书吗?”但红扬气愤的质问着陈劲松,对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真的很无语。

    陈劲松难为情的摸了摸头:“这不是情书。”

    他这通篇看下来,信中压根儿没有提一个爱啊恨啊喜欢啊什么的,全是谈人生谈理想谈抱负,要不是这是信纸,陈劲松都要怀疑,是不是撕了一页政治课课本上的书页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还给别人?”但红扬气得又想甩一个粉笔头到陈劲松的脸上。

    陈劲松讪讪的,将信拿着想递还给余莉莉,又象想起什么的:“但老师,我这信,是还给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从谁哪儿拿的,当然是还给谁。”但红扬一脸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余莉莉的手中抢过来的,可是,这封信,看上去,象是写给白童的。”陈劲松说。

    虽然陈劲松只念了开头的几句,可白童,却是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陈劲松,能麻烦你把信给我看看吗?”白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。”陈劲松利落的将信递到白童的手上:“本来就是写给你的,你当然可以看。”

    这信,写得有满满三页,白童接过信纸,只扫了一眼,见得上面铁划银钩的字迹,大约也猜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她迅速的翻到最末一页,果真落款处,落着“蓝胤”这笔走龙蛇的姓名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蓝胤写给她的信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期盼着蓝胤的回信,蓝胤也说过,会抽空尽快给她回信。

    可她没料得,她期盼着的回信,居然是被别人先看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