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45章 白建设出事了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成慧呸呸几声,暗自想,要是别人是乱传话,根本没有这种事,自己一定要回去狠狠骂那带话的人,害得自己白跑一阵。

    张成慧在一楼门诊部问了问一个护士:“同志,请问一下,白建设是不是送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护士给了她一个白眼,医院整天这么多人进进出出,她认识谁啊?

    张成慧干笑两声,有些自讨没趣,她又磨蹭去了那边急诊室外。

    好象,也没有看见人。

    张成慧疑心人家是恶作剧,故意骗她的。

    她向着医院外面走,心中又暗自将别人骂了一遍,真是吃饱了撑的,骗我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刚走到医院大门,白童红着小脸,不知道从哪儿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脸焦虑紧张,跑到张成慧面前停下脚步:“你来得正好,带钱来了吧?爸才从手术室给推出来,还昏迷不醒,我正准备叫人带话给你,让你带钱过来缴住院手术费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张成慧打了一个冷颤:“从手术室出来,你爸还真的出事了?”

    白童不满了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你是盼着我爸出事对吧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大,四周的人都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成慧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她拉着白童,压低着声音道:“白童,你故意嚷这么大声做什么,我有说盼着你爸出事吗?你爸出了事,我能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现在事都出了,再说这样那样有什么用。我先去买些住院的用品,你去病房看着爸,顺便将医药费给缴了。”

    白童带着张成慧绕到医院后面的一间病房:“爸现在就转到这边的特殊病房来了,你先去看看。我去买住院用品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忐忑着,靠近白建设的病房门。

    却见里面的病床上,一个人直挺挺的躺在那儿,一动不动,浑身上下皆缠满纱布,只有眼和嘴露在外面,活脱脱埃及木乃伊形状。

    这是白建设?

    张成慧有些不确信,推开了病房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却见床头的病人卡片上,可真的落着白建设的大名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的那个胖子医生转过头来:“你是病人的家属吧,来得正好。刚才病人送来时,情况危险。本着救死扶伤的精神,我们先给他进行了急救手术,麻烦你现在先去将手术费急救费住院费这些缴清,我们下一步,才好给别人继续治疗,提供用药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呆了。

    情况这么危险?

    “医生,他是怎么了?”她指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白建设,问医生。

    “他的内伤严重,虽然我们急救,保住了他的这一条命,但有某股神经被压迫着,就算醒了,大概也只能当残疾,在床上躺一辈子。”胖子医生解释。

    张成慧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胖子医生同情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有个心理准备,这种概率很大。当然,也不排除情况好转,经过几年的精心照顾,他的身体慢慢调理好。你们要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些话还好,一说这些话,张成慧更是瘫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们还指望着白建设挣钱撑着这个家,供白巧巧读书。

    现在,白建设反过来还要她们来照顾,甚至是照顾一辈子?

    这是全家的顶梁柱垮了,张成慧的主心骨也垮了。

    她就坐在地上,拍着自己的大腿哭开了:“我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,怎么摊上这样子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嫁头一个男人,那男人天天吃喝赌,将个家败得净光,还欠了一屁股赌债跑了。

    这再嫁一个男人,好日子还没过几天,怎么又出了这样子的事。

    张成慧在那儿,哭诉着自己的命不好。

    胖子医生在旁边提醒道:“你别忙着哭了,还是先去将医药费给缴清,我们接下来才好用药,否则这么拖久了,病人情况会更严重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喃喃的道:“缴费?要多少?”

    胖子医生皱眉道:“先预交五千吧,支撑几天,到时候不够再补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张成慧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五千,整个家中的积蓄,加上她私自藏的私房钱,都不够啊。

    医生站在那儿,看着她不动,不由奇怪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没有这么多钱啊。”张成慧哭丧着脸:“这个,能不能少点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另有一个看着泼辣的女人走进病房,听着这话,不由嚷开了:“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,还讨价还价一番。是不是医院说这笔钱不能少,你还在这儿不治病了?”

    张成慧抬眼一看,依稀感觉这个女人有点面熟,似乎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那女人直接道:“你别打量我了,我是胡兰,跟白建设一个厂的,以前你们结婚的时候,我跟我们同事些,吃过你们的喜糖的。”

    以往,张成慧肯定是忙着套近乎,在外人面前去展示她的外交能力,显示她多么的通情达理贤惠大方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哪有心思,她反复的,就在那儿语无伦次道:“他这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就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兰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许多人,不都这样?你没看我们厂,前阵子,有个人,拉个肚子,就猝死家中,这些事,谁能料得。”

    这拉肚子拉死人这事,张成慧听白建设提过,也是事发突然,说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胡兰提醒道:“你也不要继续呆在这儿了。反正白建设才动了手术出来,在这儿昏迷不醒,你守在这儿也没用。我是厂里派来的,在这儿帮你们看守着,你还是先去缴费什么的吧。等你去将费缴清,然后,叫你们家中的人来守着,我好回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一再被人催着去缴费,张成慧只好喃喃道:“我,我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白童刚好气喘吁吁从外面回来,听着这句话,险些惊呼:“妈,你在搞什么?明知道爸进了医院,你居然不带着钱来?”

    被白童这么一指责,张成慧理直气壮的解释:“那个人只带信,说你爸进了医院,又没说要带钱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