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38章 陆世杰家中的热闹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看,白童一个人好拼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,她还有心看书啊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昨天情况危急的时候,可以临危不惧,现在没危险了,又能这么安静的看书,我发现,白童都可以当我的偶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在跟陆世杰学习嘛,要当白童的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在说陆世杰,怎么今天陆世杰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啊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可以仗着这个难得的机会,在家多睡一阵,反正现在校长和老师都焦头烂额的,也没老师来上课。”

    大家随意的打趣着。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众人口中的陆世杰,阴沉着一张脸进来。

    看他那两个深深的眼袋,一看就是昨晚没睡好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议论纷纷的同学,自发的收了嘴。

    谁会没眼色的,现在去触陆世杰的霉头啊。

    他现在分明就是谁惹他,他揍谁。

    大家都学着白童的样子,拿着书,低头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去招惹陆世杰这个小霸王。

    陆世杰坐在位置上,两眼呆呆,都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白童上厕所回来,看见陆世杰依旧呆坐在位置上,一脸茫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白童想了想,还是问了他一句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以往的陆世杰,太过混帐,可至少现在,他没有做过什么混帐事,就如昨天,他都还第一时间顾着替她拿条毛巾过来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闹得不愉快,可跟陆世杰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一点,白童是恩怨分明的。

    陆世杰眼神有些呆滞的看了她一眼,闷声回答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这个神情?”白童问。

    这话一问,她心中咯了一下。

    昨晚陆宝升要在外人面前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周云芬可是晕过去了,别不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吧?

    “我爸跟我妈要吵着离婚。”陆世杰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原来,昨晚周云芬气得晕过去,陆宝升跟陆世杰就急着将她送进医院。

    没多久,她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醒过来后,周云芬就骂陆宝升,怪他当女婿的,简直是不象话,居然要武警将自己抓起来。

    骂到后来,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,自己把女儿嫁给陆宝升,哪料得,陆宝升这样对自己,她简直是瞎了眼,才把陆宝升当半个儿子相看。

    郑容赶来医院,听着周云芬这样的哭诉,也急了:“陆宝升,你居然敢这样对我妈?你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中,我要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郑容闹闹,也就是想发泄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陆宝升跟自己的妈赔礼认错,再哄哄自己,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,大家都是公职人员,这婚,哪有这么容易离。

    可陆宝升,一阵冷笑:“好,离婚就离婚,你以为威胁得了谁?”

    陆宝升的态度一强硬,同意离婚,郑容倒熄了火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可能真的离婚。

    “陆宝升,你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?你不想想,你是国家干部,这离婚,你的前途不怕受影响?”

    郑容转头,又向着陆世杰哭诉:“杰儿,你看看你爸,居然回来要跟我离婚。他是外面找了哪个狐狸精,被迷得七晕八素的。我跟了他这么多年,他现在,居然要回来跟我离婚了,他是存心不想要这个家了。”

    平时这些撒泼哭诉的技俩,对着外人时,陆世杰没有什么感觉,等现在对付自家人时,陆世杰才感觉有多烦。

    他没有站在郑容的立场,反而对郑容道:“妈,根本没有这些事,今天是外婆,在外面闹得太不象话了,才把爸气惨了的。何况,爸刚才也没有说要离婚,是外婆要让你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郑容傻眼。

    确实刚才,是周云芬嚷着,找的这个女婿怎么不好,要让两人离婚的,陆宝升只是顺从两人的意见罢了。

    周云芬此刻哪会担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倚老卖老她厉害,要她承认错误,她才不承认。

    她立刻就抵赖:“我哪有,我根本没有说这话,我再怎么糊涂,也不可能让你们来闹离婚,孩子都这么大了,哪有要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陆宝升冷哼,他现在才不管周云芬说没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不离婚也行,但郑容,你必须把你妈送走,不要再呆在我家,以后,也别动不动在外说是我的丈母娘。”

    他这丈母娘,在外面,名头比他还响。

    他今天不趁早解决了这个麻烦,怕是以后,自己的前途毁在她的手上,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周云芬跟郑容,一听着这消息,就傻眼。

    母女俩一个德性,又要准备闹事,陆宝升一个眼神凉凉的横了过去:“你们要闹,就尽管闹,今天体育馆中,县里、市里、还有部队上,那么多的领导,都看着的。与其我到时候被她连累死,不如现在,早点离婚好。你们自己考虑,是要离婚,还是送她走,明天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陆宝升气哼哼的走了,许多事,他还得设法去补救。

    陆世杰整晚,就焦虑得睡不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,在白童的影响下,也渐渐明了一些事理,知道自己的家人,太过蛮横。

    就如体育馆里,那分明就是自己的外婆不对,现在,又闹得自己父母不合。

    所以,一大早,他跟着郑容下最后通碟,必须将外婆送走,不要再跟他们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儿子老公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,郑容没办法,只好含泪,送老太太送走了。直到上船时,老太太都还在一个劲的诅咒白童,怪自己有这个结果,全是白童这个死丫头造成的。

    白童听完陆世杰讲述这些事,站在那儿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陆世杰道:“白童,这不关你的事,昨天的事,我在场,完全是我外婆太过蛮不讲理,我自己在旁边看着都难为情。”

    白童睨了他一眼:“你能明白这些道理就好,我还怕你跟着你外婆一样,将罪名全怪在我的头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陆世杰伸手遮脸:“我只是在想,难怪你们以前看着我要躲着走,我还以为,是我很厉害你们怕我呢。结果,现在我看着我外婆,我终于能明白你们的心理了,连我跟我爸都受不了,都恨不得离得远远的,不看见为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