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28章 居然有人想偷偷篡改数据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上课来到教室。

    才落座,就见得但红扬黑着脸脸进来,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样子,又是出了什么大事,否则,但红扬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,不可能这么黑着脸脸。

    同学们都在下面闷不作声,低着头眼睛死死盯着书本,做出一副在认真晨读的模样。

    教室的气压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可也没有谁,敢出声问一句。

    直到下课时,旁边的陆世杰,才消息颇为灵通的透露了一两句:“白童,你知道为什么今早上但老师这么气不?”

    白童睨了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但老师肚子中的蛔虫,我怎么知道她这么生气?”

    陆世杰道:“可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白童无语:“你是想证明,你是但老师肚子中的蛔虫?”

    后排的同学,听着都不由失声好笑。

    陆世杰有些愠怒:“白童,我是想将知晓的消息告诉你们一声,你不听不说,反而这么挖苦我?”

    白童淡淡回应:“我没有挖苦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的家事,都够令她烦的,她都不知道她父亲接下来会怎么打算,反正现在跟张成慧是彻底撕破脸,她也不用再住在那个家中。

    自己的稀饭都没吹冷,白童也没心思吹别人的汤圆。

    所以,但老师为什么黑着脸,她想说,自然会说,不想说,她也不需要去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陆世杰沾沾自喜道:“我猜你也没有挖苦我的意思,我知道你是一个怕惹麻烦的人,根本就不想主动招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环顾一下四周,才凑近一点身体,靠近白童的耳边,低声道:“我跟你讲,昨晚有人在学校,试图改那个投票的数据,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有这种事?”白童意外。

    她都想明白了,这件事是个暗箱操作事件,最终胜出的,是那个愿意给三万赞助费的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,居然有人试图要篡改那个投票数据?

    她此刻突然意识到,好象今天余莉莉的位置,到现在,都是空着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事,跟余莉莉有关?

    想着她替项红这么卖力的拉票,连初一初二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都不肯放过,白童大体也料得,这件事,八成跟余莉莉有关。

    否则,但红扬何必要这么黑着脸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谁不?”陆世杰神秘兮兮的问。

    白童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陆世杰叹气:“唉,白童,说你笨吧,可又有时候感觉你很聪明,说你聪明吧,又感觉你挺笨,这种事,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童并不介意,自嘲笑笑:“我其实一直都挺笨的,你别高估了我。”

    有她的“笨”在这儿做着衬托,陆世杰立刻就要显示出他的“聪明”,他就将探听到的那点消息,添油加醋的全说给白童说。

    跟白童所料的情况差不多,做出篡改数据的人,就是余莉莉。

    她看着项红的票数从最初的遥遥领先,到后来被白童追平、甩下,现在连另一个人也冒了出来,将项红给超过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,认为是别人改了数据,所以,昨晚她就想,跟着去改改数据。

    哪料得,还没有动手,就被校工给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学校领导知晓了这事,通知了余莉莉的妈秦冬梅。

    全靠秦冬梅能言善辩,知晓这事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,连夜找着关系,将这事摆平,只说是小孩子贪玩好耍,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事对外面给压下了,但校长心里不舒服,自然而然,就将责任怪到身为班主任的但红扬身上。

    校方批评但红扬作为班主任,没有教导好同学,没有一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思想觉悟,太看重于结果,令学生走上了歪门邪道,让一个好的学生,思想品德变坏了,然后,扣了但红扬两个月的奖金。

    这种委屈,但红扬简直是无处可申冤。

    要投票,也是学校自己在搞投票。

    现在出了事,还怪自己没有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思想觉悟?

    要有这觉悟,就不要什么投票选举啊,一人一朵大红花,多公平,保证就不会有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一整天,但红扬就黑着脸,极度郁闷。

    这件事,成了一桩导火索,校长这边不知出于怎么考虑,取消了同学之间的投票,改成让音乐老师直接挑选。

    白童听着这话,微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这样也挺好,让着音乐老师挑选吧。

    至少这样,她的作品不用天天挂在光荣榜上,被余莉莉找着一群人,故意在下面的抹黑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她正端着饭盒,跟一群同学们吃着午饭,却听得有人跑过来说,有人找她。

    白童从食堂出去,就见得白建设站在操场边的大槐树下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一晚不见,白童竟有种错觉,感觉父亲颓废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白童迎了上前。

    看样子,家中的事,震动还挺大。

    昨晚是爷爷跑来学校接自己放学,今天,白建设也找到学校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来就是看看,你在学校还好吧?”白建设颇为不自在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挺好。”白童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钱吃饭吗?拿,这钱你拿着,在学校,自己好好吃饭,想吃什么,就买什么,爸供你吃饭的钱还是有,你别天天再吃稀饭下咸菜了啊。”白建设话中都满是涩意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的事,他终于意识到,太过亏欠了白童。

    明明张成慧这么坏,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害着白童,而他还将张成慧当好人看待,对白童诸多责备。

    “爸,我吃饭的钱还是有。”白童回答:“爷爷给得我有一些钱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白建设更惭愧了。

    每周给白巧巧那么多的生活费,结果自己女儿吃饭的钱,还得老爷子来给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放心,爸现在想明白了,我会跟她离婚。我们家中,不需要这种人。”白建设是铁了心要离婚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怕,怕某一天,全家被张成慧不明不白的害死了。

    听着白建设这样申明,白童才微微有些释然。

    这样最好,跟张成慧离婚,是最好的选择,有这种恶毒的女人在身边,保不齐哪一天,就象那条大黄狗的下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