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22章 后悔不该来趟浑水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不消说,她是在白童这儿吃了哑巴亏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怎么伤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白童,你居然打余莉莉。”

    白童平静的看着众人:“我哪有在打她啊,我不过就是被你们骂了,气得站立不稳,一不小心,踩着了她而已,怎么就怪我打人了?你们骂我就是天经地义,我一不小心踩了她一脚,就十恶不赦?”

    她这一脸无辜的模样,好象刚才,真的只是被别人气倒了,不小心歪了歪身子而已。

    项红此刻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面前的闹剧,项红跟余莉莉交换了一个眼色,然后,就摆出一副通情达理深明大义的模样:“白童,你别闹了好吗?这儿是学校,不是菜市场,就算同学之间有什么矛盾,大家也争取好言好语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这明着是在劝架,可大家一眼就能看出,项红是在拉偏帮。

    何况,她这话,听着通情达理,可字里行间,却又在有意无意的提示着白童的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白童家是菜农,这些同学,跟着父母去菜市场买菜,也碰到过白童卖菜的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她们有事无事取笑白童的话题。

    白童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合着伙来欺负她?

    于是,白童拉着项红的手,跟着委屈起来:“项红,你来得正好。大家都是同学,你来帮着评评理,你是我们的语文课代表,是我们的班干部,现在,余莉莉唆使着这些小学弟小学妹来骂我,骂我没关系,可是,这传出去,不是让整个学校看我们班级的笑话,让大家都知道余莉莉是怎么样一个没有集体荣誉感的人,连合着外人,来损害自己的班级荣誉。这连累班级的荣誉事小,要是连累得我们老师都受影响,评不了级,考不了核,怕是老师会大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说辞,将项红在那儿将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白童继续道:“项红,你也知道,平时我笨口笨舌,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。你是语文课代表,你有水平,你一定要好好批评一下余莉莉,让她给我道歉,否则,这要就这么算了,是体现你这个班干部当得没有水平,也证明你不懂得怎么维护班级荣誉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高帽子,压得项红死死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要是今天项不让余莉莉给白童道歉,不仅余莉莉没有集体荣誉感,抹黑了班级,还证明了自己没有水平,没办法在外面维护好班级的荣誉。

    “想我道歉,休想。”余莉莉不服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可能给白童道歉。

    白童叹气,对项红道:“看吧,你也看见了,余莉莉现在在外面,就象一个泼妇,我是没办法跟她讲道理了。现在,项红,考验你水平的时候到了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她甚至,拍了拍项红的肩,一副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”的模样,然后退开几步,笑看项红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项红被激得没办法,她只好硬着头皮问余莉莉:“刚才,你们真的骂了她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众人都齐声回答,打算不承认这事。

    白童一脸惊讶:“难道,我刚才听错了,只是听着一些疯狗在乱咬乱叫而已?”

    她是直接将众人比喻成狗。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道:“也对,一群狗来咬了我,狗不懂人话,当然不会干人事,我又何必跟一群疯狗计较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一句疯狗,这是将余莉莉这些人,气得干瞪眼。

    项红见得这样,反正余莉莉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。

    要么得跟白童道歉,要么,就是默认自己是狗。

    项红端着一副公事公平的脸色,对余莉莉道:“余莉莉,你就跟白童道个歉吧。大家都是同学,抬头不见低头见,我知道你也委屈,但为了不让外人说我们三班的人怎么不团结,你就顾一下大局。”

    这是替余莉莉辅着路呢,将余莉莉的道歉,说成是为了大局着想。

    余莉莉受到项红的眼色,不情不愿的道:“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又低,说得又快,简直是一带而过,根本就听不清她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呢?我没听清。”白童微笑着看着余莉莉。

    余莉莉此刻委屈得快哭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时余莉莉也是娇娇公主一个啊。

    这给白童道歉,已经很伤自尊了,白童还说没听清,要她再道歉?

    项红打着圆场:“白童,余莉莉已经道歉了,你还不依不挠的,别人会认为你蛮不讲理,到时候,你占理也变成不占理了。”

    项红感觉,自己此刻很聪明。

    这样说,要是白童再不依不挠,别人就会认为是白童在无理取闹了,到时候,挨批评的是白童。

    可是,白童早就料着了她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装着比余莉莉还委屈的模样,对项红道:“项红,为了班级荣誉着想,我肯定不会跟余莉莉计较,可是,她这么没有诚意的道歉,换作你,你会接受吗?要是我这么骂了你,你愿意接受这样毫无诚意的道歉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项红被这话又将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没看出,白童是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人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说接受这样毫无诚意的道歉,看白童的样子,估计就要这样骂上一骂。要是说不接受,那又是要余莉莉再度诚恳的道歉。

    项红感觉,自己刚才就不应该来趟这一淌混水。

    结果,不仅没帮着余莉莉,反而让余莉莉下不了台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站在那儿,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。

    白童撇撇嘴:“看样子,项红,其实你也很不赞同余莉莉刚才那种极没有诚意的道歉吧。算了,看你平时跟余莉莉这么交好,估计也不好处理这事,我还是去报告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项红急了,急急拉住白童:“白童,你别走,这事我们道歉,我们道歉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拉了拉余莉莉的衣角,示意她给白童道歉:“莉莉,你快跟白童道歉啊,这么一点小事,不值得闹到老师那儿去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