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21章 我们明明在骂你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其实这廖幺妹,算起来跟白建设都是这儿土生土长的人,从穿开档裤起,就玩在一起,多少还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后来她的男人死了,而刚好白建设也有再娶的念头,廖幺妹还动过一点心思的。

    彼此知根知底,何况,白建设老实本份,无不良嗜好,还是一个工人,这对年轻守寡又带着一个儿子的女人来说,相当大的有引诱力。

    哪料得,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张成慧这一对母女出来,三下两下就将白建设给哄得服服贴贴,让白建设娶了她,这就让廖幺妹心中有着刺。

    廖幺妹被张成慧这么截胡,看张成慧,自然是处处看不惯了,哪怕张成慧假模假样的骗过整个生产队的人,可廖幺妹,就是死活不卖帐,逮住有机会,就掐张成慧。

    张成慧此刻被廖幺妹这么骂,不客气的回击:“我就算靠男人养又如何?有本事,你也找个男人嫁啊,我看你,是找不到男人嫁吧,看你这刻薄样,就是克夫的命,难怪你的男人,被你给克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可真是犯了廖幺妹的大忌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就守寡,她也心中怨气极重,现在当面骂她克夫,她是气不打一处来,提着锄头,就向张成慧抡去。

    这锄头,威力不小。

    真要挨着一下,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张成慧见状,立刻沿着田埂小路,撒腿没命的跑,恐怕走慢两步,就挨了打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折腾,张成慧要去找那条大黄狗,看看有什么后果的事,就这么给稀里糊涂的错开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一溜小跑来到学校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赶,今天还是迟到了。

    在英语老师不满的眼神中,白童垂着头,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唉,看样子,自己好不容易才在老师面前挣了一点好感,现在,又印象不好了。

    她也郁闷,还以为,今天怎么也能拿住张成慧的反柄,让白建设瞧瞧,他的枕边人,是个多么心肠恶毒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惜,那个女人,居然将小米粥倒去喂狗了。

    陆世杰见她低着头看书,伸着胳膊肘拐了拐她:“白童,我替你请了假的,你不用担心老师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这勉强让白童振作一点。

    “当然,也不想想,我俩谁跟谁啊。”陆世杰一副好哥们推心置腹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童笑笑,收敛了全副精神认真上课,至于其它的,慢慢再说。

    课间,陆世杰跑来跟她道:“白童,你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?上次你说的那个人的票数,真的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童淡然回答:“这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陆世杰根本不认同她的话:“为什么很正常?明明她的比你的差多了。不过,就算她怎么追,她的票数,估计还是会比你少。”

    余莉莉在后排听着这些话。

    她可是在不遗余力的替项红拉票,被白童赶超了不算,现在又有另一匹黑马异军突起,票数要追上来了?

    余莉莉自己再度跑到光荣榜上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果真,别人的票数都要追上来了,都要追过项红了。

    而白童的,依旧在领先。

    余莉莉沉不住气,她又开始极度卖力的,去替项红拉着票,甚至不惜跑到初一初二年级去,跟那些小学弟小学妹套近乎,让她们帮着给项红投票。

    白童经过教学楼的时候,就瞧着余莉莉那一副为拉选票而豁出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童摇头,都初三了,有这个闲心,不如多复习复习,将精力放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,值得吗?

    她可不知道,余莉莉可没将这事看作无谓的事,还指望在这事上,狠狠打压她呢。

    白童当没看见这一切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可那几个低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,已经高一句低一句的嚷开了:“哟,这模样,还装什么清高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,为了拉票,连脸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长得倾国倾城,才能迷得那些男人神魂颠倒,结果一看,不就是这个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白童当然是听见了这些话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这些人是在说余莉莉,毕竟现在,是余莉莉不惜一切在拉票。

    可后面,别人就差点指名点姓的说是她了。

    白童自问,一惯是在学校没存在感的人物。

    连她们初三年级的人,以往都不怎么认识她,这些低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,都不可能认识她。

    这突然说出这么多针对性的话,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白童转身,望着那群还在将她一个劲的贬损的几人,笑着问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你们是在说余莉莉吗?”

    余莉莉听着这话,气得险些暴跳。

    平时她只是背后瞧不顺眼白童,但并不没直接的冲突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是白童跟她直接扛上了。

    她对着白童道:“白童,你要不要脸,明明大家是在说你,你还好意思说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,白童伸手,捂住了自己的鼻子:“余莉莉,你早上没刷牙吗?怎么一开口,嘴巴这么臭啊?”

    余莉莉平时都是一个小美女,身为文娱委员,能歌善舞,衣着光鲜,平时是极为重视外表形象的。

    现在,被白童直接说她没刷牙,嘴臭,余莉莉气得险些哭鼻子。

    “白童,你别过份。”她涨红了脸说白童。

    “我过份?我做什么了?”白童微笑着反问:“我只是过路,听着她们在骂你,不明所以,就多嘴问了一句,还准备帮你一下,我做什么过份了?”

    她一下就将自己的行为,定义为热心帮助受欺负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别抵赖了。”余莉莉指着她:“白童,明明我们是在骂你,你故意歪曲事实,说在骂我。”

    白童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,脸上寒意重了:“余莉莉,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你居然在这些学弟学妹面前抵毁我?你还好意思说跟着他们一起骂我?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学妹回答:“骂了你又怎么样?你本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听得旁边的余莉莉一声惨叫,众人定睛一看,却见余莉莉捧着自己的脚,痛得在那儿吱牙咧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