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20章 看看那条狗下场如何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是张成慧自己得寸进尺,已经不仅仅是在白建设面前吹吹枕头风的问题,现在已经直接动手下药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事再忍,怕是后面的事,还会更恶化。

    可惜,张成慧将那碗小米粥给倒掉,又让那条大黄狗给吃了,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做亏心事,何必刚才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,急着将粥给倒掉?”白童现在也直接站出来,将话挑明:“你以为,将粥倒掉,又让那条大黄狗给吃了,就一切死无对证了?”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白童心中越发的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既然那粥被张成慧下了药,人吃了有问题,大黄狗,应该吃了也有问题吧?

    她不慌不忙对大家道:“刚才是廖幺妹家的那条大黄狗,来吃了那些小米粥,大家应该都是看见了的。要是那条狗这两天一点问题也没有,我承认是我冤枉了张成慧,我会当众道歉。要是那条大黄狗这两天有什么呕吐拉肚子之类的事……我想,大家都不是傻子,应该会明白这中间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白童也懒得再留在这儿争执,她还要上学呢,这已经耽误了好一阵的功夫,怕是今天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当事人之一的白童走了,这事,也就没多大的看头。

    张成慧继续哭闹一场,那些本来就是看热闹来的邻居,劝慰了张成慧一阵,说她是个好后妈,这些年,大家都是看着的。

    大家又劝她想开点,别在这儿再呕气了,白童只是个小孩子,说话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大家各自家中有事,都三三两两的离开。

    白建设站在那儿,脸色也难看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还打算早点回来,替白童加油鼓气,谁能料得,居然碰上这样子的事。

    这事的严重程度,已经超过他的心理预期。

    但凡的家庭矛盾,也不过就是事做少了饭吃多了的鸡毛蒜皮的事,但现在,说的是,往吃的东西里面下毒。

    “你还象个傻子一样楞在那儿做什么?”张成慧哭闹半天,见得白建设还呆在那儿,不由又抱怨一声:“瞧瞧你,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,我的好心都当驴肝肺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她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明正言顺的回屋里床上去躺着了。

    白建设站在那儿想了半天,关好外面大门,才进去,在床边坐下,问张成慧:“我想问问,白童说的,是不是真的,你有不有往她的碗中往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张成慧半转身子怒目瞪着他:“白建设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还真的相信她的话,说我要害她?我跟她往日无怨今日无仇,昨晚你在场,也看见了,大家都是和和气气的说话,我害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白建设回想,似乎昨晚,也没看见两人闹什么矛盾,张成慧要害白童,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要说这些?”白建设问:“总不可能她凭白无故的冤枉你?”

    张成慧声音更高了:“你问我,我还想问你呢,就因为我是后妈,就可以随便往我的身上泼脏水,这么冤枉我?依我看,八成是她自己昨晚在你的面前,大话吹得太圆满,说今天要考得怎么怎么好,其实她自己并没有把握,才想将事怪在我的身上。怪我想害她,这样,她考差了,也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默不作声的听着,对张成慧的这一番说辞,他也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毕竟,这种下毒害人的事,太过骇人听闻,白建设可是想都没有想过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这事就好。”白建设老老实实道:“家中还有小米粥没有?我吃点,吃了我们好去忙地里的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没好气的回答:“没有了,我宁愿拿去喂狗,也不想给你们吃。还有,今天的事,气死我了,地里的蔬菜,你自己一人去弄。记住将粪淋了,还有,那些白菜秧也差不多了,可以移栽到地里,你记得将那些栽完。”

    被张成慧这么一阵数落,白建设也没有什么脾气,就这么随便喝了一碗凉水,就去淋粪栽白菜秧子了。

    张成慧躺在床上,假装生着闷气,心中却是想着另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碗小米粥,让狗给吃了,没有了直接证据。

    可是,如白童所言,万一那条狗,吃了有什么,是不是,别人就怀疑到自己的头上了?

    张成慧想着这一点,就对白童更是恨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还要当众提这么一茬。

    这不是提醒众人,注意那条狗的异样吗?

    张成慧没心情再在床上躺着挺尸了。

    她下地,假装挎了一个菜篮子,磨磨蹭蹭的假装去地里干活,就向着廖幺妹家附近摸索过去。

    她得先去看看那条狗,到底有不有什么问题,先防范于未然,好找个补救的措施。

    哪料得,刚在那儿向着廖幺妹家的方向探望,身后就传来冷冷的挖苦声:“哟,这是哪个贼娃子啊?想到我家偷东西?瞧你这贼眉鼠眼的模样,一看就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吓了一跳,回头看,却正是廖幺妹。

    她跟廖幺妹以往就有些过节,为了一点小事起了口角,而廖幺妹这人比较记仇,两家就搞得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现在碰上,廖幺妹当然是要损上几句。

    张成慧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她不客气的回答:“说得这天下所有的路,都是你家的一样,未必我还不能从这边走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故意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小提篮,以示自己是要出来采菜的,光明正大得很。

    她甚至鄙夷的向着廖幺妹家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:“也不瞧瞧你家那个穷酸相,吃了下顿没下顿,从你家门前过,我都担心沾上穷气。”

    廖幺妹将肩上扛着的锄头往地上一搁:“穷,老娘家穷又怎么样了?老娘堂堂正正靠自己挣钱养家,又没吃你的,又没喝你的,关你屁事。倒是你,球本事没有,只有靠男人养活。带着一个拖油瓶改嫁,整天做出一副假模假样的样子,就那点德性,也就只有糊弄白建设这种老实巴交的人罢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