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111章 你是不是巴心不得她死啊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白童道:“我有点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一听就急了:“严重不?要不要上医院去看看?”

    张成慧听着这话,脸色就沉了下来:“老白,拉个肚子,有什么严重的,谁没有拉过肚子啊,稍稍忍一忍,也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年,卫生条件并不怎么好,拉肚子,长疥疮之类的,都是常事,大家也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本来白童没打算去医院的,她感觉吃了拉肚子的药,已经好多了,可听得张成慧的这话,白童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白童扭头对白建设道:“爸,我感觉,我的情况,是有些严重,要上医院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带你去医院。”白建设说。

    张成慧听着这话可急了,她拦在两人面前,道:“老白,不用这样,家中不是还是泻立停这些药嘛,先让白童吃着,要是吃了药没效果,再上医院也行啊。你看白童现在在这儿,活泼乱跳的,根本不象有事”

    白建设听着这话,脸色难看:“张成慧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。合着要白童有事了,这才好?白童病了都不带她进医院,那我拼死拼活的挣钱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成慧没料得白建设会发这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以往,她可都是这么说几句,就打消白建设的顾虑。

    白童也在旁边怯怯的道:“妈,巧巧姐病了,你就不是这样的态度,上次巧巧姐就是咳嗽两声,你就急着送她进医院,没说让她在家呆着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气得结舌,她感觉,白童此刻就是存心故意来给自己跟白建设之间添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,白建设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虽然平时在家的时间少,两个孩子大多是张成慧在照顾,但白巧巧生病的时候,张成慧是怎么细心照顾,白建设都瞧在眼中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白巧巧病了,张成慧都会在白建设的耳边子念:“哎,巧巧病了,看着都揪心,这鼻塞咳嗽的,怎么受得了。这都是身体太差了,才会这样子。再这么下去,拖累了身体怎么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就会念叨,听某某某说,要吃点什么,孩子的身体底子才会好,又念叨,听某某某说,孩子要补点什么才行。

    以往没在意,白建设也没往心中去,让白巧巧补补,身体好起来,少生点病,大家也好省心。

    可现在,跟白童这么一对比,白建设才发现,不知不觉中,真的是亏欠了白童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孩子,白童还小一岁,为什么,白巧巧有个头痛脑热的,张成慧就如临大敌般将她好好照顾,而白童病了,还要忍着,随便吃点药胡弄过去?

    白建设越想,心中越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走,白童,爸送你去医院看看。”这样想着,白建设跑到水龙头下,洗了洗满是泥垢的手,就要带白童去医院看病。

    白童其实也没有想去医院。

    她感觉,她刚才吃了药,确实好多了。

    何况,她现在吃了药,去医院,大概也查不出个什么事。

    刚才只是想提醒提醒张成慧,做人不要太过份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爸,去医院,要太多钱,我还是在家,先吃点药应付着吧,要是情况还是这么严重,我们明天再去医院?”白童说。

    “你能行吗?”白建设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。”白童回答。

    果真,那泻立停的药效,还真是好,白童后来只上过一次厕所,算不上什么情况很严重,白建设也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下,换作张成慧给白建设甩脸色了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她自己先睡了上床睡,一个人将被子裹得紧紧,拿背对着白建设,不搭理白建设。

    白建设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天天厂里忙了忙地里,真的够累了,这身子一沾铺,就不想再动。

    见张成慧一个人将被子裹得紧紧的,他不客气的拉过来一半,自己搭上,双眼一闭,就要睡觉。

    张成慧看着这一幕,生气了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在生气,白建设这个老实木疙瘩,还看不出来?

    她半转了身子,支着胳膊,对着白建设道:“老白,你今天能耐了?这是不打算安心过日子了?”

    白建设闭着眼,迷迷糊糊道:“什么能耐了,别打扰我睡觉,有什么话,明天再说,我明天还得上早班呢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依旧很没良心的摇着他的胳膊,不让他好好休息:“白建设,你别睡,今天将话给我说清楚。明明白童没病,你还非要带着她去医院,你是嫌家中的钱多了,烧得慌,要去这么糟蹋?”

    白建设道:“我这不是看孩子病了嘛。”

    张成慧声音更高了:“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拉肚子嘛,需要你搞得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白建设也来气了:“小小的一个拉肚子?你说得简单,你知道我们厂不,前几天,才有一个人拉肚子,大家都没当回事,结果后来送到医院都死了。都有这样子的例子才在面前活生生的摆着,我能不当一回事?你是不是巴心不得白童就这么死了,你才高兴啊?”

    他这会儿,完全说的是气话,许多话,没经多想,就这么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张成慧听着这话,却是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找白建设闹闹,听得白建设这种话都说出来了,张成慧讪讪道:“老白,瞧你说的……这是什么话……”

    她其实就是巴心不得白童就这么死了,那她跟白巧巧,就算真正有好日子过了。到时候白建设挣的一切,都是母子俩名正言顺该得的。

    她半作掩饰道:“我哪有这么坏的心思,想这些啊,平时拉个肚子,不都是一点小事嘛……我也没想过,你们厂里居然有人拉肚子给拉死了,对了,那人我认识不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另一个车间的。”白建设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成慧道:“不认识就算了,时间不早了,你快些睡吧,明天还要上早班呢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她又装着很贤惠的样子,替白建设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早前,白建设确实倦意重重,早就想睡。

    被张成慧这么一闹,他倒没有睡意了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个死去的同事,跟他的年龄差不多,也是上有老下有小,这么突然就去世了,还真令人唏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