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97章 居然这样将他收服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陆世杰最烦别人说他有个好老子。

    确实他是处处仗了他爸的势,可他,偏不认帐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靠我爸了?”

    “不靠你爸,你能随便进这个班?能随便要求当我同桌?”白童毫不留情的反问。

    这话,质问得陆世杰脸红一阵白一阵。

    他调动班级,当然是他的老子出面才搞定的事。

    白童不想在课堂上闹事。

    她抱着书本,对但红扬道:“但老师,这堂课,我破坏了课堂纪律,按规定,我应该站在教室最后站着上课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着,抱着她的书本,站到教室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陆世杰傻眼。

    他可以仗着那点特权,一定要跟白童当同桌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人家都嫌弃得宁愿教室后面站着上课,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跟着去后面站着上课?

    陆世杰在球场上,生龙活虎打几小时的球都没问题,可要他站着上课,这简直是要他的老命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上课。”但红扬看着这一幕,也是头痛。

    陆世杰整堂课,都上得心神不宁,不时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站着的白童。

    她靠墙而立,拿着书本认真的听着,不时一手拿书,一手捏笔认真的记着笔记。

    一堂课四十五分钟,就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。

    下课后,白童面无表情的回座位换书,准备下一堂课的书本。

    瞧她这个架式,还真的又准备继续到后面的位置站着上课。

    纵是陆世杰这样蛮横无礼的小霸王,也被白童这样不声不响的抗议方式,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他能明白,人家是以这样的方式在抗议呢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施压给校长,校长又施压给班主任,白童不想班主任为难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抗议。

    他伸手,不顾一切,按住白童的书,低声道:“白童,算我求你了,别站后面去了好不?”

    不等白童表态,陆世杰又急急道:“我保证,我绝不妨碍你,你说什么,就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白童不相信的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陆世杰立刻举起手:“我对天发誓,只要跟你当同桌,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,姑且信你一次。”白童半信半疑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果真,整堂课下来,陆世杰都坐在那儿安安静静,连过来上课的老师,都心下吃惊。

    以往,陆世杰在另一个班时,上课都是吊二朗当的惯了,要么就是讲话,妨碍别的同学上课,要么就是趴在桌上睡大觉,影响特不好。

    象现在这样安静的坐着,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只是,才坐了两堂课,陆世杰就坚持不住了,又有点想搞东搞西的,敢一动,白童就严厉的瞪了他一眼:“陆世杰,我还是那句话,你有个好老子,你前途无忧,你学习不学习,都是这么一回事。可我们不一样,你就别妨碍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陆世杰听着这话犟了脖子:“谁说我在妨碍你们了,我这不就是在安静的听课?我也一样要努力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全班同学都看着,看着这一幕,都惊得快掉了眼。

    陆世杰这是什么意思?被白童就这么不动声色的收服了?

    他们一度以为,这世上,能收拾陆世杰的人,肯定是那种五大三粗的汉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,陆世杰居然是被白童这么看着柔弱安静的小姑娘给收拾得服服贴贴,让他乖乖坐着就乖乖坐着,不妨碍大家就不妨碍大家。

    白童对陆世杰也没有多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求别妨碍她读书就好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白童没想到,她在学校跟陆世杰斗智斗勇,好不容易才将陆世杰给制服,而那边,陆宝升已经去了白建设的厂子,专程找了白建设。

    还在沙场用斗车拉着沙的白建设,听着广播说有人找,让他去一下厂长室,还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总不是犯了什么错,去厂长那儿吧?

    拉着脖子上的毛巾,擦了一身大汗,白建设一边拿着草帽扇着风,一边往厂长办公室赶。

    厂长办公室里,挂着各种锦旗,不外就是这个厂怎么优秀怎么优秀的。

    “厂长,你找我?”白建设冲进办公室,就直愣愣的问。

    他是个老实人,哪怕这个厂,最初还是白培德一手建立的,收归国有后,白建设在这儿,也只是当个下苦力的工人。

    平时对他冷眉冷眼的厂长,今天倒是热情,连声道:“老白,累着了吧?来,坐下歇歇,吹吹风扇吧。”

    厂长的态度,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,倒让白建设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眼光不安的四下转动,这才发现,靠墙的沙发上,还坐着一个男子,看那气派,就明显是个久居官职的人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陆局长?”白建设结结巴巴的,倒有些怕认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陆宝升热情的过来,伸出大掌,握住白建设的手:“叫我宝升就好了,不用这么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就好,我就不用再介绍了。”厂长讨好的说。

    陆宝升对厂长道:“厂长,我今天有点事找老白,我跟他随意走走,也顺便参观参观这个企业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厂长连声应答,甚至道:“要不,我再派个秘书,给你讲解讲解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陆宝升客气的拒绝了:“这老白,也是这厂里的老工人了吧,他对这厂子,应该很熟悉,让他一路替我讲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厂长不是笨蛋,当然知晓,陆宝升这是有话单独跟白建设谈的意味。

    厂长连连点头,又亲切的拍拍白建设的肩:“老白,你也是我们厂的老工人,对这厂,应该是很有感情的,你就好好替陆局长作作讲解。”

    老实巴交的白建设,被这么两个大人物亲切对待,都有些找不着南北了。

    等着他领着陆宝升,转到那边的沙场,两人站在沙堆顶上,看着下面拉着斗车在沙场跟料斗之间穿梭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白在这儿做了多少年了?”陆宝升似乎随意在问。

    “做了十二年了。”白建设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不有想换个工作做做?”陆宝升问。

    白建设一脸茫然:“换工作?换什么工作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