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88章 你不该随意编排人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淑君一听这话,明白了。

    敢情朱淑芬在这儿骂骂咧咧半天的野男人,是蓝胤啊。

    骂别人,张淑君不会吱声,甚至会帮腔几句。

    可现在,听着朱淑芬骂蓝胤,张淑君来气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亲自挑中的未来女婿,她是横看竖看样样都好的人,会由得朱淑芬这会儿一口一句野男人的骂着蓝胤?

    她斜着眼,对朱淑芬道:“我说,你骂谁野男人了?人家那可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军官,上尉军衔,吃皇粮的,朱淑芬,你必须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认识?”朱淑芬不相信的反问。

    上一次,蓝胤陪着雷部长来接明老爷子时,朱淑芬这些根本不在场,不认识蓝胤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都回答:“我们都认识啊,这么俊的小伙子,一身正派,对我们也和气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淑君骄傲了。

    她瞧中的女婿,当然挺好。

    她对着朱淑芬道:“朱淑芬,你别仗着你是会计媳妇,就随便恶意中伤人。还有,白童就是一个小丫头,你居然要将白童跟蓝胤扯一块儿,你笑人不笑人?”

    她不是想帮白童,就是纯粹的想,刚才那军官,是她瞧中的未来女婿,是替自己女儿物色的,怎么能跟别的人拉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这一幕,站在张淑君的身后,四两拨千斤的道:“大伯妈,你毁我的名节不要紧,反正我就是一个没妈的孩子,你想怎么编排我,也就只能由得你编排,大不了,我这一辈子,就顶着这样的污名过了。可你不应该,编排蓝大哥。他是军人,你这样随意的往他身上泼脏水,这对他的名誉是严重的影响,会影响他的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听着都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不,朱淑芬,刚才的话,你确实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童还是个小丫头,你说人家倒贴野男人什么的,这是存心要毁了别人的名节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因为人家白童没妈,你就这样欺负人,否则,人家的亲妈在,肯定会第一个不依不饶,跳出来撕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张淑君也气愤愤的挽起袖子。

    她不替白童打抱不平,她是替蓝胤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他可是有大好前程的军官啊,要真是因为朱淑芬这些话,影响了前程怎么办?

    毕竟当兵,政审这些,都是极为严格的,生活作风不好,也会致命。

    朱淑芬面对指指点点的众人,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然后,她不怀好意的看着白童。

    这个以往挨打了也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小丫头,现在还是越来越厉害了啊,刚才的话,听着是在示弱,却是以进为退,惹得大家看不过眼,纷纷指责朱淑芬了。

    朱淑芬肥胖的身子退后两步站稳,她才道:“好吧,就算白童跟那个当兵的没什么,是我冤枉了,她拿东西送人,这总是不对的吧?她小小年龄,又不能挣钱,更不能养家,凭什么,要拿东西送人?”

    旁边的陈大爷听不下去了:“我说,朱淑芬,你别在这儿说些歪理,刚才人家来,可是扛了一大箱子的礼物,要送给你们家老爷子的,当时老家子不在家,东西还暂时放在我这儿,我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白童道:“谢谢大家能帮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她身板尚为完全长发,在一群大人中,她的身材和声音,都很细小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这份从容镇定,遇事不慌不忙的态度,令后面坐着的白培德也点头认可。

    自己的孙女,正在的慢慢学着独挡一面了。

    白童对大家道:“陈大爷可以作证,蓝大哥其实是来看爷爷的,还携带了许多礼物来。大家都知道,友好往来这道理。不可能人家带着这么多的东西来看望我爷爷,我让人家空手而归吧?我不过借花献佛,用家中的葫豆,做了点怪味葫豆让人家带走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大家都想起来了:“一定是那个明老头要吃这东西吧?上一次,他都还非要白童给他做了许多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料得,那老头还真的口味独特,就喜欢吃白童做的怪味葫豆。白童,啥时候你也来教教我们,看看有什么关键决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那明老头走了就是走了呢,结果人家还是知恩图报,让人送来这么大的一箱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人家那个当兵的,看着那么正直,怎么可能来占这点小便宜,随便要人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白童认真的补充道:“人家根本没有占什么便宜。连做怪味葫豆的许多原料,都是他自己去买回来的,我们也就出了一点葫豆,我再出了点劳力做出来而已。人家是军人,思想觉悟高着呢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这是最起码的规矩。才不可能象某些人那样,只想着占小便宜,把人人都想得象她这样的小鸡肚肠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着,眼光却是向着朱淑芬瞄去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提名提姓,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,这是含沙射影的说朱淑芬呢。

    朱淑芬恬不知耻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计较白童含沙射影的话。

    她听出另一个重点。

    蓝胤过来,给老爷子扛了一大箱的东西过来,是京城的明老爷子寄过来的礼物。

    都是从京城寄来的礼物,那肯定是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她讪讪的,自圆其说,也给自己找着台阶下:“白童,这也就是你的不是,既然是这样,你怎么不早说?你要早说了,是送人家京城的客人,我也自然会大大方方的送你两斤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副鄙夷的神情。

    敢情听着人家有权有势而且有礼相送,就变个脸嘴?

    那刚才,又是谁这么不要脸的大声嚷嚷,说白童偷着家中的东西,倒贴野汉子。

    “这意思,大伯妈,你也承认,刚才是你冤枉我了?是红口白牙的往我身上泼脏水?”白童追问着朱淑芬。

    平时朱淑芬肯定不会认帐,这传出去,多没脸面的事。

    但此刻,她肥厚的大掌一挥:“好好,今天的事,既然说清了是个误会,那算是我冤枉你,这行了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