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87章 只能说家门不幸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而白童,看着爷爷这么生气,她也心痛。

    毕竟爷爷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真要被大伯娘气出三长两短来,自己可是后悔不及。

    她立刻上前,扶着白培德,连声道:“爷爷,你别生气……你别生气啊,万一,气出三长两短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培德真的气得是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他伸手满是青筋的大掌,摸了摸白童的手:“爷爷怎么能不生气,爷爷只要有一口气在,爷爷就决不允许别人随便污蔑你。”

    白童眼中泛起蒙蒙的泪花。

    她的爷爷,一直是对她很好的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被赶出家门,爷爷为了来寻找她,最终,活活被车撞死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说过,她要好好孝顺爷爷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再因为自己的事,而让爷爷气出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她扶着白培德的胳膊,很坚定的跟着白培德道:“爷爷,你放心,没有任何人能欺负我。你孙女长大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对白培德道:“爷爷,你真的不要生气,你先歇着,后面的事,我来。我不行了,你再上?”

    这种轻快商量的口气,令白培德总算气得不是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可白利民听着,立刻不满的指责着白童:“白童,你个小丫头片子,出来凑什么热闹?没看事情都因为你惹出来的?害得我都挨了几下,你还不知趣?”

    白童对着白利民冷冷一笑:“对啊,大哥,你也说了,这事因为我而起,我都不能出来说道说道?还只能沉默着,由得别人随便辱骂我?”

    白培德看着,对白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果真自己的孙女,还是长大了啊,也有了脾气,也懂得反击,不象以往,大多数时候只会沉默,然后独自在人后背着抹眼泪。

    朱淑芬道:“辱骂你又怎么了?我是长辈,骂你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这话,都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果真这朱淑芬,真的是蛮不讲理到家了,这种话,也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白家娶了这样的媳妇,也真的只能说是家门不幸。

    白童目光转向朱淑芬,向着朱淑芬微微一笑,笑容中,满是讥讽:“大伯妈,你还记得你是我的长辈啊?不知道的,听着你刚才的骂话,还以为,是在骂仇人呢。”

    朱淑芬看着白童这样讥讽的笑容,很是不满,可碍着白培德在场,她也没胆量上前,给白童两下。

    她不屑的撇撇嘴,还没蠢到去承认自己真的将白童当仇人。

    白童继续不慌不忙的继续问道:“大伯妈,你口口声声说,我偷了家中的东西给别人,不知道,你看见我偷了家中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朱淑芬有些支唔着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她确实,刚好出门的时候,就看见白童送蓝胤送到路口,只看见那男人拿了一大包的东西走,联想到之前白童来家中要什么葫豆,她就感觉,这是白童送给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从来朱淑芬就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,只有拿进、没有拿出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一幕,第一反应就是,白童这个死丫头,居然拿家中的东西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要是白童拿的是白建设这种小家中的东西,朱淑芬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白童是拿的白培德这儿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对于朱淑芬而言,白培德的东西,以后,终究是她们的东西,只要老爷子一死,这家产,就应该他们三兄弟分。

    以白建国会计脑瓜子,多算计一些在自己的手上,完全是很轻巧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所以,朱淑芬才这么在意,白童有不有拿东西送人。

    现在少送点,以后就可以多分一点。

    何况,现在这么骂了,起了震摄作用,以后,白童也就没胆子敢再送。

    这就是朱淑芬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大伯妈,你倒是说啊,我偷了家中的什么东西送人了?”白童紧紧逼问着朱淑芬。

    她行得走,坐得端,有什么事,不能当面问清楚,这大伯妈,就随意的往她的身上泼这样的脏水?

    上一世,她被泼的脏水太多,又不懂分辨抗争,一步一步落到最后那样凄惨的下场,还连累爷爷也无辜丧命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决不了。

    再有任何冤枉她的事,她一定要抗争到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偷了家中的葫豆送人。”白利民见自己的妈被问得答不出话,他急中生智的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朱淑芬立刻拍着大腿:“你就是偷了家中的葫豆,拿去送人。还嫌自己家中的少了,要到我家来讨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旁边看热闹的人,更是不屑了。

    队长杨良也走了过来,皱眉插了一句:“朱淑芬,一斤葫豆才多少钱,什么偷不偷的,要是你想要,我家还有十来斤,都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也笑:“可不,这东西,平时也就炒来当当下酒菜而已,又不是什么值钱的,犯得这么计较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计较?”白利民梗着脖子,替朱淑芬辩解:“小时偷针,长大偷金,从小就是这样教育的,不能因为一点葫豆不值钱,就不能计较。”

    白培德在旁边听着这话不由冷笑:“白利民,你还记住这话啊?我怎么记得,有一年你来我这儿吃饭,最后,连我的碗,都给偷偷拿回家?”

    大家更是好笑。

    白利民红了脸。

    怎么说,他也二十多岁的人了,还是有点脸面的。

    他红着脸,替自己找借口:“我那不是小时候嘛,小时候不懂事,看着那碗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白培德道:“你也说了,小时偷针,长大偷金。这个碗,比一只针,还是值钱一点吧?”

    白利民被说得瓜兮兮的。

    他本来,只是想替自己的妈辩解几句挣个面子回来,哪料得,连自己的陈年糗事,都被抖出来。

    朱淑芬看着儿子吃亏,她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她扯着她的大嗓门,大吼道: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今天的事就归今天,反正,白童拿了东西倒贴给别的野男人,这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张淑君此刻过来,听话只听了半截,她不由插嘴问:“哪个野男人?”

    朱淑芬见有人帮腔问话,更来劲了:“就是刚才来的那个,别以为穿个军人,冒充一下军人就可以骗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