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86章 小小年纪就吃里扒外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以她上一世的了解,太早的清楚这个社会的淡漠凉薄,也听所有人都说,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,都会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蓝胤的神色一下无比严肃起来:“我们是军人,不是普通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,要经得起各种考验,不仅仅要经受得起炮火的洗礼,同样也得经得起金钱、财物、美色的诱惑。否则,别人随便来点什么美人计,那不人人都缴枪投降?

    白童听着这话,脸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是她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也是她低估了蓝胤这些军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蓝大哥。”她诚恳的向着蓝胤道歉:“我不应该这么评价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低垂着头,小脑袋瓜子可怜兮兮的低着,脸色也臊成这副模样,蓝胤叹气,揉了揉她的头道:“没关系,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你还小”真让白童汗颜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小,可也算是重活一世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你回去吧,今天已经耽误你这么多的时间。”蓝胤努力放松着气势,平和的劝着她。

    确定蓝胤真的没有因为刚才的故意试探而生气,白童才挥挥手,跟蓝胤告别,目送着他带着一大袋的怪味葫豆离开。

    送走了蓝胤,白童转身回去,跟爷爷回话。

    哪料得,跟走到白培德的家门口,朱淑芬也鬼鬼祟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等白童说什么,朱淑芬就大声的骂了起来:“白童,你个吃里扒外的,都说当女的,胳膊肘会往外拐,人家也说结婚嫁人了的。没见过你这种,年纪小小,都没嫁人,就这么急不可奈的吃里扒外,胳膊肘往外拐?”

    她的身宽体胖,说话的嗓门也特别响亮,这么一大声骂出来,连白童都骇了一跳。

    白童回身看着她,也因为她骂的话而脸臊红。

    这大伯妈说话,真的太过份了,明知道白童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,正是脸皮子最薄的时候,还居然骂她吃里扒外,骂她胳膊肘往外拐,这意思,分明就是骂她不知廉耻,倒贴着男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大伯妈,你说什么?”白童咬紧了下唇,质问一声。

    朱淑芬并没有因为这句话,而有所收敛,她更是理直气壮的道:“你以为,刚才的事,我没看见?你都不知道从家中偷了多大的一包东西拿给那个当兵的,甚至你们两人还勾勾搭搭……”

    她嗓门这么大,四周的人家,都被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杨麻子的媳妇道:“我说,白家大娘,你这话,是不是太过头了,再怎么骂人,也不能骂人家白童小姑娘这种话吧?”

    确实,这儿的人,普通素质不高,整天骂街吵架是常事。可是,再怎么骂,也不可能当面骂人家一个小姑娘勾搭男人。

    这要传出去,唾沫星子会淹死人的。

    上一世的白童,不就是被这些唾沫星子,最终给淹死了。

    朱淑芬肥大的手,叉着那同样肥大的腰身,并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:“我这话,怎么过头了,我说的是事情,事实就是白童吃里扒外,从家中偷了这么大一包东西送人。两人在那儿,还站着说了半天的话,我可是亲眼看见。她都这么没脸没皮,这么急着想找男人,我又何必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落,一大盆水向着她泼来,原本叉腰说得起劲的朱淑芬,瞬间就泼得水淋淋。

    只见白培德端着盆,凶神恶煞的站在门口,冲着朱淑芬吼道:“滚,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平时的白培德,在这儿都是德高望重,他硬气,对人却也慈祥,但此刻这么怒发冲冠的模样,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显然,刚才朱淑芬骂白童的那些话,他自然是听进耳中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不客气的,直接一盆水,向着朱淑芬身上泼去,而不仅仅是说两句。

    确实,那种话,连左邻右舍听着,都感觉不合适,何况,这是骂自己的亲亲孙女?

    朱淑芬伸手摸了一下脸上的水渍,兀自嘴硬:“我说错了吗?我说的是事实,你这么恼羞成怒做什么?你要偏袒白童,也不是这么偏袒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才后知后觉的闻了闻手:“这是泼的什么?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,倒是笑了起来:“明显就是尿味嘛。”

    朱淑芬怎么也没料得,居然被自己的公公,拿尿给泼了。

    愣了半天,她才气得浑身哆嗦,指着白培德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简直是个老不修……难怪你将白童教成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才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,我白家有你这种媳妇,才真是丢人丢到家了。”白培德沉声痛斥着朱淑芬。

    明明很正常的一件事,人家明老爷大老远的寄东西来给他。

    他跟白童投桃报李,回赠了一些白童自己做的土特产,并且是他让白童去送的蓝胤。

    结果,在朱淑芬的嘴里,居然将白童说得这样的不堪。

    要是由得朱淑芬今天就这么讨了便宜去,那以后白童,还怎么在整个蔬菜大队抬得起头来?

    白利民听着这边的动静,赶了过来,见得自己妈被泼了一脸的尿,有些不知所以:“妈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培德眉头倒竖:“瞧你妈狗嘴里吐的什么象牙出来,凭空污陷白童,我这是出手教训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朱淑芬被这么多人看着丢脸,怎么说,她也是队里有名的人啊,男人还是大队会计呢。

    她一手甩开白利民,撩起衣袖擦了一把脸,跟白培德较着劲:“我哪儿是污陷白童了。我说的是事实,她确实就是吃里扒外,拿着家中的东西偷偷给别的男人……难怪,我说她怎么会想着来我家要葫豆,敢情都是拿去给她的野汉子。”

    话没完,白培德听着这话,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眼角瞅过旁边的扫地的叉头扫把,白培德提着,就要向朱淑芬打去。

    白利民眼疾手快,挡在朱淑芬的面前。

    结果,他倒被结结实实的打着了几下。

    朱淑芬见着儿子挨打,她心痛了,立刻上前,看着白利民:“利民,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