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65章 做人就要硬气一点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呵。”白培德冷笑:“学校说有事的时候,就随便开除我家白童?现在没事了,又一句话,随便就让我家白童回去读书了?这把我家白童当什么了,召之即来挥之则去?怕是养条狗,也没有这么听话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其实心中也有这么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,感觉自己的孩子,被这么白白的冤枉,连书都读不成,谁会想起没点火?

    可他刚才也被白童可以重新回去读书这个好消息给掩盖了。

    毕竟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孩子能读书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肯给孩子再读书的机会,别的不快,也就给掩下了。

    他劝着白培德道:“爸,是,这种事情,是想着都令人不舒服,可是,现在白童都读初三了,读书最要紧不是?虽然是委屈了白童一点,忍一忍,也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,可以忍忍,这事,就不能忍。”白培德很硬气的坚持:“叫我吃差点,我可以忍,让我穿差点,也可以忍,但这口气,就是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见得老爷子又在这儿讲硬气,他也没办法,只能扭头看着白童:“白童,你说,你明天想不想去读书。”

    白童认真的想了想。

    确实,她非常想去读书,这两天没去学校,她都担心,会不会有什么课程跟不上。

    可刚才爷爷说的话,很在理。

    有些事,是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对于强者来说,忍让是一种谦虚的美德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所处的地位,只是一个弱者。

    她忍让,只能显得懦弱与无能。

    说不定,以后还有什么事,都可以随便往她的头上怪。反正弄错了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她就看着白建设,声音很轻,但也很坚定:“爸,我跟爷爷的想法是一致的。若是他们不来登门道歉,我决不会去学校读书。”

    白培德听着这话,很是高兴,连连磕着手中的烟杆:“对,就应该有这个硬气。他们不来登门道歉,我们就不去学校读书。”

    白建设简直是要气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对白培德大声吼,但可以冲白童吼啊。

    他就吼着白童:“白童,你简直是疯了,你爷爷老糊涂了,你也跟着糊涂,还要别人来登门道歉,别人不来道歉,你就不去读书了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说我老糊涂了?”白培德拿着烟杆,就要发怒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装稳重的张成慧,见状立刻就来劝白建设:“老白,你就别瞎起哄,你要相信老爷子,老爷子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,过的桥,比你走的路多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也巴不得白童不去读书呢。

    最后,一直不去读更好。

    白建设气得发抖,他是想孩子好啊。

    他自己整天做着这样下力气的活,就是吃了没多少文化的亏,他就想着孩子读书,能不再象自己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白建设气成这个样子,白童心下不忍。

    她低声对白建设道:“爸,你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白建设红着眼道:“我不是生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生气,那又是什么?

    他的声音,都有些哑了:“我只是想,你好好读书……我以前,没机会读书,现在,你能有这样的机会读书,你怎么就不珍惜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这个粗壮老实的汉子,都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童看着白建设这幅样子,心下也震惊。

    她拉住白建设的手,认真的道:“爸,我跟你保证,我一定好好珍惜,我会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这话,总算令白建设心中没有这么窝火难受。

    白童用着一种更诚恳更温顺的语气,跟着白建设讲着道理:“爸,你也要相信我,就算几天不去学校,我一样在家,可以自学,不会出差错的。我会替你们争一口气,等他们来登门道歉,否则,我不会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听着白童说来说去,还是坚持不道歉不去读书,白建设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印象中,他的这个闺女,一直沉默安静木讷内向的,什么时候,这么有主见了。

    他苦笑着对白童道:“白童,爸懂,爸不是不明白,人要有志气。可这个社会,就是这么现实。万一,你不去读书,别人也不来想着道歉,就这么错过了你的机会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白童很肯定的道:“爸,你放心,当初,我肯回家休学这两天,我跟德育主任就说过,要是证明我是清白无辜的,不管是陆家的人也好,还是学校也好,总要有人上门给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白培德听着这说法,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谁说自己的孙女木讷笨拙了?这些事,她早就考虑好了。

    白培德看看白童,又看看白建设,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啊,怎么就没学着自己的一成,倒是孙女,还是遗传了自己不少的好基因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的敲了敲手中的烟杆,将最后一点烟灰抖掉,才不满的睨了白建设一眼:“还是我家童童考虑得周到。亏你吃了几十年的白饭,一点脑子也不长。你以为,人人都象你这么笨?你以为,人家校长是白当的?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白建设抱着头蹲在地上,却也没办法反驳白培德的话。

    确实,他们几兄弟,见识能力各方面,真的赶自己的父亲差远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父亲确实老了,七十多的年龄了,他们只想父亲能安享一下晚年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白培德也不想再打击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了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的开口道:“放心,最多不过再等两天,一定会有人来登门道歉,就算陆家的人不来,学校也得会有人来,否则,这个学校校长,就等着被辞职吧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从容不迫的口气,换作不知根底的人,会以为他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可白建设知道,他家老爷子,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,没背景没权势,现在在硬气的坚持,都不知道在坚持什么。

    白建设叹气,见得白童跟白培德都这么坚持,没人上门道歉,就不去学校读书,白建设也拗不过。

    他只能想,就算再等两天,就等两天吧。自己看看,上哪儿,帮白童开个病假条,到时候,就说这两天白童病了,才没有第一时间回学校上课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