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军婚:首长,放肆宠! 第58章 情况不怎么乐观

时间:2018-06-18作者:影沉沉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她下唇咬得死死,都几乎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这副委屈隐忍的态度,看得但红扬心下不忍:“白童……”

    白童看着德育主任,最终,道:“主任,如果证明我的清白,我是不是就可以继续读书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德育主任点头。

    白童道:“那么,学校能不能保证,证明我的清白后,让陆世杰的家人,当众向我道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德育主任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白童朗声道:“主任,我是做了好事。如果我做了好事,还被人任意的泼污水,不说感谢,连声最基本的道歉都没有,这个社会,还有公平公理吗?以后,还会再有人做好事吗?你所谓的德育教育,不是彻底的失败?”

    这一串反问,倒是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德育主任看着她,最终,点头同意:“好,如果真的你是做了好事,就算陆家不给你道歉,我们也会给你道歉,并全校隆重表扬你。”

    白童很想说,她不再需要什么学校隆重表扬,她只需要陆家的道歉。

    可最终,她还是微笑着道:“好,谢谢主任。”

    态度过于强硬,她跟学校的关系会闹得很僵,她还要在这儿读书,关系僵了没好处。

    白童收拾书包,从学校出来。

    刚好校长从医院回来。

    刚才为了打发走周云芬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婆,校长可是费了好大的劲,好不容易才将周云芬给劝回医院。

    “校长好。”白童低着头,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本来,谭校长对白童这样低调沉默的同学,不会有印象。

    但这阵子发生一起又一起的事,他也自然就认识了这位同学。

    “白童。”他叫住白童,紧皱着眉:“刚才我在医院看过了陆世杰的情况,他的情况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童呆了。

    她还指望着陆世杰醒来说明真相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他不可能死的吧?”白童喃喃着。

    明明上一世,陆世杰就活得好好的,甚至高中还犯了事去坐牢。

    难道因为她,她在努力的逆天改命,陆世杰的命运,也跟着改了?

    “陆世杰现在依旧昏迷不醒,医生说,再度观察,情况不怎么乐观,有可能,会一直不醒来……”谭校长叹气。

    对于陆世杰这样的学生,他们不喜。

    可是,作为校长,他也不想自己的学校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这对学校的声誉很有影响的,他的前程,也会受影响。

    白童懵了一下,随即脑子无比的清明过来:“谭校长,我会找人证的,那天,是蓝大哥帮着送去的医院,他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谭校长揉着眉,挥手对白童道:“那这两天辛苦你了,尽快将他找出来作证,这事越拖,越不利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才暂时将周云芬给劝回医院去。

    要是陆世杰再这么昏迷不醒,估计陆家,就不是一个老太婆来闹闹事了,这绝对是要校方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不仅学校要顶着巨大的压力,白童更会成为牺牲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白童点头。

    这世道,仗势欺人的人,多得去。

    她背着书包,离开学校,就要去蓝胤的部队找蓝胤。

    他是关键。

    外面,依旧是两个身姿笔挺的士兵在站岗,白童站在那儿,犹豫着,怎么才能进去找蓝胤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部队啊,戒备森严的部队,怎么可能凭白无故就让她这么进去。

    犹豫间,却见得有个穿着军装的小战士走来,白童一眼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这是小宋,部队伙食团的采购,以往见过。

    “宋大哥。”白童急急上前,拦住小宋。

    小宋也认出了白童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在部队,天天就是见着一群大老爷们,接触的小姑娘不多,对白童倒是挺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他看着白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想找一下蓝大哥,我有急事,你能进去帮我带个信吗?”白童将来意说明。

    小宋为难的看着她:“可蓝连长现在不在部队啊,他外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童傻眼。

    她想起,那天蓝胤走的时候,也是行色匆匆,要忙着出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为难的?说说,我看能不能帮上你?”小宋拍着胸口,自豪的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伙食团的采购呢。

    要是这小姑娘,让他帮着买买她们家的蔬菜,他也肯定能帮的。

    白童为难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事,还不是随便哪个外人能帮的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张成慧在菜市卖菜。

    小县城不大一点事,很快都能传得开。

    象人事局局长儿子被打这事,更是被许多平时对陆宝升颇有怨言的人,更是加油添醋的说。

    张成慧在菜市,听着买菜的两个妇女摆谈,也听说了这事。

    白童居然打了陆宝升的儿子?还进了重症监护室?

    张成慧疑心,这个白童,不会是自家的那个白童吧?

    随即张成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自家的那个白童,一惯沉默寡言,木讷内向,就俗话说就是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人,她怎么可能动手打人,还将局长的儿打得进了重症监护室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张成慧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继续在菜市卖菜,将菜卖完了,她才挑着菜蓝子回家。

    白建设也下班在家,正在修理着锄头。

    张成慧端着桌上的茶叶水,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大半杯,才擦了擦嘴,跟白建设道:“老白,你猜我今天在菜市上,听着什么好笑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。”白建设没停下手上的活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啊,那个人事局局长的儿,被人打得重伤进了监护室。”张成慧说。

    白建设淡淡的哦了一声,对这些事,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猜猜,谁打的?”张成慧故意吊胃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打的就成了。”白建设回答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,白童打的。”张成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建设吓了一跳,手中的锄头落下,险些将手给砸了。

    张成慧这下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瞧瞧,吓着了吧。我当初听着这消息,跟你差不多一样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白建设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成慧道:“你也不看看,白童那性子,是个惹事的人吗?我看,就是同名同姓的人,将你吓得个半死。”
小说推荐